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3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金光】決戰時刻第十集觀後小感


 
  原來開碑需要四個天下第一來做苦工史豔文翻料,藏鏡人灌漿,獨眼龍固模,最後由堅守最後出場的永遠最帥鐵則的任飄渺粉刷——
 
  鐺鐺~~一座美觀又堅固的鏤刻大石碑就瞬間完成了!就是這麼簡單!
 
  因為獨眼龍很貴,所以很窮的工地主任史豔文在粗工做完後就趕緊遣散他,但在場企業主的注意力都被高調的任飄渺引住,除了秘書赤羽外,沒人發現臨時工少一個。
  而堅持要當現場焦點的任愉悅除了燈光打足外,不忘用他華麗傲慢的哼哈~(鼻音),狠狠刺得在場的西劍流員工差一點衝上去揍他。
 
  感想:謎底已經全部解開了!這就是由來已久的天下風雲碑之謎的真相!(金田一腔)
 
  其實大家都搞錯了,甲子名人帖其實是縮寫,本來的名稱應該是『數土地一下搞定之名單』,係最初的撰寫者請人在天允山蓋別墅,因為請來的高手蓋的又快又好,於是便用燙金冊讓大家簽名留念兼做宣傳,只是剛好工人參加者都有一項擅長的武術領域,所以就在簽名的上面添上天下第一○,意指○界的建築工第一。
 
  不想這本名冊在六十年期間被人以訛傳訛,莫名其妙變成武鬥大會,而知道詳情的參加者都覺得當武鬥大會的天下第一比當臨時粗工的天下第一帥,其他知情人說出的真相反而沒人相信,於是真正的目的——土木營建就變成開幕儀式了。
 
  (以上歷史考據摘錄自民明書房
 
  中場是泣血邪魔洞裡、誤踩大隻蜘蛛的燕駝龍,正當危急時,及時雨拖把頭雷狩趕到護駕;為了調查鬼隱小弟石寒塵下落、剛好救了老朋友的雷狩立了斷後死旗,卻漂亮地拔旗存活,也知道了小弟被拿去進補一事。
 
  基本上,此劇裡的各路消息不論大小,只要燕駝龍知道了,大概全武林都知道了。
  看來網中人真的要進主線了,前提是要先把臉進補成OP的美型樣。
 
  感想是……原來石寒塵不是單純當補品設計出來的角色啊!
  之所以排天下第一拳當砲灰,就是為了讓天下第一槍來救天下第一掉漆,好讓天下第一邪出場鬥天下第一狂!決戰時刻果真是天下第一之戰,連個中場都是天下第一前哨戰!
 
  其實這場打得還滿好看的,尤其雷狩(我絕不會承認這麼亮眼的大叔在上集出現以前都被我完全遺忘了),個人感覺舞槍的力道比銀燕還殺,看得出來在武力值上可以樂勝半熟網中人,只是對方陷阱卡蓋很大,靠著地利就能通殺全場,江湖傳言:網中人身邊只要有山洞,誰都沒有辦法殺他。果然是真的。
 
  是說這集網中人的笑聲頻老讓我想到王者春日是怎樣?ORZ我看的不是黃金傳說啊!
 
  好,鏡頭回到聽我唱歌吧!嗆聲的任飄渺。
  面對炎魔幻十郎的回嗆,任飄渺很不客氣地指出炎魔根本是喜歡霸凌的小學生喜好獵殺的惡趣味,更把隔壁鄰居拖下水,然後以演唱會結束的歌星排場離開天允山,甚至引來粉絲啞劍殘聲的瘋狂追逐。
 
  苗疆業務組長藏鏡人開始恥笑炎魔你看看你~連自己公司都顧不好了還在玩打獵遊戲,結果反而被炎魔搬出家務事回笑。
  終於知道昨天溫皇預防針是打啥事的阿藏哥猝不及防,怒瞪賣掉他的朋友(拿扇子擋臉ing)一眼後收聲。
 
  炎魔小學生用一臉欠揍的得意表情要藏鏡人和史豔文狗咬狗,否則就撕票!
 
  現在切換到場外亂鬥,幫老闆追星的啞劍殘聲被不知名人士(只知姓酆)雇用的保全一劍隨風擋下來。
  原來一劍隨風已經看同事的大鼻子不順眼很久了,要趁此機會做個了斷,可憐的啞劍殘聲就這樣成了OP群裡第一個領便當的人。
 
  再切回攝影棚內天允山史豔文很八卦地想問憶無心到底是藏鏡人的誰,結果這問題當然被打槍了。
  廢話,現在告訴你,不就等於藏鏡人拿著大聲公召告天下他搞丟小孩、只要抓到小孩就可以威脅他嗎!你是嫌石頭小妹的身價不夠高,多找幾個綁匪就對了?
 
  可見史豔文一定從小到大都是好學生,好到連這種問題只能私下問的常識都不知道,人啊,不能只有知識沒有常識。
 
  事到如今,阿藏哥再不爽也只能咬牙接受,給史豔文兩天交代後事後,質問炎魔不會沒口齒到這場打完還扣著肉票吧?炎魔以自己名字擔保只要史藏掛一個就放人。
 
  看來炎魔幻十郎可能幾集後會改名叫炎魔幻九加一郎。每個人都是這種眼神
 
  所以炎魔為了保證自己說話算話,砍雞頭神蠱溫皇的頭發誓。
 
  全部人都散場後,炎魔為了擺架子順便立威表示自己比天下第一水泥工還猛,出掌轟擊風雲碑,這行為就像小學生在討厭的人不在時亂踢其課桌椅一樣,可是課桌椅(風雲碑)不但沒壞,還連個角都沒缺,這下在場的西劍流員工就有點尷尬了。
  而炎魔不愧是愛面子卻又厚臉皮的矛盾集合體,轉身若無其事地轉移話題,把矛頭對向躺著也中鎗的靈界
 
  這段我得特別提一下口白,那就是阿藏哥的笑聲頻率和他未來女婿黑白郎君根本一模一樣,只是降KEY而已,這樣不行啊!
 
  其實溫皇之死製作得挺認真的,不但有軍師必備的交代死後佈局,還有吟最後一次個人詩、情境曲,甚至連閉眼黑屏都有;但不知為什麼,我卻老想到在上一部連頭都被拔掉還是整叢好好千雪孤鳴
  大概是因為他們交情很好吧,尤其最近更是好到讓我以為他們一心同體。
 
  但我會覺得這隻溫皇是假死的主因在藏鏡人的態度
  前面鋪陳的藏鏡人,是個自家小孩自己打的人,基本上再怎麼氣溫皇,也是人帶回神蠱峰後再來碎椅砸桌;會眼睜睜看溫皇被打死實在不像他。
 
  不過天允山一戰最漂亮的武打也在炎魔雞頭神蠱溫皇頭這一段,完全不管不准打臉的演員行規,每拳每掌每肘都往頭頸臉招呼,還使出抓頭膝擊,其熱血暴力的程度害我以為轉到摔角台,再拿出椅子砸就更像了……啊對了,當年隔壁棚的閻魔也用這招招待過談無慾!(興奮
 
  幕間接場是酗酒狂百里瀟湘,手下A抱著大鼻……啞劍殘聲的屍體前來報告,代理老闆簡單驗屍後交代野葬
  這段意味著還珠樓主事們私下的勾心鬥角正式浮上檯面。
 
  就地野葬,是因為既然沒人祭拜,自然就不需要太講究的陰宅,這是死客的悲哀。然而回頭想想,如果百里瀟湘在接下來的還珠樓內亂沒能存活下來,說不定連野葬之地都沒有,以命換權嗎……
 
  其實這段只是個小過場,我卻對那兩個無名手下的小停頓有種莫名感傷。
  金光的小地方總是會用心,害我也跟著文藝起來了(牽拖
 
  再來是黑心急診室宮本總司終於和雪山銀燕八卦完了,這對沒良心的師徒終於想起還有個奄奄一息的雨音霜在等急救。
  宮本總司診斷霜內外皆創,需要藥物治內傷,銀燕表示他復健系畢業的不會配藥,一人一分工,不會配藥那就接骨包紮吧。
 
  銀燕只好借俏如來在第一集的台詞來說:「霜姑娘,事態緊急,銀燕失禮了,脫衣服是不得已的。
 
  真是靠夭,在聽到總司說霜傷勢嚴重沒有時間讓銀燕顧慮時,我驚覺原來你之前浪費時間在八卦上是故意的,目的就是為了等霜快掛了好讓銀燕沒得選擇只好去脫女生衣服!
  回頭想想也是,能和神蠱溫皇租房子、和任飄渺當鄰居的人,怎麼可能會是善男信女?相信宮本總司純良外表的銀燕和我,真的是好傻好天真啊!
 
  簫無人:上上上一集聽過史君子的真情告白後,我深受感動,決定為史家盡一份心力,首先就是幫銀燕拉皮條找女朋友。
 
  那麼同樣是史家後代,被溫皇評比為『繼承父親風流命格』的俏如來呢?
  完全沒有花邊新聞的他正在空虛寂寞地獨守空閨正氣山莊留守,一邊心急如焚地等著史豔文的消息,直到終於下工的史家老爸帶著伴手神蠱溫皇的屍體歸來……
 
  父子倆討論起西劍流土匪集團的今日豐收,史組長眉頭一皺,發現憶無心並不單純,於是決定兵分兩路,由組員俏如來去找靈界公寓管理員詢問順便借兵,史組長則假借埋葬溫皇的名義到神蠱峰闖空門。
 
  這段的感想是死法決定如何收屍體」。
  人客啊~綜觀本劇有人牽亡收屍的全屍:雲十方、啞劍殘聲、神蠱溫皇(淦,三個裡有兩個是這集死掉的),前兩個都是公主抱,就溫皇是背回來的。
  差異點在哪呢?就是噴血量!前面兩個都是噴出幾百斤血漿,就只有溫皇乾乾淨淨。
 
  由此觀之而推斷,乃收屍人為了不讓衣服大面積沾到血,所以僅能用雙手抱,但是死得乾淨的屍體沒有血,自然就可以採其他體位接觸面較大的收屍法。
  這原理就像暴坊將軍裡的小嘍囉被將軍大人砍都不會噴血一樣,因為戲服下一場還要穿,不能弄髒。
 
  這集又解開一個謎,金田一少年之決戰時刻事件簿我們下次見。
  不過沒有豪洨解謎單元不表示第十集小感就寫完了,所以請繼續看在下自嗨。
 
  鏡頭轉向靈界,負責壓陣的梁皇無忌正在幫黑白雙煞整頻,但只成功一下下黑白郎君又拆回兩個人
  聽大師兄解釋完組裝失敗原因後,千錯萬錯都不是我的錯的小學生白狼立刻認定又是黑濾濾在扯後腿,這下子好脾氣的呆學生黑龍也生氣了,認為心態不對的是白狼!
 
  自覺分分合合欺騙觀眾戲碼演太久的白狼,見笑登生氣揍了黑龍一拳,決定求人不如靠自己,很殺的跑去西劍流踢館,黑龍也尬廣跟上。
 
  個人還滿喜歡大師兄沉吟的那段,與其說他在感嘆黑白兩人難以融合的極端,不如說他在質問自己,或許大師兄還存在魔人特有的殘酷嗜血殺性吧(搞不好下一集就可以看到了……)
 
  至於黑白又沒組成功這點,我倒覺得還好,畢竟之前我也覺得石寒塵造橋鋪路得有點多餘,直到這集雷狩救駕才釋懷,所以這段好壞,我等過幾集後再看看,起碼這段也說明不是只要兩人願意合體就能組成黑白郎君,還得對自己的這個身份有認知感才行。
  其實我覺得大俠可以把南宮恨的對白省掉、直接拆人就好,還可以省下一些時間推劇情,也不會讓人覺得雷聲大雨點小。
 
  相對被急救的龜速雨音霜醒得倒很快,一睜開眼就發現冤家雪山銀燕,以她的壞脾氣當然立刻進入豎毛刺蝟狀態。
  然後宮本總司也回來了,刺蝟霜連他也想刺,反而被壞心老師一拳敲在傷口處上方;遲鈍的霜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她的傷口都在衣服裡面……
 
  銀燕對於摸人家ㄋㄟ ㄋㄟ一事表示他是不得已的,看在霜眼裡不啻是得了便宜還賣乖,氣到傷口裂了、人也昏了,於是總司叫銀燕再摸……再包一次。
 
  這段感想是……這年頭貌似忠良的男人都不能相信!(張無忌腔)
  如果銀燕真的把到霜,媒人大座左邊是醜孔明,右邊是簫無名,史家記得包大禮感謝這兩人啊。
 
  再然後是大叔殺手憶無心,上次被小妹妹溜掉的副本王衣川紫來找晦氣啦~不過才掐掐捏捏沒幾分鐘,就被諧星天海光流丟東西阻止。
  透過翻譯機邪馬台笑的代言,巫婆紫終於感覺無趣地離開,中間經歷紫和天海的互鐺→邪馬台的加油添醋導致紫的惱羞→紫吐槽天海語癖、邪馬台還跟著捅刀的複雜過程。
 
  於是家教良好的憶無心向兩個幫了她的綁匪道謝,讓相聲二人組頗為意外,便和石頭小妹抬起槓來,天海見邪馬台越聊越像佔顧客便宜的奸商,幫著趕人離開。
 
  完全是憶無心的加分場!
  不提之前對炎魔不卑不亢的冷靜應對,光這場恩怨分明的言論,就足以再加50%的分數,對比同場遷怒的衣川紫,還有上一段的刺蝟霜,憶無心的EQ簡直本劇最高!(就更別提小學生級的黑心老闆和白狼)
 
  但我注意的是……怎麼石頭小妹在被紫掐過後,聲調和動作都女性化很多?之前明明都是少年的樣子,中性到連史豔文都當她男的。
  難道說紫偷打賀爾蒙?還是掐脖子時剛好按到加女性成份的開關?
  小石頭要長大了嗎……(有點失落)
 
  話說俏如來靈界拜訪,為自己罩憶無心失格的事道歉並且保證會售後保固把人救回,梁皇無忌則表現得不冷不熱,似乎對俏如來的保證沒啥信心。(大師兄:貌似忠良的男人不能相信)
  在俏如來還沒來得及開口借人出山一用時,西劍流打過來了。
 
  這次帶隊的是西劍流陰沈 法師鬼咒部,外加只會躲在部隊背後指手劃腳的天恆君
  偉哉大師兄挑了場上最大尾的兩隻,讓俏如來負責雜魚,然後俏如來得知天恆君就是殺掉雲十方的兇手,爆氣了!
 
  俏如來表示:底子打得好,升級沒煩惱;不用斯巴達,照樣帥到爆。我要換偶囉~
 
  是說俏如來出手變狠了,大師兄扁人是轟飛就算,但被俏如來揍的人是斷手斷腳變碎片耶……(抖)
 
  然後是藏鏡人的家務事
  藏鏡人得知他家小孩流落在外還被人綁票後,便氣沖斗牛地衝去找分居老婆女暴君質問,想不到(指觀眾)姚明月面對怒氣值MAX的老公竟然媚語說出M宣言!
  直叫觀眾忍不住大喊:太太,我喜歡妳啊~~
 
  感想只有一句話,「原來天下第一鞭的鞭子在家都是天下第一掌在拿的」;然後再重覆之前的一句話,「決戰時刻果真是天下第一之戰,連個中場都是天下第一前哨戰」!
 
  女暴君真是妖媚入骨,光看她之前在侍女馬殺雞時指尖在枕頭上游移的動作,連筆者的大叔心都被撩撥得七上八下了。藏鏡人,有這麼一個老婆你還老追著史豔文戰幹嘛?回家戰你老婆就好了嘛!
 
  最後是白狼西劍流嗆聲,炎魔很跩地答應放人,只要白狼能打贏一王三部的圍爐。
 
  這樣好嗎?白狼?
  連旁白都覺得你一定會死啊……
  還有炎魔,同是小學生,相煎何太急,少了白狼作伴,你就是本劇EQ最低了耶……
 

※※※
辛苦看筆者一路自嗨的看官
,附上面對西劍流踢館的大師兄,有興趣的也可以下場和他打打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