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3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逢魔時刻動物園】深海


 
  曾經伊佐奈擁有一切。
 
  身為財團繼承人的他,自小養尊處優,雙親對他唯一的要求,只有『站在頂點』。
  只要他的行為能讓他們誇耀,那麼不管他想做什麼,都是被允許的。
 
  於是在他懂得這個簡單的道理後,不消多時,身邊已經堆滿著一般人一生都難以擁有的東西。
 
  ——雖然冷硬,卻燦爛美麗的東西。
 
  是呢,成績才具運動人望樣樣俱到本來就不容易,就算是天才,也得付出相當努力,理所當然壓力大到足以壓垮人。
  所以他的要求高一點、想要的東西奢侈一些,依然可以允許,在就像交換條件的默契下,他那對只能給予金錢的父母在物質上永遠不會讓他不滿足。
 
  ——畢竟他們也只給得起物質。
 
  當然,伊佐奈知道太過張揚的行為會刺痛失敗者的眼,背後那些不敢當面對他說的零碎聲音會在他不知道時,讓他名字染上污點;為了避免這種事,在面對那些距離不遠不近的人時,他會耐心地掛上虛偽笑容,使自己看起來和藹可親。
 
  菁英的帝王學教會他,遠處之人的批評是喪家犬吠,聽起來像妒嫉的無理中傷傷不了他;左近之人他必須牢牢掌握,務必使他們連背後議論都不敢。
 
  ——他站在世界頂端,但依然存在於世界的框架裡。
 
  金錢、地位、權勢,人活於世,不就是追求這些?只要擁有以上,就沒有得不到的事物。
  奉承你的人、恐懼你的人,只要看穿他們隱藏在卑微笑臉面具下的欲望,伊佐奈就知道該如何操縱他們。
 
  然而,他猶覺不足。
  還缺少了什麼?伊佐奈找不到,只能認為自己還爬得不夠高,於是更努力地往上爬。
  但是不管他爬得多高、操控了再多人、擁有再多璀璨的冷硬珍品,他還是覺得自己少了什麼。
 
  ——他不懂這就是空虛。
 
  所以,伊佐奈覺得那片深海下的生物很礙眼。
  明明只能在那片湛藍下存活,卻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彷彿無所畏懼,當然也不會害怕他。
  渾然天成的食物鍊沒有人類立足的空間,無法理解他存在的意義,自然無視人類、無視他。
 
  因為愚蠢,無知者無所懼。
  但這解釋依然不減伊佐奈的厭惡感,所以他選擇用行動教會這群無知生物——他才是站在頂端的強者。
 
  只要扣下板機,一條生命就會瞬間消失,在水面開出剎那紅花,然後被深遂湛藍吞噬。
  快樂嗎?很快樂啊,那些無視他、否定他的存在,經由他的手被他主宰。
 
  這件事,有種腥豔空洞的愉悅。
  他追尋著這個快樂,一次次扣下板機。
 
  然後,被鯨魚怪物詛咒,變成一個像鯨魚的怪物。
 
  從那一刻起,伊佐奈的世界就此毀滅,他墜入深海,從此只能活在湛藍到近乎黑暗的世界。
  金錢、地位、權勢,在他失去『人』身份的同時,也失去了擁有的資格。
 
  當然他也想過從頭開始,然而當他試著和認識的人接觸,迎來卻是毫不遮掩的驚懼表情、還有聲聲恐慌的「怪物!」
  甚至在他們自以為安全時,帶著惡意地隨意評論他的悲慘——「吶,就是伊佐奈少爺的個性那麼差,才會遭到這種報應。」
  就算受到他壓倒性力量的制裁,類似的流言耳語依然不斷擴散,人類只會不斷地從他身邊逃走,終至一個不剩。
 
  最後他只好再回到湛藍得近乎黑暗的深海。
 
  因為不像人,所以這個以人為頂點的世界排斥他。
  由ALL,變成Nothing,因為曾經擁有,所以失去才會特別疼痛。
 
  不過,起碼還不是絕望。
  他變成怪物後,得到了能夠給予動物似人身姿的能力,只要用這能力創造出受歡迎的樂園,詛咒就會解開。
 
  看,多簡單的條件。策劃決斷,不就是他懂事以來所做的事嗎?
  他一直都做的很好,這次也不會例外。
 
  被人類拒絕?沒關係,他的王國不需要人類,勞動力、表演材料通通用海洋生物代替。
  弱肉強食,單純的動物只要靠力量就能使之臣服,比人類更好操控,也更有用處,最重要的是,不會有多餘的思考。
 
  ——不需要會傷害他的人類。
 
  除了他以外的存在,就只是道具,他給予食宿換取勞動力,敢反抗就當場吞吃入腹,當道具的利用價值榨乾後,就回歸原始成為他的點心。
 
  ——即便只能在海底、就算只是食物鍊,他也要站在頂端。
 
  道具只是道具,就算牠們得到意識人格,甚至為自己取了代表自己的名字,牠們還是道具,他沒時間浪費在記住他們名字上。
 
  好了,他的決策正確,執行完美,成功是必然的結果,他所創造的『丑時三刻水族館』成為風靡眾人的景點,人潮帶來的收益讓他不斷擴展他的領土。
  彷彿成正比,他用人生最精華的青春時間、耗盡精力打造的城堡的華美規模越宏偉,他身上可以脫去遮蔽物的部分就越多。
  他相信只要保持這樣的經營方針,解除詛咒恢復人類身份不過是時間問題。
 
  然而,就在他復原到僅剩最後一步時,恢復的變化停止了。
  就算伊佐奈拼了命地提升業績,他的身體還是沒有任何改變。
 
  哪裡出了錯?哪裡有問題?他不知道。
  他只有維持原定計畫,沒有盡頭地繼續擴張他的海洋王國。
 
  直到某一天,從城鎮角落傳來大幅度的魔力振盪。
  就像鋼琴與音叉,平常沒有關聯的兩樣東西,在琴弦發出聲音時會共振一樣,對於足以改變人類外貌的超常力量,他有所感應。
 
  鄰鎮並沒有值得他去記憶的地標,只有一座破舊到不知道還有沒有在營業的動物園,所以伊佐奈派遣虎鯨代理他過去視察,如果也有受詛咒的人類,就請對方加盟(當然還是以伊佐奈為主);如果單純只是他弄錯了也無所謂,不過併吞動物園的計畫沒有改變。
 
  領土,當然是越大越好。
 
  虎鯨是王國裡僅次於他的第二把交椅,帶回的情報相當詳細,還順手逮了隻變化後的海豹。
  情報的重點在於動物園有和他同樣受過詛咒的人類經營者,而那個人類在沒有得到入園人潮的情況下解開詛咒(儘管只有一小部分),魔力震盪便是源自此。
 
  沒有遵從詛咒的破解規則卻解開了詛咒,難道對方掌握了某個他忽視的盲點?
  他想見見那個兔子男,然後從對方口中挖出恢復的最後一步。
 
  ——即使有著相同遭遇,在感同身受前他依然先注意到利己部分。
  ——活在只有『我』的世界太久,他只看得見自己,容不下別人,也走不出去。
 
  伊佐奈比預料中還要早見到對方,那是個愚蠢的笨蛋兔子男,為了一隻沒啥用處的海豹,竟然浩浩蕩蕩地帶人送上門來?這種濫情思考也難怪會和變化過後的動物和樂融融。
  算了,這麼一來省下他不少工夫,反正不聽話就用實力壓制,打得半死後沒什麼問不出來的,其他帶過來的動物剛好可以當他的道具,成為他王國的血肉。
 
  ……有人類。
  和他以及兔子男不同,正常的人類。
  有著海洋顏色名字和亂翹短髮的人類女孩,在充滿怪物的動物園當飼育員的孩子。
 
  ——沒有任何特殊能力,嬌小脆弱得就像路旁野花(華)的普通孩子。
 
  為什麼會跟著兔子男?那座破爛的動物園連飼料都要她想辦法張羅,應該付不出像樣的薪水吧?不是為了錢,何必把時間虛擲在那種地方?
  還是因為被威脅?然而這推論不成立在自願跟著一群動物深入敵營、留在戰場提供情報的人身上。
 
  「蒼井華……是嗎?」不知不覺間,記住了她的名字,他這個連自己手下名字都懶得記的人。
  明明只聽虎鯨報告過一次的。
 
  不覺得奇怪嗎?明明會說話、像人類站立行動,卻有著動物外表的怪物,一般人都會害怕啊,就像那些從他身邊逃走的人。
 
  如果她可以接受兔子男,那麼她也可以接受伊佐奈吧?
  他能夠給她很多東西,而且他比兔子男有錢、比兔子男強悍……
 
  ——也比兔子男還要像人。
 
  但是,那個孩子排斥他。
  「不管你的外表再怎麼接近人類,我也沒辦法把你當成人!」她對他怒吼,帶著厭惡和幾乎難以察覺的失望。
 
  她拒絕他。
  接受兔子怪物的蒼井華,卻拒絕了他,拒絕了比兔子男還像人類的他。
  用彷彿什麼都看透的眼神,理所當然地拒絕他、排斥他。
 
  她懂什麼、她懂什麼……她懂什麼!
  她懂從雲端摔落地獄的痛苦?她懂原本受眾人擁戴、卻落到只能與動物為伍的悲哀?
  她懂ALLNothing之間的差距?
 
  如果什麼都不知道的話,就——
  「別說那麼殘酷的話啊!」抬起頭,用還有一半是鯨魚的臉孔對她說,不意外她瞠目結舌的驚惶表情。
 
  如果在她眼中他不是人類,那就只是個怪物而已了?她怎麼能夠毫不顧忌地這樣說他,說他這個比兔子男還像人類的人!
  明明她應該站在他這邊的,她應該要能理解他、然後選擇他的!
 
  他、明、明、才、是、最、像、人、類、的、那、一、個!
 
  失望、痛恨、憤怒,所有從受詛咒後長久累積的負面情緒瞬間甦醒,促使他釋放所有力量,顯現他最恥辱卻也最強悍的巨大模樣。
 
  都是那孩子害的,所以——「別想活著回去!」
  既然看到他的抹香鯨形態,那她就只能留在他的王國裡!
 
  可是最後,他卻輸了。
  除了拒絕他的蒼井,虎鯨也背叛了他,失去部下的他,甚至連魔力都開始減弱衰退;然而減退的魔力並沒有將他的人類姿態還給他。
 
  ——不是人類也不是鯨魚,他什麼都不是。
  ——一直到最後,他依然什麼都沒有。
 
  已經開始看不清的視線在坂又(對了,這是虎鯨的名字,他想起)最後咬上他喉嚨時完全糢糊,然而混亂思緒卻有剎那的清晰。
  他聽到蒼井華低聲的疑問:「那個人……你想怎麼樣?」聲音裡有種透明純粹的關懷。
 
  至少她在最後認同他是人類,也該感到欣慰了。
  驕傲的伊佐奈,你的欣慰還真是卑微。他無聲自嘲的笑容,沒有人注意。
 
  在坂又的挾帶下,他靜靜沉入深海,那片色澤近乎黑暗的湛藍深淵像無夢的睡眠具現。
  會不會再醒來,想不想再醒來?
 
  不知道,他已經累了。
 
  但他會記得她最後看向他的複雜眼神,他會記得她在最後承認了他曾創造備受歡迎的樂園、所以牽掛丑時三刻在失去他後的遠況。
 
  ——有人期待他,至少伊佐奈擁有這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