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3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焚夢外話【戲】

 
她喜歡看戲。
 
一開始,只是習慣。
因為夫人喜歡看,還只是學步娃兒的她也只有跟著看。
 
當時年紀小,只是懵懂的坐在夫人腿上,聽著那聽不懂的拉長嗓音,直覺台上的那些人們,穿戴的好漂亮。
 
直到懂事了,才明白,那些鑲金戴玉的華麗下,是一段一段的人生插曲。
看著別人的人生,偶爾笑上一聲、嘆上一句,也僅此於此了。
 
她不像夫人那般入戲。
 
不知道為什麼,只要那天戲班演的是勾踐復國的戲碼時,夫人總會落淚。
尤其是西施的最後。
 
每個戲班的劇本都不同,有的是西施和范蠡走了,從此四海逍遙遊;也有西施自認責任已了,自盡身亡,一縷芳魂離恨天;還有西施穿戴吳國后冠,與夫差一同情殉吳宮的結局。
 
每種結局各有各的美,可都會讓夫人哭泣。
夫人的哭泣可不是像宮裡丫環失戀時那種驚天地、泣鬼神,唯恐天下不知的號啕大哭,那樣的花貓臉,只會看了讓人好笑。
 
夫人哭泣的模樣很美。
她靜靜看著戲台,依然那般雍容華貴,只有那泛紅眼框中不斷溢落的晶瑩淚珠透露情緒,如廝悲哀,如廝淒絕,卻也帶著難以形容的絕美哀豔。
 
或許夫人也有一段不遜於任何戲曲的曲折戀情……
而那,不是她所能過問的。
 
哥哥也說:何必再去勾起夫人塵封的悲傷回憶?
每個人總有一段不想與人分享的故事。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有些戲章只適合自己琢磨,暗自舔舐的傷口是見不得光的。
 
漸漸的,她有些沉迷了。
因為生命的波折風雨,而被人不斷扮演推測的人們,他們的心情與真實,是什麼?
那些一邊吟唱著傷春悲秋字句的伶人們,他們的眼睛在透過別人的哀樂和精采後,又看見了什麼?
 
懷抱著感傷與困惑,她被華麗燈火下的衣香鬢影所誘惑。
 
今日,她好像又在看戲了。
只是身畔一片黑,總在一旁陪著她的兄長也不見了,讓她有些疑惑。
 
對了,舞台呢?
沒有舞台,她為何會覺得她是在看戲?
 
是因為那個白衣男子和粉衣女孩的對話讓她有旁觀鬧劇的感覺嗎?
(這就是你要的結局嗎?)(不管是不是,都與妳無關!)(讓我帶走她,好好照顧,她會有起色的!)(妳這是在幫我贖罪嗎?我自己有照料她的能力!)……
 
朦朦朧朧地,她好像遺忘了什麼,只覺得悲哀。
為對話中的
沒人想過要問,男子沒有,女孩也沒有,就這樣自己做決定。
 
一個人,若連去留都不能自己作主,那就不算活著了。
 
不想繼續陷在如同爭執般無意義的對話裡,她緩緩閉上眼,任由溫暖的黑暗包圍,雜音開始被意識隔絕……
 
只是偶爾思緒清明時,她會成了舞台上,那扮演著別人人生的一員?
 
因為那名白衣男子凝視著她,情深款款。
她該是不識得他的……又或許,是識得的,只是她忘了。
 
近來,她的記憶就像掌中沙,好像握住了,卻又在不知不覺間,從指縫流逝。
她卻無力阻止,也無從阻止。
 
男子低聲呢喃,她聽不清他的話語,卻不自覺的伸手擁住他。
她也不懂為何擁抱……是男子低吟的哀傷聲調,或是他凝眸深處的淚光?
 
男子一震,在她鬆手的瞬間,將她回擁的更緊,那緊緊纏繞的雙臂,像是溺水者捉住浮木般的力道,讓她纖肩有些發疼。
 
(對我,妳畢竟不是全然的封閉嗎?)男子的聲音迴在耳邊,低沉近乎瘖瘂。
 
忽然間,她覺得他有些可憐。
覺得他可憐時,又覺得他很可恨,他活該。
 
層層疊疊的愛恨盤根錯節,她分不清是怎樣的情緒多些,只能任由苦澀的酸楚的憎恨的忿怒的悲憐的哀傷的激情的,混雜成錯縱的顏色,啃蝕自己。
 
當無以名狀的情緒逼得她喘不過氣時,她就會逃走。
慢慢地、慢慢地,像抽離自己的靈魂般,逃進那片黑霧中。
她不用尋找,黑霧總聚集在她身後,只要累了、想逃了,黑霧就會緩緩侵襲而上。
 
如果認識她的人知道了,一定會笑著說,逃避不像她的作風。
 
可是,她是誰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她在很久以前就忘了。
 
黑暗深處有著奇異的吸引力,每每放鬆,就覺得很舒服。
那裡沒有擾人的顏色,就只有單純的黑。
她什麼都不用想,只要睡就夠了。
 
然後,記憶薄了層,愛恨也少了些。
 
眼裡再映入白衣男子時,熟稔感也不再清晰。
 
如果就這樣一直重複,總有一天,當記憶與愛恨都磨滅見底時,她就會沉在黑暗裡不用再醒來了吧?
 
她期待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