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3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劍魄.琴心【楔子】

 
 
  男孩從地窖爬出來。
  身上潔白的單衣,與滿室血腥成了強烈的對比。
 
  他木然地看著倒臥窖口旁支離破碎的殘骸旁,曾經是黃髮美婦的原樣已不復見,眼前又浮起當夜的情景——
 
  『孩子,快進去!』她把尚在睡夢中的他抱起,推進那個小小黑室。
  她身上有著濃郁的血腥味……
 
  『記住,天亮前,不可以出聲,也不可以出來。』
  她眼中有著悲傷的淚水,還有訣別的淒然……
 
  『我愛你,孩子,你要好好活下去。』
  然後闔上窖門。
 
  他在一片漆黑中聽到由薄薄門板另一端傳來的價天殺聲,以及慘叫。
  用不著親眼目睹,那淒厲哀號所中雋刻的痛苦,像刀般一道一道刻在他意識裡,即使他捂住雙耳、將自己蜷縮在最遠角落的一隅,那聲聲驚恐依然可以穿透他薄弱的防禦。
 
  不禁想著,如果門後是煉獄,那他所處的寂幽小室又是什麼?
  隔絕人間與黃泉的忘川?
 
  他知道自己將永遠忘不掉這一夜。
  如果他還能活過這夜,不被發現的話。
 
  然後他活過了,現在面對著惡鬼肆虐後的殘垣斷璧,旁觀殘局。
 
  「娘……」佇立在隱約可以看出衣飾的肉塊旁,他輕聲呼喚著不會回應的人,眼神空洞。
  就這樣?不管他一個五歲小孩地死去?
 
  他環顧四周,死亡的氣味充斥著,他忍不住懷疑,他是不是也死了?現在的他,不過是一抹孤魂……
 
  被遺忘的孤魂。
 
  他向大門走去,赤裸的小腳踩在半濕不乾的血泊上,溼黏的異感教他皺起那雙細薄的眉。
 
※※※※※※※※※※※※※※※※※※※※※※※※※※※
 
  門外不過是另一座墳場。
 
  他感覺不到任何生命的跡象,這是死亡的世界。
  所謂末日,不過如此吧
 
  男孩不放棄,拖著小小的步伐,沿著碎石小路,努力走到每具灰白臉孔的人們身旁,希望能聽到呼吸聲,哪怕只是微弱的喘息也好……
 
  忽然,一絲微弱的哭聲鑽入他耳裡。
  絕不是錯覺!他那善辨五律,敏銳過人的聽覺,可是琴藝名家父親的驕傲呢!
 
  他追著近乎蚊鳴的音源,跑到臥地婦人的身邊,聲音是從這裡傳出來的。
  努力地推正婦人屍首,果不其然,看見裹在襁褓中的嬰孩。

  正隱隱啜泣的小小嬰孩。
 
  男孩從婦人已然僵硬的雙手中,小心翼翼的抱起小嬰兒。
 
  原本輕聲啼泣的小嬰兒,一到了男孩懷裡,卻收起淚眼,張著一雙大眼睛,骨碌碌地睇著他。
 
  咦?是個女娃娃呢,有著一雙晴天空色的藍眼睛。
  抱著娃娃,男孩心裡總是踏不著邊的感覺,才有了真實感。
 
  他終於不是一個人了!有人陪著他,就算所有人都離他遠去,還有這個孩子在他身邊……
 
  看!娃娃對著他笑,不管他是不是陌生人。
 
  為什麼臉上涼涼的?娃娃伸出小小的手,在男孩面上拭下一片水。

  「討厭,我怎麼哭了
……
  他湊著肩膀抹呀抹的,卻怎麼也擦不掉眼前的矇矓。
  一直壓抑的悲痛、恐懼、茫然,終於堤潰。
 
  男孩緊緊抱著娃娃,痛哭失聲。
 
  他畢竟只是個孩子。
 
  不知哭了多久,他漸漸平靜下來。
  噗通、噗通……小小的心跳聲安慰著他的激昂。
 
  他該打起精神了,娃娃還等他照顧。
  「娃娃是誰家的孩子?」也不管娃娃聽不聽得懂話,他便自顧自的聊起來。
 
  嗯?娃娃胸口好像有什麼東西。
  抽出一看,是塊長生玉牌,入手生寒,是塊上好冷玉。
 
  定神一凝,上頭刻了朵小巧的海棠花,反面則是梅花體的『冀』字。
 
  男孩看著玉牌半晌,笑了。
  「就叫妳小棠吧,冀小棠。」
 
※※※※※※※※※※※※※※※※※※※※※※※※※※※
 
  「還是沒找到嗎?」焦急的女聲不斷催問著部屬。
 
  這行一身錦衣玉服的外來人,還來不及撥下外袍上的塵沙,就急著向路上看到的人詢問著。
  「有沒有看過一個醜陋、抱著嬰兒的人經過?」
 
  紫嫣青著一張秀容,聽著回答皆是『沒有』的答案,明白今朝又空歡喜一場。
 
  天哪,一年,距離她初滿周歲即被盜走的兒子失竊時日,整整一年了。
  她的不安也與日俱增。
 
  「謝謝大娘……」男孩抱著娃娃,向剛讓娃娃哺乳的好心人道謝。
  轉身要走,卻撞上剛好站在身旁的紫嫣。
 
  「對……對不起!我不是有心的!」
  本沒把這點小冒失放在心上的紫嫣,在聽見男孩的聲音後,不禁起疑。
 
  「小弟弟,你不是這裡人吧!?」他的聲音字正腔圓,沒有當地的鄉音。
  她蹲下身子,仔細地端詳男孩。
 
  他雖然一身髒污,可是衣料卻是上等絲綢,而且言行間的不卑不亢,在在顯示他的出身良好,這樣的孩子,怎麼會如此落魄呢?
 
  他只是沉默著,抱著娃娃的小手卻微微收緊。
 
  看著男孩的舉動,一個想法在紫嫣心裡漸漸成形。
 
  「小弟弟,要不要到我這裡來?」她直視著男孩不符合年齡的睿智藍瞳:「我可以給你和那孩子發揮長才的機會,以及平穩的生活。」
 
  「……什麼條件?」男孩沉默片刻後,問道。
  在流浪異鄉的日子,他知道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個道理。
 
  防衛心真重呢!她苦笑一下。「只要你有了成就後,別把我當絆腳石踢,我就很高興了。」真是的,難得想做好事說。
 
  他的臉頰忽然紅了起來。
  「對不起。」是他失言。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雅瑟……我叫雅瑟風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