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3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星霜花散夜.二【描花】

窗外,一身輕裝的憐星正在練習武技。
一套蓮淨掌從起手勢到收招,一氣呵成,宛如行雲流水,輕盈身形隨著衣袂飄揚在晚凋的夜櫻中,容姿更勝九天仙女。
 
清晨的冷冽總讓他鼻子發癢,可是憐星穿得單薄,卻一點也看不出有畏寒的樣子,額上甚至沁出薄汗,想必是催谷內力運行所致。
 
忘了是哪天的早晨,花無缺希罕的在荷露打水進房前就醒來,本來是想點燭看書消磨消磨時間的,卻發現在南窗外旋舞的清靈。
 
那應是他還沒資格修煉的上階武學吧,好陌生。
可是好美。
指稍間的捻挑,玉掌推移遊走,足尖旋撥在荷葉上,只掠起水面薄薄的漣漪……都像是只能在書畫間看見的絕美描繪。
 
然而,不管是其中靜中帶動的蘊勁,或是掠水踏葉的輕功,都不是他淺短功力所能窺見的玄妙。
 
儘管如此,他還是不想輕易認輸。
他拙劣地學著憐星的動作,即使滯礙難順的動作使他看起來像隻鴨子,他還是努力模仿著。
 
直到荷露來敲門,他才匆匆停下動作,趕緊抓起袖子抹掉滿頭大汗。
回頭一望,憐星已經不在,就像場春夢了無痕。
 
二師傅發現了嗎?她會不會生氣?
他就像做錯事的小孩持續著忐忑不安,直到未時文課。
 
憐星那天發了張白紙,要他畫門外盛開的蘭花。
他從來沒畫過畫,當然成品一蹋糊塗。
 
「從花型先開始下筆。」憐星一邊凝神在紙上揮毫,一邊講解:「等到基本的輪廓完成,不管是要對水渲染,或是改筆換色,都會簡單的多。」
 
不一會,一張水墨蘭花便躍然紙上。
 
「記住,不管是學任何東西,『基本』都必須是最先下手的。」她將蘭花圖放在花無缺面前,道:「好高騖遠是習武之人的心魔。戒之,慎之。」
 
翌日,他帶著不安的心情爬起,悄悄地走近南窗外。
看見憐星的時候,他鬆了一口氣。
 
只是,憐星練習的招式,卻換成他不久前剛學的蓮淨掌。
 
他知道二師傅是想讓他好好起步,卻也對見不到那夜的絕妙舞姿而感到失落。
他始終不認為那襲優美是為了取人性命而存在的。
 
憐星似乎也注意到他的偷師,因為每當他打錯了招,她總會再從他失誤的招式練起,直到他打對為止。
 
從那晚起,他在晚修過後便上床寢眠,想要先憐星早起一步練招,在好整以暇地等著她。
然而,卻沒一次能早到的。
 
他真的好打擊呀,雖然明知只是小孩心性的不服輸,但,他實在不想一直只跟在憐星背後。
 
終有一天,他會走在她的前面。
 
※※※※※※※※※※※※※※※※※※※※※※※※※※※※※
 
花無缺一直認為平靜恬淡的生活會一直維持下去,師傅們高強的武藝與不墜的聲勢就是移花宮最好的盾牌。
她們該是無敵,無人敢冒犯的。
 
直至無牙門找上門的那天無止。
 
那個畏瑣的殘廢男子也是個強人,雖然在二師傅手下仍不堪一擊。
可是他卻讓師傅們踏不出宮門一步。
 
師傅和其他人一樣,都怕老鼠呢。
這個發現讓他覺得很有趣。
 
原來再強的人都有弱點。
想起大師傅偽裝成不屑來掩飾的恐懼,二師傅鎮定卻微微顫抖的唇角實在可愛多了。
 
花無缺帶著大好心情完成清除老鼠的任務,回宮覆命時卻接到師傅閉關的消息。
他不知道這時的心情該怎麼形容,明明還是近在咫尺的距離,卻見不到面,感覺很不真實。
 
翌日清晨,他習慣性地早早起床,窗外空蕩蕩的荷花池,看起來好寂寞。
他什麼事都沒做,只是像以往般倚坐在窗邊,等著不會來的二師傅。
 
旭日漸漸升起,曙光開始侵入陰暗的寢房,照亮掛在牆上的水墨蘭花。
也蒸發他臉上未乾的淚痕。
 
這就是被拋棄的心情嗎?
 
拍拍臉頰改變心情,荷露就要來了,他得振作才行。
既然師傅不在,今天以後應該會有不同的課程,他該趁現在好好進步才對,他要讓閉關出來的二師傅吃驚他的成長。
 
整頓心情,他期待今天的小小冒險。
 
※※※※※※※※※※※※※※※※※※※※※※※※※※※※※
 
這天,他嘗到了失落的滋味。
也決定,再也不要等待。
 
沒有等待,就不會失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