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3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童話故事.小黃帽【2】

  鏡頭轉向邪惡的大野狼——炎熇兵燹。
 
  此時,炎熇兄正扼腕地詛咒開溜的雅瑟風流。
  就差一點點,就可以看到冀小棠的脫衣秀說……還有水手服……護士服……
  『你……你休想本姑娘會做這種猥褻的行為!』
  『呵呵呵,那妳是不管雅瑟風流的死活了?』
  『你好卑鄙!』
  『哼哼,妳還不是乖乖聽話了。我看,其實妳也很想吧!快、快喊出來,不喊就不像了!』
 
  是的,為了哥哥,冀小棠只能犧牲自己了,她沒其他選擇……
  深吸一口氣,大聲的喊出——
 
  『可惡的變態,我要代替月亮來懲罰你!』
  然後用她那雙包裹在紅色長靴內的修長美腿踐踏他……
 
  從美麗幻想中猛然清醒的炎熇兵燹忽然覺得下巴涼涼的,嗯,流口水了,快把面具拿下來,要是生菇就麻煩了,會像鄒縱天那個變態(你有資格說別人嗎……)醜男的。
 
  不過,要使冀小棠聽話,還是得靠溜掉的雅瑟風流,該怎麼做才能抓到他呢?
 
  嗯……對了,雅瑟風流是『小黃帽』嘛~~也就是說,他必須去找奶奶,那炎熇兵燹直接去奶奶家埋伏不就好了!就算雅瑟風流已經先到了,他還可以一箭雙鵰!
  就是這樣,炎熇兵燹真是佩服自己的過人智慧呀,素還真算什麼,多看書果然是有益處的。
 
   佈署著心中完美的計畫,炎熇兵燹把手上的童話繪本(附注音)小紅帽闔上。(原來某兵都看那種幼稚園的書……
 
  是說,劇本本來就是要大野狼去奶奶家埋伏不是?
 
※※※
 
  而正當大野狼前往奶奶家,進行他偉大計畫的同時,雅瑟風流正流浪在廣大無垠的草原中,帶著饑腸轆轆與發痠的雙足。
 
  澄黃夕陽像塊剛烘烤出爐的大餅,暖暖地照在他疲憊的身上,這位號稱永遠二十五歲的青春花美男正佝僂著背,像個老頭子般地龜速前進著。
 
  好餓呀~~太陽都快下山了~~回家的路到底在哪呀~~現在雅瑟風流寧願遇到炎熇兵燹,至少落到他手上,還可以要他煮飯,餓不死……
  那小棠?再說啦,反正依小棠的個性,會在聽到條件前,就先砍死綁架他的人。
 
  走著走著,兩眼發昏的雅瑟風流忽然鼻頭豎起,精神一振!
 
  好香,是烤鴨的味道!
  變身成獵犬的雅瑟風流立刻追蹤著香味的源頭疾速奔馳,耶~~有救了~~
 
  跑跑跑、奔奔奔,他看到屋子了!是兩層式木屋,還掛著旗幟和燈籠。
 
  呃……『四海客棧』?好熟的名字,啊對了,那不就是上港有名聲、下港會出名,江湖上號稱比龍門客棧還黑的黑店嗎?
  熊熊煞住車,雅瑟風流停在竹籬外圍,盯著燈火通明,卻只坐著兩三隻小貓的客棧大廳。
 
  聽說此店掌櫃的斂財功力,連國稅局都望塵莫及,他……該為了一餐飽飯鋌而走險嗎?
 
  咦?他不是還在考慮嗎?為何一回神,人已坐在桌子前點菜了呢?
  唉……管他的,東西都上來了,不吃是浪費食物,大不了付不出錢再殺人放火逃獄就好。(果然是冀小棠的哥哥……
 
  反正有人上門尋仇就交給小棠處理,不但解決問題,還可以讓小棠發洩過於旺盛的體力,多好。
  下定決心後,雅瑟風流開始以優雅的姿勢、驚人的速度狂掃桌上食物,嗯嗯,這真是好吃……
 
  「風掌櫃在嗎?」一句低沈有磁性的聲音傳入耳中,他下意識的抬頭望向來人,舌頭舔著碗裡最後一滴湯汁,剩餘的碗盤疊在一起閃閃發光,彷彿剛剛洗完般的乾淨。(看來雅瑟風流是真的很餓……
 
  是箭翊。
  他手裡還拖著某個黑色的物體。
 
  是裝著垃圾的垃圾袋?那可不……
 
  雅瑟風流終於明白箭翊入神的箭法絕非誇大。
  也明白天忌的耳朵不是普通的長。
 
  他看著被一箭貫穿雙耳尖端,陷入昏迷狀態,領口還被箭翊當拖鍊的天忌,作出如此的結論。
 
  「唷~~我說箭翊呀~~什麼風把你吹來,咦?」塗著紅豔丹蔻的手指夾著煙槍,一名美艷無雙,豐滿上圍可以和赫瑤妖后權妃競選波霸女王的徐娘…………熟女…………成熟美女好不好?別再瞪旁白了風大姐……她緩緩步下樓臺。
 
  此姝正是四海客棧的神秘大老闆,天下第一錢鬼——風凌韻!
 
  「那是啥?」她也注意到那包黑色垃圾
 
  「約定的東西。」箭翊仍是酷酷的撲克牌臉。
 
  「蛤?難道是傳說中的究級食材——千年果子狐!!!」嗯嗯,不愧是開飯店的內行人,一眼就看出天忌所屬的品種。不過,有這種東西嗎?
 
  「沒想到你真的抓到了,好吧,依照當初約定的,你可以在四海客棧白吃三天。」唉~~損失慘重啊~~不過沒關係,反正以天忌的身價,一定可以回本。
 
  風凌韻一彈指,角落立刻跳出四、五道黑影待命。
  「來人,把果子狐拎到241號房,記得門要鎖。」淡定交代著,抹著嫣紅唇蜜的紅唇勾起,她已經開始計畫要怎麼打噱頭撈錢了。
 
  豎起耳朵聽著兩人對話的雅瑟風流,心中閃過一陣一陣難過與懊悔交集的酸楚。
  唉,可憐的天忌……
 
  早知道他那麼值錢,就應該把他抓起來自己賺這筆嘛……現在怎麼脫身……
 
※※※

  大野狼炎熇兵燹正沿著路標往前走……
 
  「嗯嗯,『奶奶的家前方一百公尺』……『奶奶的家往右二十公尺』……」炎熇兵燹邊念著指標上的導向文字邊走,嗯,快到了……
 
  「『奶奶的家到了』。」喔,一轉頭,一棟鬼氣森森的小木屋佇立眼前。
  在昏暗的夕照下,野林深處那色澤之深近乎腐朽的壁面更顯得詭異,令人毛骨悚然……
 
  奶奶不會是鬼隱吧?
  只不過,為什麼這間房子會讓他覺得那麼眼熟呢……
 
  不管了,進去再說。
  敲過門,兵燹的手放在炎熇刀上,只要苗頭一不對,立刻砍死冒出來的殭屍異形。(這不是惡靈古堡吧……_b
 
  「誰呀~~」清脆甜美的女聲隔著門板傳來,炎熇兵燹放下心中的大石,只是,為什麼連這聲音他都覺得在哪聽過……
 
  不一會,大門開啟了,眼前赫然出現一張炎熇兵燹熟到不能再熟的嬌美容顏--
 
  冀、小、棠棠棠……(回音)
 
  「妳是奶奶家的女傭嗎……」想不到她竟然也在這部無聊的戲裡軋了一角,不過……「哇!妳怎麼穿這樣!?」他驚聲尖叫。
 
  只見冀小棠一身黑紅豔色緊身馬甲長裙,要老氣有老氣,說她妨礙風化也沒得抗議的裝束,活像阻街女郎的老鴇,低胸高叉露大腿,黑色蕾絲給他飄逸又妖豔。
 
  嗯嗯,想不到她還挺有料的,看來下戲後被她老哥養得白白胖胖、營養充足了。
 
  冀小棠很阿Q地聳聳肩:「不是啦,我是奶奶,衣服是向風姐借的。」本來還有易容化妝品,但想她天生麗質,就算抹上一層混凝土,還是掩不掉她的美麗,那又何必浪費呢?
 
  原本是風騷韻的給西,難怪那麼……不過,「借她衣服幹什麼?」只是抽到角色,用平常的衣服就夠啦,像炎熇兵燹本人就很不敬業的沒穿布偶裝。
 
  「唉呀,奶奶是老灰仔,像我這種永遠十八歲的美少女哪懂阿婆的品味,當然要請教比我更接近阿嬤的人囉~~」這種話也講得出口……
 
  「……妳在風凌韻面前也這麼說嗎?」真好膽。
 
  「人家說實話而已……」冀小棠螓首微低,水汪汪的大眼往上瞄,一副無辜模樣。「對了,那時風姐嘴角看起來好像微微抽搐,為什麼呢?」
 
  她沒當場放暗器射死妳,是妳好狗運。
  炎熇兵燹心中默唸著。



後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