風行朔方

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239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式姬】庭之時光


  又是新的一天。
  小梅抓著掃把,一天工作的開始,是將地上的落葉或覃栗清理掉。
  ……雖然大部分是無用功。
 
  「哇——哈哈!快點把早餐端上來,古椿大人要開吃啦!」紅色羽翼滑過杉樹梢,千年過動兒用非常有氣勢的立姿,降落在教會前平鋪整齊的地板上。
  明明暴走天狗舞台板已經換下來了,但那個角落還是深受一些熱情怪咖的歡迎。小梅嘆了口氣,重新將被吹散的落葉,混著被飛行氣流震盪下的杉葉和掉落的紅色羽毛掃成一堆。
 
  她指指涼席上擺著好幾碟海苔飯糰的大餐桌,嗯……這個份量,大概能夠讓古椿安靜三分鐘吧。
  一旁飯糰亭的狗賓抬頭瞄過來,不知是不是小梅的錯覺,狗賓似乎加快了捏飯糰的速度,還主動地把飯糰擱在檐板上,以方便小梅端去堵古椿的嘴巴,真是貼心的好孩子。
 
  不是異常狂燥就是特別冷靜,天狗眷屬還真是極端啊。
 
  收拾清掃用具淨手後,小梅急乎乎地小跑準備去端菜,卻發現赤髮蜜膚的鬼女站在飯糰亭前。
  「早安。」紅葉御前側身和她打招呼:「一大早就開始忙,辛苦妳了,去休息吧,剩下的我來就好。」一面說著一面將盤子從肩膀往手腕放去,十個盤子滿噹噹地托了兩手。
 
  除了怪力,還兼具技藝,小梅忍不住拍手讚嘆,紅葉御前有些難為情笑了笑,腳步穩定地陪著小梅走向餐桌。
  桌邊除了古椿,還有不知何時飛來的小津野,兩人(還是鳥?)正聊得開心,不過聊的內容完全沒有交集,在話語間斷的區間還能抓起飯糰櫻餅等食物往嘴裡塞,這樣都不會噎到,也是種才能。
 
  兩人中間隔著鞍掛貓,雖然她仍舊是面無表情,但仔細看,會發現那銀色短髮間的貓耳無精打采地垂下,那雙大眼與其說沉靜,不如說根本就是眼神死。
  連一向沉浸在自己世界的無口貓都被擊墜了,這兩人到底是多能叨!!
 
  那雙失去活力的眼睛在望見小梅時閃過一絲光亮,幾乎就像溺水的人看到浮木般,那強烈的光彩讓小梅一陣愧疚,因為在聽到小津野明顯已經嗨到破表的滔滔不絕連珠炮(如果是漫畫,對話框大概會滿出來,整個畫面只剩字吧?)時,她本能地轉身就跑!
 
  「我去找鞍馬大人看行程規劃!」喊著不知道有沒有那東西的藉口,小梅不敢回頭,怕看見鞍掛貓那重歸黯淡的絕望眼神,但是……但是……
 
  千年過動兒和萬年話癆的組合,她真的沒有勇氣面對啊!(心中吶喊)
 
  掛著愧疚面條淚的小梅因為淚眼模糊而看不見路,砰地撞上了髮箍綴著星光的長髮少女,穿著無袖短擺和服、披衣掛在腕上的紫君眼明手快地扶住她,關心之語還沒說出口,兩人的嘴巴各自被塞入一塊軟軟甜甜的棉狀物。
 
  換了新和服的吉祥天笑瞇瞇看著兩人,一臉誇耀:「好吃吧?這可是我得意作唷!」
 
  遠處傳來惡鬼的聲音:「滿月丸子?也是米糕的一種,反正就是丟進去一起槌就是了吧?」
  「刊骯北鼻,我準備好了!槌吧!」狛犬操著從墮天使那裡學來的怪腔舶來語,看來她是翻麻糬的那個。
 
  「啊!人家的蛋糕材料!留一點給我啊!」吉祥天轉頭喊了一聲,趕快將手上的菱餅蛋糕塞到小梅懷裡,丟下一句「這個幫我送去給御主樣吧,拜託了!」便急急忙忙地往使勁擣麻糬的二人組方向跑去,徒留紫君小梅相對發呆。
 
  這到底算是日式還是西洋甜食呢?外形是洋菓子沒錯,但這個顏色和材質明明是麻糬……算了,好吃就好。
 
  「那個,妳要不要切一點走呢?」小梅端高一點食盒,吉祥天做的量不少,重點是……紫君從剛剛開始,視線就一直沒離開軟滑的抹茶櫻色相間甜點。
 
  「好、好的,謝謝。」發現自己的失態,紫君害羞地拿出不知哪來的小碟分著點心,忍不住辯解著:「因、因為月球上沒這種美味嘛……真的好甜好好吃。」
 
  「吉祥天小姐聽到一定會很高興的。」小梅將切好的蛋糕(?)放到碟子上。
  呼~~也和麻糬一樣韌性,要不破壞形狀的分切真是考驗技術。
 
  和說著要和輝夜一起吃點心的紫君告別後,小梅提著食盒往廊下走,穿著束帶的青年盤腿坐在櫸木地板上,瞇眼看著滿庭園式姬的各自交流,一邊悠哉吸溜著熱茶。
 
  這樣慵懶而放鬆的表情,放在兩年前還真難以想像。
 
  ——妳想要這個破庭園嗎?那就賣給妳好了。
  雄雌莫辨的漂亮五官死氣沉沉,彷彿什麼都無所謂,如無根浮萍,隨時會隨水破碎,全身纏繞著與庭中那棵腐朽於汙濁死水的枯松一樣的死氣。
 
  小梅想起第一次見到的青年陰陽師。
  或許就是因為如此,她才會想寄宿在這個瀕死的庭園吧?帶著弱小的式姬死纏著青年,吃定陰陽師對非人者的尊重,在沒有惡意及破壞情況下絕不會主動驅逐的個性,一點一點走進青年心底,一點一點改變這個荒廢之庭。
 
  一如本能所預料,青年的陰陽師資質相當優秀,一旦振興,自然會吸引強力的式姬投奔寄宿,原本只有寥落幾人的庭園漸漸熱鬧,小梅看著青年的表情日漸軟化,懂得笑,也願意說話聊天。
  青年終於將庭園視為自己的家,開始用心於庭園的培育。
 
  ……雖然,她不知道到底是青年太懶太省事,還是審美異於常人。
  有看過教堂前鋪日式涼席,庭園裡種滿杉樹和聖誕樹,卻因為沒有聖誕樹池而直接擺冰凍池的人嗎?
  您到底想要西式還是和式啊大人!
 
  「唉呀~反正都是冬景嘛~這樣也很有聖誕味不是嘛?」(燦笑)
  還敢笑?這個差不多先生是誰啊!真的是那個陰沉青年嗎?爺爺!你沒告訴過小梅,陰陽師是這種生物啊!
 
  ——小梅,謝謝妳。
  微如清風的話語掠過她耳畔,她詫異地看向青年。
 
  青年伸向她懷中的食盒,拿走看起來像西洋點心的和菓子,笑意溫柔。
  ——謝謝妳沒有放棄,謝謝妳將她們帶給我。
 
  「親愛的~這是人家努力為您做的愛心餐,您一定會吃完的對吧?」斜戴般若面具的青髮鬼女端著放得滿滿的大型餐盤,鍋物揚物烤物漬品應有盡有,但這怎麼看都不是一個人能吃完的份量。
 
  「……快樂是需要分享的,不如大家一起開個宴會……」青年的臉色也變得像鈴鹿御前的髮色,垂死掙扎中。
 
  「沒問題的,我也做了大家的份喔,這是獨給親愛的,加了我最深的愛意,您高興嗎?」
 
  「……高興。」
 
  「唉呀,都高興到哭出來了,人家好害羞。」
 
  看著苦著一張臉不斷啃著美食的青年,小梅笑得燦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