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3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劍魄琴心.二【疏微】

 
 
「嗚!」撐起上身,雅瑟風流睜著從睡夢驚起的空洞藍眸,冷汗沁透身上的單衣,感覺糾纏的恐懼還縈迴不去。
 
「又做惡夢了?」被身畔人吵醒的冀小棠揉揉惺忪睡眼,也坐起身子,關切地問。
 
他虛弱的點點頭,順手將散落額前的凌亂髮絲往上梳,抹去些許汗珠。
 
天啊,還要多久?他還要忍受那種一夕間失去一切的恐懼多久?
 
多少年來,心中的夢魘並沒有隨著時間淡去,它深入記憶,混雜著擾人的惡夢,糾結纏繞,盤根錯節,成了黑夜裡難眠的根源。
 
一雙軟嫩小手撫上他的額角,小棠十指輕巧的施力,專心地幫雅瑟風流按摩。
 
漸漸地,錯綜的思緒被安撫下來,他閉上眼睛,靜靜享受小棠給予的舒適。
 
要是有人告訴他,大剌剌的小棠會學些女孩子的細膩東西,打死他都不信。
 
可是事實擺在眼前,她抓穴和施力的功夫,就像她的劍術一樣好。
他也知道,她花在按摩上的心血也和花在武術上的汗水一樣多。
 
希望宮城的人們總說,他太寵妹妹。
因為他們不知道,他的妹妹是多麼的愛他。
 
一如每個做惡夢的夜晚,他在小棠難得的溫柔中沉沉睡去,得了個無夢好眠。
 
翌日清晨,他永遠比她早起。
看著她熟睡卻依然緊握住他手掌的小手,莞爾。
 
「小棠,該起床了。」
 
    ※※※※※※※※※※※※※※※※※※※※※※※※※
 
「嗚……」耳畔傳來細細呻吟,有強行壓抑的悶聲哭音……
 
雅瑟風流一驚,起身查看枕邊人,只見冀小棠蜷曲著身體,臉上有著奇異的紅潮,難道心悸發作了?﹗
 
「哥……哥哥,對不起……」向來生氣勃勃的軟嫩嗓音,如今只剩無力的空洞,聽在他耳裡,卻是抑制不住的心痛。「小棠要丟下你一個人了……
 
「別亂說話!我馬上帶夫人來,妳不會有事的!」驚慌失措的雅瑟風流跳下床就要跑,連鞋都顧不得穿。
 
「別離開我!」她的小手捉住他的衣角,哽咽的喊著。
「我已經沒救了,至少……至少陪我到最後一刻吧……
 
「不要亂說話!妳會長命百歲的!」反握住冀小棠的手,氣急敗壞的語氣下是對自己無能為力的悲哀。
 
「我沒有亂說話……你看,我流了那麼多血……而且肚子又那麼疼,一定是快死了……」不要!她不想死!她還想和哥哥一起去旅行,一起幫夫人找她失去的兒子,她還有好多好多事想做……
 
「怎麼會!﹖妳哪受傷了?我先幫妳止血!」看著她身下衣擺一陣血紅,他心裡又是一陣絞痛。
 
「是……是那裡……」啊!﹖哪裡流血……這要她怎麼說咧?一思及此,她原本就紅霞滿面的臉色更紅豔……聲音小的只比蚊蚋大一滴滴……
 
「哪裡?」極度緊張的雅瑟風流沒發現冀小棠的異常,仍然追問著。
 
「就……就是那裡……」大哥你就別問了~~~~~
 
「小棠怎麼了!﹖是不是心悸發作了!﹖」聽到別苑的嘈雜,紫嫣夫人立刻聯想到冀小棠天生的缺陷,隨便披件外袍就慌張地趕來。
 
「夫人!」太好了,夫人一定能救小棠的,雅瑟風流拉住紫嫣就往床邊衝。
 
「小棠到底怎麼了……」話說到一半,紫嫣看到冀小棠身下的濕褥,當下就明白了泰半。
 
「雅瑟……小棠沒事啦……不過你待在這裡不太方便,等會我會跟你解釋,你先出去吧!我有話和小棠說。」半強迫的把雅瑟風流推出房門外,看著他擔憂的神色,不禁起了作弄的促狹心眼……「雅瑟啊……我記得你打算當個琴醫是吧!﹖那你應該對小棠的情況很清楚才是……畢竟這碼事,往後的每個月都會上演一回的。」
 
咦咦?那碼事……每個月……
 
在紫嫣闔上房門前,瞧進最後一眼的,是雅瑟風流比煮熟蝦子還要紅的俊臉。
 
    ※※※※※※※※※※※※※※※※※※※※※※※※※※※※※
 
少了熟悉的體溫和呼息,很不習慣。
總覺得缺失了什麼。
 
雅瑟風流翻來覆去,卻遲遲難眠。
 
最早和小棠同褟,是因為初來乍到的,惶恐的心還靠不著邊,抱著娃娃在身邊,會比較有踏實感些,再來些的時候,卻遇上小棠心悸,怕夜裡發作無人知,偏偏和陌生人睡,小小的小棠總會哭鬧不休,何況他也不放心。
 
結果是,小棠和他睡成了習慣,這十幾年來,也就這麼拖下去了。
 
這些年來,他已經不再作惡夢了,也不再失眠。
 
只是不曉得為什麼,近來卻不太容易入睡。
究竟是少了什麼啊……
 
當個女人,還真是麻煩!
 
夫人說,這是因為小棠長大了,是個姑娘家,所以往後的每個月,都要痛上那麼一回。
 
也因為不是小丫頭了,所以,她得乖乖搬回原本的屋子,不可以再和哥哥睡同個房間同張床;連頭髮都不行隨便束個馬尾,必須學梳髻插珠花;當然,和男生打架更是天理不容……而這一切一切,都是因為______________
 
她、長、大、了!
 
可讓她最討厭最討厭的,是哥哥也那麼說!
 
哥哥厭煩小棠、不要小棠了嗎?
 
如果不長大該有多好,她可以一輩子陪在哥哥身邊,也可以溜去和老頭偷喝酒。
 
她不想長大。
 
葵水來的那年生辰,冀小棠盯著大雪花糕上的十二支蠟燭,許下這個不會被實現的願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