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3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焚夢外話【風箏】

 
 
  ……好藍喔,就像她向哥哥告別,參加百戰決的那天……
 
  冀小棠咬著小草絲,仰臥在草地上,左手無意識的扯著牛筋線,任由風箏隨風亂飛。
 
  「喂!小棠,妳很閒厚?」聽這頭頂上傳來中氣十足的渾厚聲音,不用看也知道是誰。
 
  「不,我很忙。」所以,冷笑話找別人說吧!橫杯杯。
  後面的話沒說出口,因為不想傷害橫杯杯脆弱的心靈,雖然他堅強到子彈打不穿。
  看吧,她的心地越來越好,還說她沒血沒淚、沒肝沒肺……
 
  誰說的!?
 
  腦海閃過一抹耀金身影……
 
  一震,她倏然起身,卻差點撞上橫千秋的下巴。
  「唉喲,幹嘛莽莽撞撞的……」看到愣愣然的冀小棠背影,大感不對勁的橫千秋有點嚇到了。「妳怎麼了?沒事吧?」
 
  「沒事!」纖手輕扯,素白菱形的風箏落回手上,她凝著這紙糊的小玩意兒,一陣燥火襲上心頭,內勁一吐,風箏剎時成碎片。
 
  回神,卻不可思議的驚見飄過眼前的片片飛絮…….
 
  那是她做的!?
 
  她在做什麼?
 
    ※※※※※※※※※※※※※※※※
 
  太陽下山了……紅霞漸漸深邃成墨紫……
 
  該回家了,他還在等她…… 
  在閃著銀芒的樹下等待她……
 
  冀小棠踩著歸途,有絲倉皇,她好像遺忘了什麼……
 
  回到易居的山洞前,沒有素雅的雕欄玉柱,沒有泛著銀光的枝葉,只有一堆燃燒的赤燄冷冷地嘲笑著她的理所當然
 
  是了,是她不知天高地厚,竟天真的以為懷著不知何時會發作的痼疾,能挑戰劍界顛峰!?
  現下成了籠中鳥,是不是就是天給的教訓?
 
  她終於想起她下意識遺忘的歸宿,因為她沒珍惜一回頭,就會看見的依靠,所以,她必須困在籠中,等著不知盡頭的漫長韶光……
 
  落寞地凝著跳躍的紅燄,懷思著彼端纖指挑弦的靜謐身影。
 
  她什麼都沒說,就這樣身陷囹圄,他一定很擔心吧?
  他是不是正心急如焚的四處尋覓?
 
  一個人待在優藍歷境的他,是不是又彈琴忘我的忘了添衣、忘了餐飯?
 
  憂思扯動了心悸,由隱而深的痛楚令她撐不住身子,跌入一具英偉的胸膛,逐漸模糊的視線,彷彿望見最牽掛的人……
 
  哥哥,小棠終於回到你身邊了……
 
  炎熇兵燹冷冷地看著已失去意識的懷中人。
 
  結霜的眸,讀不出任何訊息。
 
    ※※※※※※※※※※※※※※※※※※※※※
 
  「小棠,我們去放風箏!」小小的身影牽著她的手,稚氣的童音呼喚她。
  「小棠,快點來啊,再慢吞吞的,就不等妳了!」
 
  別走,哥哥,等等她,好奇怪,為什麼身體就像不聽使喚似的,她要跟過去,跟過去……
 
  眼前一花,出現的模糊人影卻是炎熇兵燹。
  這才看清了她所倚的,是他的胸膛,在她耳下,雄健有力的節奏是他的心音……
 
  「你在幹什麼?﹗」奮力推開他,用強烈的動作遮掩那一瞬的心虛。
  不願思考發現在他懷裡甦醒時的微微戰慄,那份異於兄長懷抱的悸動感。
 
  「真是冷漠啊!好歹我也耗損真氣幫妳維持體溫,怎麼?一醒過來就翻臉不認人了?」戲謔的眼神在血痕面具下閃動著,巧妙掩蓋被推開時的失落。
 
  「誰要你多事!」有絲氣惱他話中的親暱,更氣他提起自己天生的缺陷,又讓她想起落敗被禁的事實。
 
  或許最氣的,是她成了拖累其他人的累贅。
 
  「傻女人,怎麼不說話?舌頭被貓咬掉了?」
 
  「囉嗦!我怎樣不用你管!」緊握著拳頭,她忍著羞憤在眼中凝聚的水霧,硬從牙縫裡擠出話,聲若蚊吶。
 
  她好想哥哥……哥哥絕不會用這種話來譏諷她……
 
  炎熇兵燹不再挑弄她低迷的情緒了,只是靜靜的望著她。
  沉默了好久好久,久到冀小棠以為下一秒,他就要轉身走人的時候,他開口了。
 
  「妳是有牽掛的人。既然有牽掛,為何還要參加封靈之役?」是的,封靈島上的其他人,除了她,皆孓然;而封靈的那些人,則是為了他們的正義,而她……是為了什麼?
 
  她沒想到他會問這個問題,一瞬間,怔然。
  偏頭想了下,回答他。
 
  「因為我想向我的牽掛證明,我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他不用再牽掛我了。」贏了憶秋年,就等於贏了世上所有的劍手,也表示她的心悸不再是問題。
 
  「……我不懂……」牽掛不就是個負擔嗎?羈絆著她飛往自由的枷鎖,那為什麼她卻甘心被鎖住,甚至甘之如飴?
 
  「你不須要懂,反正等你的牽掛出現後,你就會懂了。」冀小棠不想就這個問題再說下去,起身拍拍裙襬上的塵土,走了。
 
  只是幾步後,像想起什麼似的,回頭問猶然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炎熇兵燹……
 
  「要不要一起去放風箏?」
 
  微愣,他沒去研究心中乍然浮起的喜悅,也沒細想看到她陽光似的笑靨時,心口莫名的怦然,只是努力拼湊出好似平淡無波的回答……
 
  「…………
 
  過了半個時辰。
 
  「啊!笨蛋!別飛過來,會打結啦!」女孩的聲音氣極敗壞地響起。
 
    ※※※※※※※※※※※※※※※※※※※※※※※※※※※※
 
  痛!好痛!
  所有感官都像麻木般地沒有知覺了,僅有的感覺是,冷,和痛。
 
  早就明白會有今天,當他看見那時的金髮男孩再度站在他面前時,他就有這個預感。
 
  或許他也在等待被抹殺的一天。
  所以在取出獸眼時,他又放過那個長成偉岸男人的金髮男孩。
 
  就這樣放鬆吧,然後就會舒服了。
  像睡著般的舒服……只是不用再醒來面對這個漫無目的的生命而已……
 
  反正他已了無牽掛……
  不管是有著慈愛眼神的紫嫣,激動地喚他兒子的寒月蟬,還是屢屢在他身旁打轉的容衣……
 
  都不在了。
 
  漸漸的,連最後的感覺也緩緩地褪去,他開始什麼都感覺不到,包括,冷,和痛……
  一抹抹白影飄過眼前,浮光般地輕盈,像好久好久以前玩的,隨風飄的紙鳶。
 
  『你不須要懂,反正等你的牽掛出現後,你就會懂了。』那個黃衣黃髮的美麗女子是這樣和他說的……
 
  冀小棠!
 
  她還在等他……在開滿火紅彼岸花的遼闊平原中等他……
 
  他不能死!至少現在不能死!他牽掛的女人還在等他!
  那個現下只能依存他而活的冀小棠……
 
  是的,他有牽掛了,也懂得牽掛了。
 
  所以,他不能死!就算再痛再苦,他也得咬牙撐下去,因為,他的牽掛還在等他……
 
  撐著鬼陽刀,炎熇兵燹頂著毫無知覺、傷痕累累的身體搖搖晃晃地站起來,踩著不穩的腳步,緩緩向前踏進。
 
  難以言喻的疼痛中,他跌倒,身下厚雪企圖誘惑他陷入甜美的長睡不醒。
  咬緊牙,再度握住刀,拄地起身。
 
  這麼簡單的動作,卻讓他全身細胞嘶喊著劇痛,像是要撕裂他每寸肌每寸肉,折斷他的骨,他以為他的身體已經整個散開了。
  低頭大口喘息著,吐出的氣息在冰冷空氣裡撞開陣陣白茫,透過寒風,他嚐到自己口中新染的腥息,這才發現牙根因忍痛死咬而滲出血。
 
  每個細微的行動,炎熇兵燹都得適應上一段時間,才不至於休克昏死。
 
  即使如此,他還是不願放棄;就算像隻陰溝鼠般狼狽,他還是想活下去,活著離開這片白皙無瑕的冰天雪地。
 
  為了他牽掛的人。
 
  血液在雪地上開出一朵朵紅豔的花,直至凝結,像是他刻在她背上的彼岸花……
  也像他為她紋身時,滑落在淡黃衣衫上擴散的紅痕……
 
  他的腳步在雪地上勾勒出一個個緩慢卻堅定的足跡,那是他深情的執著……
 
  雪花,依然輕柔稀疏的落下,有意無意地將他的痕跡掩藏最後只留下天忌鬥兵燹的驚天血戰,在江湖人的耳語中飄泊。
 
  然後,在接踵而來的新組織新先天的故事裡,沉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