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3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幻三參】天龍音~迦陵頻伽~章二【渴望】

 
 
或許因為過去睡得太久,蒼冥幾乎沒有睡眠的欲望,閉目只是為了養神罷了。
 
不知道是他修練得太專注,還是金曜晶玉裡的時間流動得特別慢,往往他一睜眼,隨他心意而映顯在晶壁上的水水,都比上一次看見時來得成熟。
 
蒼冥常常在厭了一成不變的修練時,偷偷地從晶玉裡窺探水湘靈。只要看著她努力的樣子,就能為沒什麼耐心的自己增加一點動力。
 
——早日離開金曜晶玉,和水水重新認識的動力。——
 
水水是個很忙碌的女孩,很少看到她有閒下來的時候。
 
當同年齡的王族女孩在換穿著美麗衣裳的時候,她正和異族僕人學習外國方言。
偶爾在行宮遇到外國使節時,她甚至能用對方的母語和使者相談甚歡,腔調道地到連對談的對象都忍不住再三詢問她真的不是同鄉嗎?
 
或者翻閱著經閣裡的佛教經典。
她很喜歡自行看過後,再抱著書去找叔父安世高,討論她覺得不解的地方,往往一聊就是一個時辰。
蒼冥對那些佛法什麼的不感興趣,每次遇到這種時候,他情願蒙頭回去繼續練他的,也不想聽那些媲美催眠大法的學術交流。
 
不過他倒很喜歡聽她說故事。
水水常常會跟著放糧的卒丁去貧民區,在卒丁去發派米糧時,她就會和那些父母去領糧的貧民小孩們玩。
 
而文靜的水水,最擅長的遊戲就是說佛教故事。
原本艱澀難懂的大道理,從她口中說出來,就是一段段生動有趣的童話,讓孩子們聽得欲罷不能。
 
可惜近年來已經不常講了,因為她去當義診大夫的助手。
熱心乖巧又聰明的水水讓大夫們疼入心,還傳了幾手秘傳的方子給她,想必再過個幾年,就是一個不世出的名醫了吧。
 
對了,她最近好像迷上了學舞,希望下次能看見她跳舞的樣子,一定很漂亮。
 
※※※※※※※※※※※※※※※※※※※※※※※※※※※
 
「皇叔,湘兒來還書了。」少女揭起門簾垂珠,蓮步輕移至經閣主案前,用漢語向她那將至中年,卻依然清俊的僧侶叔父福身,問候著。
 
安世高停下抄譯成安國文字的法華經的手,習慣性地對姪女頷首還禮,看見水湘靈額上的薄汗,了然地倒過一杯清茶說:「剛練舞完嗎?先喝杯茶歇歇吧。」
 
她捧著茶杯,小口小口地啜飲著,看著叔父將宣紙蓋在謄本上吸去多餘的墨,收拾文房四寶,知道他已經看穿她有心事,所以將抄經的事後挪,要將時間留給她。
猶豫了會,水湘靈決定說出心裡的煩惱。
 
「聽說,皇叔要東行了。」放下茶杯,手指無意識地勾著垂落髮絲把玩著。刻意放淡的語氣中,有點不捨,有點羨慕。「以後,就沒人能讓湘兒討論學習了。」
 
「孩子,我已經沒什麼可以教妳了。」對少年出家的安世高來說,冰雪聰敏的水湘靈就像自己女兒一樣,看著她從垂髫總髮到婷婷玉立,偶爾也會忍不住傷感,這個好學憫人的孩子為什麼不是男兒?將來一定會是國之棟樑的。
 
「其實,湘兒也希望有天能像皇叔一樣四方天下,將佛祖的恩典傳播到遠方。」水湘靈斂下蝶睫,落寞的聲音隱藏著飄渺神往:「聽說東方的京城是個繁華富庶的城市,城郊還有大漢的佛教總堂白馬寺,湘兒真的好想用自己眼睛去證明傳聞,而不是只能從別人的嘴裡聽見。」
 
「那就去吧。」不意外看見她愕然的神色,安世高笑了笑:「妳的堅強睿智,我很清楚,這個小小的邊疆國度,是滿足不了妳的,妳那麼努力地和我學漢語、學其他國家的語言,不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到絲路的另一端嗎?」
 
「何況,身為金曜晶玉主人的妳,是註定要東行的。」他抬手制止水湘靈欲出口的疑問,凝鎖著她不解的紫眸,肅穆道:「天機不可洩露,我只能說,為了這個人世,妳十七歲時務必到大漢,宿命在那裡等妳。」
 
而沒說出口的是,安世高的東行,其實也是為水湘靈的將來在鋪路。
他必須成為她的引路人,以及開啟安人在大漢譯經的先例,如此一來,她在異鄉的日子才會順遂些。
 
三天後,被尊為國師的聖僧安世高,離開祖國。
 
為了宣揚佛法而步上旅程的他,受到國民熱情的夾道歡送,只有站在石造碉堡上揚手告別的少女,笑容裡含著淚光。
 
他淺淺笑了笑,有些疼憐地明白,這只是少女懂得緣起緣滅的開始。
還有更多的相聚別離在等她——包括生離死別。
 
※※※※※※※※※※※※※※※※※※※※※※※※※※※
 
「你知道嗎?皇叔離開了,以後經閣裡,又只剩我一個人了。」躺在綿軟大床上,水湘靈握著金曜晶玉,細細低喃著,像和晶玉說話。
菱柱般的晶玉閃過一絲流輝,她撫慰似地擦過光滑晶面,笑語著:「我知道,我還有你,所以我不會覺得寂寞的。」
 
忘了從何時起,她開始習慣和金曜晶玉說話,像把晶玉當人一樣。
一開始,她自己也覺得這種行為似乎有點詭異,所以從不在人前那麼做,只當作是一個人私下玩的小遊戲;久而久之,這個遊戲變成一種習慣,當她發現時,已經戒不掉了。
 
可是,也是因為這個習慣,總是忙著學習而沒有時間交朋友的水湘靈,從此不再感到寂寞。
 
常常在不經意時,感覺有人陪在她身邊,雖然偌大的宮閣只有她的呼吸。
這讓她終於可以用真實情緒去面對總是忙碌的父親,以後,她對父親的體貼不再是忍耐自己孺慕的早熟,而是真的發自內心地認為自己一個人也不會孤單。
 
「龜支大使的夫人很會跳舞喔,她拿著舞扇在大廳獻藝時,我視線都移不開了呢。」回想起今日在會客廳所看到的事物,她水亮亮的瞳眸覆上一層恍惚,彷彿被迷惑心神。
 
「像是……這樣的感覺吧……」步下床褟,她執起繡有花鳥的扇,在由窗外送進、夾帶著花香的春日微風裡,嬝嬝盈盈地模倣著記憶裡的絕美出塵。
 
她閉上眼,迴旋、迴旋、再迴旋,耳畔聽見紗扇劃開空氣的微弱聲音,感受清風流過她的袖、滑過髮絲的間隙,彷彿自己也融入風中,乘風歸去,從此無拘無束……
 
美妙的事物。
那刻起,水湘靈發現了技藝的快樂,從此愛上了經典書籍外的另一個世界。
同時,她也察覺了自己不甘於當隻籠中鳥的……渴望。
 
抬手、旋腰、跫足,開展扇面上的精美刺繡流轉著,在夕陽照耀裡,像散落著淡淡金砂;長長衣袂舞開了一道曼妙的弧,如扇開獻色、似孔雀開屏,微捲的髮揚散風中,夾帶著珠玉的樸光,絢麗而耀眼,奪人心魄。
 
至少,奪了蒼冥的心神。
 
他凝鎖著晶玉折射微光的壁面,出神。
無數個不同角度的水湘靈或遠或近地呈現在眼前,好近,又好遠。
 
咫尺天涯。
 
已經不是當時的小女孩了。
他的水水,已經開始在不經意間,綻放少女的芳華了,像朵花般嬌豔欲滴。
有一天,她會遇上喜歡的人,屆時,那紫羅蘭色的清澈瞳眸會專注地凝望著誰嗎?
 
不管是誰,都不會是蒼冥。
如果那時他還離不開金曜晶玉的話,那麼之於她,他不過就只是個褪色的童年舊夢罷了。
 
好難過。
只是想到她會喜歡他以外的誰,他就覺得心臟彷彿被掐緊似的喘不過氣。
 
剎那間,蒼冥懂了。
或許一開始只是因為寂寞、也或許只是想找個寄託,所以他不停地看著她、不斷地想著她,注意著那個被他氣到掉眼淚、還會擔心安慰他的小女孩。
 
然而,在太長太久的韶光流動間,他漸漸被吸引。
 
越明白她是個什麼樣的人、越了解她的溫柔慈悲,他就越無法移開自己的視線,只是那時他並不清楚這種無以名狀的情緒是什麼,只知道只要看著她,心裡就會很平靜很平靜,即使想起父王母后,也不再那麼痛徹心扉。
 
她是他的藥,治療著他深植於心的鄉愁。
 
其實,早在自己對她產生了莫名的依戀時就該發現的,如此一來,或許他就不會陷下去,可惜蒼冥一直懵懂不清。
而終於懂了的時候,他才驚覺,原來,藥已成癮,難以自拔了。
 
父王、母后,蒼冥終於知道戀愛的滋味了,可是,不但無法將心儀之人帶回去讓父母見見,甚至連追求她,都是可望不可及的夢想……
 
難道就要他這麼放棄了?不,他做不到。
 
撫著晶壁,蒼冥明明知道水湘靈聽不見,他還是溫柔地向她說著:「妳能等我嗎?我會很努力很努力的,只要再給我兩年……不,一年就好了,我一定會破解金曜晶玉封印的!」
 
所以……所以……「在這之前,請妳不要喜歡上任何人,好嗎?」低低的聲音,帶著哀傷。
他會很疼她很疼她,比父王對母后還好,他會做一個全天下最好的情人、最好的丈夫,他有自信的!只要她肯留機會給他。
 
真傻,是不?明知道不會有任何回應……
斂目垂首,蒼冥忽然覺得自己好蠢。
偷偷看她,好蠢、偷偷喜歡她,好蠢、一廂情願地想要廝守白頭,好蠢……
 
或許最蠢的,是不該在遇見她後,就抱著期望想脫離這個無間地獄。
像之前那樣一直睡到天地毀滅,最起碼還可以擁有一個好夢,而不是待在這裡患得患失、怨恨自己的無力。
 
「好。」
 
咦?水水回話了?
蒼冥迅速地抬起頭,驚愕地望向笑開一臉溫柔的水湘靈。
 
「我過去了,勞妳先將其他用品準備好。」她不卑不亢地對侍女說道。
 
原來不是和他說話啊,還真嚇到蒼冥了。
抓抓頭,他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這根本不像他啊,簡直像個女孩似的多愁善感。
 
沒錯,想那麼多幹什麼,他喜歡水水、而且現在沒辦法在她身邊追求她,這是天塌下來也改變不了的事實,那他就面對事實吧。
這年頭,戀愛自由,就算等他出了金曜晶玉時,已經相見太晚,那大不了橫刀奪愛把她搶過來就好了,只要水水沒嫁人……不,就算她上了花轎,他也是可以當搶婚大隊把她搶過來!
 
到時候還不雙宿雙飛甜甜蜜蜜只羨鴛鴦不羨仙?哇哈哈,沒錯,就是這樣!
 
蒼冥哀怨不到一個時辰,就恢復他那小霸王的思考模式。
想通後,他快快樂樂地準備回頭繼續修煉,好早一點解開封印,然後進行追愛大業。
 
在閉目冥想前,他忽然想再看水水一次,增加一點動力也是好的。
一彈指,晶壁映出目前正要做某事的水湘靈。
他的笑容因此僵住,只覺得全身血液都往臉上衝。
 
水湘靈果然恪守著父親的交代,將金曜晶玉片刻不離地戴在身上。
包括沐浴淨身。
 
放下髮髻的水湘靈正解著自己外衫的盤扣,將背心脫下,然後是中衣,幾乎可以看到懸在她粉頸下的細鍊,還有躺在她胸口的金曜……哇啊啊啊,快住手!
 
蒼冥快速地將手覆在眼上,深怕自己還看見什麼不該看的事物。
 
真真是的,水水難道不知道男女有別嗎?但是……她的皮膚好白喔……
蒼冥開始有點恍神了。
哇啊~~他在想什麼啊!亂來亂來!他們還沒成婚,不可以越矩!
緊閉著眼,他用力拍向自己的頭,以茲懲罰。
 
——可是,水水以後也是要嫁給他,那他先偷看一眼新娘,應該也沒關係吧……
他遮著自己眼睛的手,偷偷溜出一條縫。
——不對不對!這是尊重!就算以後水水嫁給他了,她沒答應他還是不能看!
溜出的縫立刻合起來。
 
——傻瓜,只要他不說出去,就沒人會知道,當然水水也不會知道……
一隻指頭開始翹起、然後第二隻、第三隻……
——可是他自己知道啊!堂堂雪貅少主怎麼可以偷窺!丟盡雪貅族的臉!
翹起的手指頭通通歸位。
 
蒼冥的小小腦袋裡天人交戰,兩個聲音不斷吵來吵去,吵到蒼冥的腦袋快爆了。
終於,他受不了了,大喝一聲:「夠了!別鬧了!」
 
他決定折衷。
就是偷看個一眼就好,但是他會看到哪裡,就交給老天來決定。
 
下定決心後,蒼冥放下雙手,深吸一口氣,緩緩地睜開眼……
 
洗完澡的水湘靈正擦著濕髮,穿的單衣不算繁複,但包得緊緊的,該露的一點都沒露。
 
當下蒼冥氣一窒,差點昏過去。
算了啦,他安慰自己,起碼看到放下頭髮的水水,沒看到其他的真的沒關係……沒關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