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行朔方
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24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金光】決戰時刻十七集觀後小感


 
  話說翻桌王雪山銀燕踏上天允山翻西劍流的桌俏如來馬上機靈地陣前補將赤羽信之介以沒資格為由不給換,後來銀燕用嘯靈槍狠狠揍了風雲碑拳擊實力測驗機,擠進排行榜拿到資格。
  看到勢已成的赤羽只好酸酸銀燕洩恨,反被銀燕伸出金田一那兇手就是你的手指叫罵西劍流只會場外、超卑鄙!但金田一系列除了金田一的手指外,還有兇嫌的『你有什麼證據』,赤羽也不例外,結果邪馬台笑就自首了。(赤羽:邪馬你這笨蛋!)
 
  越生氣就越天生神力的銀燕怒值爆表,後果就是邪馬台笑仆街
  (赤羽:邪馬你這個大笨蛋啊啊啊!)
 
  坦白說,大概是基於集數影響吧,總覺得這場打得邪馬台笑有點掉漆,而且我想他自己也覺得很掉漆吧?所以力道比輸後整個人呆掉了,還是靠天海場外偷救援才沒被銀燕捅死。
  其實這場武戲也不能說不認真,該扁的還是有開扁,至少比上次的靈界外圍炎魔打黑白還好看,但就是有種少了什麼的感覺,打完後我忍不住說『蛤?就這樣?』
 
  中場是中苗兩方的人都圍到九脈峰外,雙方都有作功課的領隊不約而同作了十二小時六個時辰再進去的決定。
  洞中,史豔文正對自己失散多年的親弟兼宿敵藏鏡人溫情喊話
 
  俏如來帶著為國爭光的雪山銀燕來和等抓猴史家阿爸的百武會一干人等會合,交代一下圍堵事宜,順便要風雲碑下一場的選手何問天身邊跟多一點人,免得又搞出沒有選手出場的麻煩場面。
  該說的都安排完,俏如來就把銀燕抓去一旁表面出公差了、實際上是說悄悄話去。
 
  中場二是去泣血邪魔洞進行散播謠言任務的燕駝龍腳仔王
  腳仔王拿出大聲公代替黑白郎君懲罰嗆聲網中人約戰不歸路,然後字幕還打錯。
 
  其實這段我有感的是燕駝龍的『蜘蛛視力都很差』這句,難怪後來網中人出場都會戴個很像SM俱樂部會員的面罩,原來那根本不是遮臉的,那是眼鏡啊!
  所以下一集網中人吊鋼絲開打時完全沒有視力問題,他有戴眼鏡!
 
  鏡頭來到西劍流本部,只見邪馬台笑飛得好高,撞到柱子掉下來,看起來很痛的樣子。
  揍人的當然是打自己人比打敵人狠多了的澳老闆炎魔幻十郎

  
邪馬台硬氣真男人,直接就請死,這回換天海光流上前保人了(神奇!炎魔竟然聽得懂天海語!炎魔:其實我聽不懂,是猜的),然後上演西劍流聯名保人祭司順勢給炎魔個下台階,然後就掃到風颱尾了,被炎魔放顆癌細胞在身上,下場沒贏不給拔,祭司就吧!
 
  然後就是歡樂的六部+死門+軍師聯誼會。
  果然有天海的地方就有歡樂,大家定格的畫面音效超有梗,在天海努力說出人話(by邪馬台)時,大家還一副看自家兒子開始學走路的態度幫他加油,雖然最後沒有成功,大家也是一反嘴來嘴去的作風對天海加以欣慰及肯定,連講話最毒的夜叉瞳都說出好話了。
 
  順帶一提,出雲能火的平板衰尾音吐槽超喜感。
  嚴肅的搞笑比刻意的惡搞歡樂多了,平常肅殺冷面的一掛人脫線起來,那真是鑼鼓喧天、薄海歡騰,我搥著旁邊的靠枕笑了幾分鐘,按返回鍵把MISS掉的劇情轉回來繼續看。
 
  天海光流是西劍流吉祥物(蓋章)
 
  笑完了,來心情低落一下吧,切回九脈峰山洞攝影棚,藏鏡人說起他矛盾哀傷的過去史豔文聽了原來胞弟之所以知曉己身身世卻執意要殺自己、與中原為敵的原委後,不由共掬一把心酸淚。
  然而,藏鏡人卻不領情,反而要求史豔文彼此全力一掌、了盡恩仇
 
  九脈峰史藏一段的畫面及氣氛營造都有電影水準,水流、水滴、史藏分別待在光影兩處的暗喻,再加上大俠富含感情的聲音,真的會讓人隨著劇中人心情起伏。

  
藏鏡人就像苗疆版的喬峰,一邊是養育他的苗疆,一邊是生下他、有著血緣羈絆的中原,站哪邊他都有愧、站哪邊他都不對,他那張和史豔文一模一樣的臉讓他連當自己都辦不到,只好戴上面罩,從『羅碧』變成『藏鏡人』。
 
  其實我也對那名從一開始就知道真相的羅天從副將很感興趣,養大藏鏡人的是跤趾人民,但教他武藝兵法的卻是這掛兵將吧?就像這麼長的時間後,阿藏捨不得跤趾一樣,那個副將對從小看到大的阿藏,難道會一點感情也沒有?

  
或許在最後
,副將為了守住這個秘密,不惜殺了其他知情的士兵後再自殺的舉動,已經回答這個答案了也說不定。
 
  再回來揪著弟弟去安排陰險任務的俏如來,男生通常小時候都有個秘密基地,專門拿來進行不可告訴大人遊戲的,俏如來雖然已經不是小男孩了,但他也有一個藏在九脈峰的秘密基地,還為了這個秘密基地陰死天恆君;俏如來要雪山銀燕守住他偷留的秘密基地——也就是九脈峰第三個出口地道外面,看到藏鏡人就砍死他好拿來冒充老爸,看到老爸就帶去躲債!
 
  銀燕一聽大哥表面烙人砍老爸、實際是安排管道好讓老爸能出國深造,當下反省自己對大哥翻桌的沒禮貌。
 
  俏如來真是又硬又黑,但是又不會黑得讓人覺得有如神助,看智囊路線就是這樣,有伏筆、有漸進,而不是像柯南一樣黑底一道閃電就「我知道了!」,你知道但讀者不知道有屁用,話都你在說!
 
  是說阿俏真的秉持『阿藏和史爸長得一模一樣是西劍流的詭計』立場,說要拿阿藏頂自家老爸時一點猶豫也沒有,似乎完全沒想過阿藏也是自家親戚,銀燕也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雖然銀燕本來就不是會想太多的人啦,但這樣也太沒良心了吧?
 
  回頭想想也是啦,史家子世代從很小就隨人顧自己,連老爸、自己兄弟都是這幾年才認識的,認到後又沒啥時間相處,連和老爸、兄弟們都相處得有點尷尬了,哪裡會知道自己還有個阿叔,這種反應說正常也很正常啊。
 
  不過阿俏後來又把銀燕叫回來,似乎想到什麼。
  該不會是想到老爸的反應,眉頭一皺,發現事情並不單純,覺得搞不好史藏真的是兄弟,那就要注意會不會又出問題什麼的……
 
  鏡頭來到苗疆獵殺阿藏本部,膽敢當著一掛圍毆兵的面鏘走阿藏狼主,果然被大哥兼老闆的苗王抓來三堂會審,千雪孤鳴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態度氣得苗王血壓升高,苗王承認這個弟弟他教不起,決定把狼主押去苗北給阿叔北競王管教,押車的是苗疆管家婆赫蒙少使
 
  聽到要被送去苗北夏令營過暑假的千雪孤鳴表示:
  
 
  阿藏哥:該哭的是我吧?答應要救我女兒,結果換個場景人就被羈押了。果然人還是要靠自己,朋友沒半個靠得住!(怒)
 
  中場三是出完公差的燕駝龍主僕,在路邊攤吃個飯也會掉漆事件。

  
還珠樓除了買賣人頭外,還買賣情報和小吃喔?不過連路邊攤都是關係企業,看來生意做很大。
  也是啦,總不會天天都有人要砍,可是還珠樓職員那麼多,偶爾還要投資房客(EX黑龍),不能節流就要開源,兼差做副業是很正常的,而且到處開小吃部的話可以大量進食材,這樣連還珠樓的伙食費都能降低成本。
 
  是說……還珠樓職員去用餐有沒有打折?人家員工餐廳都可以憑證件享優惠耶。
 
  再回到九脈峰史豔文點昏藏鏡人,竟開始淫魔李○瑞的行為彼此的衣服,原來濫好人的史家阿爸已經打好主意要偽裝阿藏去給苗兵砍,這樣阿藏就可以回苗疆了(雖然不能用原來的身份)。
 
  其實這段從一開始史爸扶著阿藏、到回溯交手那刻,以及史爸的獨白,還有換了衣服後吟詩轉變聲音那段,都拍得很感人。
  但是……但是史爸脫掉兩人衣服的動作,我他馬的就是會聯想到淫魔李宗○啊!(史豔文:超過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