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3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PM2】空色清澄

 
還記得,剛破殼的那日,天空看不見一片雲,藍得像海。
望著舔舐他的母親,她閃閃發光的鱗片折射著晨光,耀眼得教他不敢直視,卻又捨不得移開目光。
 
這是每隻龍子在初接觸到這世界時都會看過的景象。
就算這幕在長遠時間後被遺忘,最初的那個感動,依然深深烙在意識裡。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所以龍族才會喜歡亮晶晶的東西吧?
族裡的長老聽了他的疑問後,低低地笑了幾聲,說他很像人類,都喜歡思考一些奇怪的事。
 
不過長老的語氣裡沒有嫌惡,隱隱約約還聽得出懷念,後來他才知道,原來長老曾經和人類一起併肩作戰過。
或許是因為懷念故人吧,長老向來都很疼他,甚至在他還沒成年時就帶他出龍族領地。
 
是的,他是一隻龍,在壁畫裡、傳說中,以及吟遊詩人撩撥琴絃伴奏的悠揚歌聲裡,架構在人們想像中的幻想生物。
 
可他是真的存在。
雖然真正能親眼見過他和他的族民的人類並不多,但他們是真的存在。
 
他如海水般碧藍藍的鱗片,刀槍不入,所以再勇猛的戰士都只能驚懼地轉身逃跑;而且天賦異稟地對任何魔法都有抗性,所以魔法師也只能看著他的肆虐束手無策。
他的瞳眸是夕陽血紅前的流金光輝,冷冷睥睨便教身前卑下生物跪拜於地,無不屈服。
他額側長角銳利,任何生物都避之唯恐不及。
他的牙齒尖銳,無論任何堅硬的盔甲或獸皮都能輕易粉碎。
他長翅巨碩,輕輕一揚便飛砂走石,遮掩半邊天空,沒有任何鳥類能飛得比他更高更快更遠。
他的倒鉤指爪,一指就比攻城車還巨大,摧毀一座城壁易如反掌。
他長長且長著骨刺的尾,回揚時帶起一道絢麗斑斕的藍弧,那是鱗片的折射虛幻,卻能將任何壁壘攔腰掃斷。
 
長老敲了下他的頭,說:「死小鬼,你還早哪,等你龍形有七十呎長在說吧。」
啊啊,對了……他還不到那個年紀……雖然是幻想,但是離那個威風凜凜模樣的日子,一定不會太遠的。
為了那個目標,他可是每天努力的吃、努力地鍛鍊自己說。
 
……忘了一提,其實龍族的孩子在剛破蛋,也就是初誕生時,和一般人類嬰兒是沒兩樣的,直到能力足夠了,才能變身成龍,龍形隨著年齡慢慢成長。
他在十二歲時,就能變身成龍,就算在族裡,也稱得上是天資過人的一個。
 
有著和如人般的優美身姿,也有如天災般所向披靡的破壞力。
所以,他們被稱之為僅在神之下的高等生物。
 
人類是萬物之靈?他嗤之以鼻。
真是萬物之靈,又怎麼會因過度奢糜而引起神的震怒、魔的覬覦?
不過是自吹自擂。
這個人類王國的教訓一直是他們族裡的笑話。
 
但是人類也並非一無可取。
他們懂得利用各種未開發的原料進行精細的加工,將璞石打磨成閃閃發光的珠寶玉石,那種閃閃動人、懾魂奪魄的魔性光輝,也是出自人類之手。
 
因為有人類,所以世界如此污穢。
因為有人類,所以世界如此美麗。
 
後來長老帶他到位於人類城都西方的達馬拉沙漠。
那裏有個和長老年紀一樣大的古代遺跡,長老說那是他決定的長眠之地。
 
活著的龍,沒人類敢來挑戰,那是有勇無謀的行為,只會換來愚蠢的噓聲。
但是死去的龍,卻是罕見的珍寶。
他們可以抵禦魔法的皮和鱗,是製作盔甲最佳的材料;他們銳利的牙,是最華貴的裝飾物;就連他們僅存的骨,都是上等的藥引。永遠都有無懼詛咒及危險的投機份子打著亡者的主意。
所以龍族對自己的墓地非常講究。
 
誰都不想死無全屍。
 
長老挑的地方很有趣。進到遺跡前,得先通過一個被稱之為『地獄入口』的地方。
那裡可是魔界與人間的交叉口,當年路西法接受神諭來人間降災,就是從這裡進攻的。
即使是戰爭平息已久的今日,仍有些低階魔怪出入著,平常鮮有人煙。
 
當然啦,還是有些冒險者或做武者修行的人類會來這裡尋寶,那時他就會以龍形出現,收點過路費。
 
啥?他趁火打劫的行為,是高貴的龍族不屑做的?
拜託,那龍族遺跡裡陪葬的金銀珠寶從哪來,難不成要他去偷去搶?那才是汙辱高貴龍族的下三濫行為。
要是不想繳過路費,也可以選擇打道回府或和他打上一場啊!偏偏那群人都沒那個勇氣,要怪誰?
 
他就這樣過著每天都在算今天又收了多少銀幣,差不多可以進城買珠寶了吧!的悠閒日子。
 
直到那個麻煩人物出現。
 
那是個大他個一、兩歲的人類女孩,卻穿著全套高級盔甲,連腰際掛的長劍都是上等貨。
喔喔,是頭肥羊喔,八成是哪家貴族或騎士的孩子,出來見見世面的。這種貨色隨便唬唬還不乖乖交出過路費來?而且可以拿到比一般人還多的金額。
 
「拿去啦!明明是龍還那麼市膾!」女孩臭著一張俏臉,心不甘情不願地把錢掏出來。
 
貪財貪財。小女孩還滿懂人情世故的嘛,知道要入境隨俗,看在她那麼懂事的份上,他就不阻止她跑錯岔路走到長老爺爺的預定墳墓遺蹟了。
她長得那麼可愛,爺爺絕對不會和她計較的。
 
說到可愛……她是真的很可愛,捲捲的褐色長髮,水亮亮的琥珀色大眼睛,看起來帶點不服輸,雖然是還是小孩子,不過看得出以後絕對會很有魅力。
 
不過,她那身高級盔甲好像不是裝飾品。
看她一路往沙漠深處走去,路上遇到的怪獸,像龍頭蟲、沙蟲、人面蠍等等的危險動物,隨便唰唰唰地,就揮劍將之砍成兩半了;甚至遇到地獄鳥這類低等魔物時也不見她露出恐懼的表情。
不像一般貴族小孩,不知道她是什麼出身?
 
「呵呵呵,這個小丫頭頗有乃父之風,我倒不意外她那麼勇敢能打呢。」長老爺爺聽了他的疑問後這麼回答。
不過當他問起她的父親是誰時,一向聒噪的爺爺竟然絕口不提、保密到家了!只是要他下次再和她見面而已。
 
真的很奇怪……
 
下次再見到她時,剛好看她打跑了一個矮妖精。
那種狡猾的魔物最麻煩了,看人好欺負就襲擊、遇到比自己強的人就逃跑,套句人類的話,就是欺善怕惡吧,完全沒有身為妖精的尊嚴。
 
不過,女孩似乎也累了,當下就紮個小小的帳棚升起火來。
脫下盔甲,抱膝坐在營火旁邊的小女孩,看起來好脆弱,也好寂寞。
忽然間,他想和她說說話。
 
「喂,不久前才剛看過妳,怎麼那麼快就又來了?妳來沙漠找東西的嗎?」他也真的跑去和她說話了。
 
「你不會是來和我收過路費的吧?我還沒到遺跡入口呢。」她一瞬間就將自己武裝起來,譏諷口氣不復剛才那個嬌弱的模樣。
 
「因為妳看起來很無聊嘛,想說我也很無聊,乾脆來找妳聊聊天。」不知道是不是月光太溫柔,所以連他都跟著放鬆心情。
 
或許是他的語氣隨和,所以顯得她的口氣太不禮貌,她也放軟了口氣,和他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起天來。
原來她是來做武者修行的,她的父親教養她時總隨她的意思上課,而她因為對父親的憧憬而專心研究武術,從小就參加武術課,從參賽開始就在每一屆的武鬥大會上勇奪冠軍。
連打個工回家路上都會遇到有人來挑戰。
 
就是因為太多人把目標放在她身上,她才不敢懈怠地繼續修行,她可不想被人家說她辱沒了父親的名聲。後來,連學校的武術老師都說沒什麼能敎她了,只好到城都四周的邊境地帶做武者修行,以追求實力的提升。
 
她本來是要休息的,卻因為和他聊得太愉快而浪費了這一夜,等天空都出現魚肚白的晨曦時,他才發現她累倒在他身上。
褐色髮絲散落在她白皙的臉蛋旁,也垂在他碧藍色的鱗片上,看起來契合得不可思議。
忽然察覺,人類,好溫暖,也好柔軟。
 
他忽然覺得難為情,可是看她睡得那麼熟,他也不好意思叫醒她,只好趕緊把她推回帳篷裡。
然後在帳棚外守著她直到日正當中。
 
「多謝啦,你真是隻好龍。」咬著烤蠑螈,她笑瞇瞇地和他道謝。
他忽然一陣生氣,拍拍翅膀便轉身離去,留下一頭霧水的女孩。
 
為什麼生氣?他並不是那麼清楚。只是看著她對自己的態度還是和對其他人一樣沒什麼不同時,他就是覺得不爽。
 
下次再見到她時,他還是很不客氣地對她伸出手:「過路費。」
 
這下換女孩生氣了。
「我還以為我們是朋友了,你怎麼還向我收錢!」
 
「親兄弟也要明算帳,更何況,我這高貴的龍族怎麼會和妳這低賤的人類當朋友?」從鼻子哼出一點不屑,他故意那麼說。
就算其實他根本不是那麼想。
 
「你這渾蛋!我今天就替被你勒索的無辜人們討回公道!」其實是不是要討回公道,她也不覺得這有多重要,她只是隨便找個藉口和這隻可惡的龍大打出手而已。
 
正合他下懷!他會對人類有那麼奇怪的想法,一定是因為他對她不了解罷了!只要他打倒她,她就會用和其他人一樣看他的眼神看他,他也就不會那麼奇怪了!
對!一定是這樣的!
 
可是,為什麼會覺得心痛呢?
 
少女揚劍,在陽光下閃出一道銀色的弧光,既美麗又耀眼。
 
他敗了。
他並不是如自己所想像那麼厲害。
被打倒的自卑感嚴重作祟,所以他逃了。
 
其實說逃,也只是避著不去見她罷了,畢竟沒長老爺帶他上路,憑他一個人的體力,是撐不到飛回龍族領地的。
而長老爺卻說這裡他很喜歡,打算再待一段時間。
他也只好跟著一起留下來,然後偷偷看她四處逛。
 
她真的很強,已經一路打進沙漠深處了,什麼骷髏士兵的還不算什麼,上次連『魔王的岩屋』都進去過了,還被請了一頓便飯。
 
什麼啊,哪有人家女孩子隨隨便便就和一群大男人一起喝酒的,就算是很厲害很豪爽的女孩也不行!
也不想想他還擔心她會被魔界的大哥們怎麼樣,差點衝進去救人……
 
咦?他好像有點過度擔心了?
大概是因為她來遺蹟入口時,都會停在那裡一段時間,像在等人似的……讓他覺得,他不應該和她鬧彆扭的,弄得現在都不知該怎麼見面才好。
 
後來,她有好長一段時間都沒來。
 
聽爺爺說,大概是那次闖進魔王宴會、和魔界的大人們喝酒的關係,失去不少信仰心和道德感,回去教會懺悔吧。
「而且丫頭也十六歲了,快能嫁人了。」長老爺爺誇張地嘆了一口氣,好像故意說給他聽。「要是我是她老爸,現在就差不多會安排她進入社交界了。畢竟女孩家還是得嫁人的,幫她挑個好丈夫很重要。」
 
嫁人?那他怎麼辦!他不要啦!他堅決反對!
 
「小子啊,你是以什麼身分在反對?你們可是連朋友都說不上喔。」長老爺用他那雙飽嚐風霜的眼睛盯著他瞧,好像看穿他心深處,連自己都不想承認的一角。
 
如果人類真的一定要結婚的話,那他也可以吧?如果他向她求婚,應該沒關係吧?如果不是他的自以為是,他覺得,她應該是有點喜歡他的,不然,不會每次來遺蹟都會等他一下。
和沒有見過面的人比起來,或許嫁給已經相處過的對象,她會比較願意也說不定。
 
爺爺睨著他,眼神像隻抓著老鼠的貓,想要玩弄一番的味道很重,看得他頭皮一陣發麻,可是,他不能再逃避下去,自己想要的東西,還是得靠自己去爭取的!
 
爺爺答應了。
當然是先讓他經過一堆像惡作劇的真心考驗後才答應的。
 
原來女孩的父親就是數年前解救人類王國的勇者,也是和長老爺爺一起並肩作戰的人。
難怪她那麼驍勇善戰又不懼未知生物了。
 
所謂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加上又有以前戰友的人情壓力,他的準岳父答應讓女兒嫁給一隻非人類。
前提是他女兒十八歲,有自己的自主能力時也能接受他當自己丈夫的話。
 
女孩看起來有點生氣。
似乎是對父親沒問過自己意見就擅自答應把她嫁出去這件事很有意見。
 
為了不讓她把氣也遷怒到他身上(雖然真的是他引起的啦……),他很努力地寫信給她,每日噓寒問暖少不掉,到武術大會時還帶著一堆人(就是時薪50元外加一個便當的那種臨時演員,不過口號是他寫的喔。)在一旁搖旗吶喊當親衛隊。
雖然他不懂為什麼明明他這麼努力,卻只換來她一陣紅又一陣青的臉色。
 
就這樣你追我跑地過了兩年,女孩終於十八歲了。
就在她生日那一天,國王和王子同時登門造訪。那時,他正在她家和未來的泰山一家子喝下午茶。
 
原來女孩這段時間以來,武者修行的成果和武鬥大會的亮眼成績起了效用,國王親自來延聘她當近期退休的大將軍接班人。
而這段期間內,她常出入王城而結識了王子,王子希望能和她一起共度未來……簡單說,王子是來求婚的。
 
比起王子來,他的人型實在是不怎麼樣。
王子有一頭燦爛耀眼如陽光的金髮,而他的頭髮卻是和鱗片同樣顏色的碧水藍,光驚艷度就差一截;王子天生長得就是年輕俊美又高貴(雖然在他眼裡,那叫招蜂引蝶桃花相。),而他那張天生的娃娃臉,跟她一起出門逛街還被說是姊姊帶小弟……
 
不用聽下去也知道她的選擇是誰,所以他在被她親口拒絕前默默離開。
 
「你這沒禮貌的笨蛋!別人話都還沒說完呢!」她抓住他的手,將他扳向她,在他還來不及將自己的委屈訴諸於口時,她的唇已經覆上他……
 
現在?
 
這麼說吧,後來這個王國裡,出現一任驍勇善戰,而且絕無僅有的『龍騎將軍』。
因為她每天出入王城,都是在一隻藍色飛龍的接送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