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304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金光】決戰時刻十八集觀後小感


 
  話說偽裝成藏鏡人的史豔文雪山銀燕堵個正著,看到兒子從升級班出來後等級飆高那麼多,不禁為那筆沒白繳的學費感到欣慰。
  史豔文:看到銀燕等級、女朋友(攻略進行中)都有,洒家這輩值了,死而無憾。
 
  同時在九脈峰山洞裡的藏鏡人FM2藥效終於退掉,醒過來的阿藏哥發現他那套貴得要死的純金戰甲已經被換成沾了血的路邊攤排汗衫,而那個不但看光他還捲金潛逃的史豔文還留下帳單遺書
 
  看了遺書後的阿藏感應到史爸被捅的心痛(阿藏:淦!我的純金護心鏡啊!那超貴的!),立刻衝出山洞,只見原地留有一灘血跡,看來阿藏那套黃金甲註定要變成史爸的手尾錢了,他不由地喊出蟬聯N禮拜潮用語的名言:

  不應該啊!!!
 
  其實這段拍的很感人(那上面是怎麼回事?),史豔文甘心犧牲的獨自切換到藏鏡人讀信的場景間,可以感受史豔文當時視死如歸的心情和藏鏡人五味雜陳的複雜情緒。
  不需要旁白渲染,畫面上就足以表現了。
 
  還有就是,史豔文怎麼每次都是事後留書?那次製造鷹女是,這次看光阿藏也是。
  你就不能勇敢一點當面交代嗎?(史爸:我怕還沒交代完就被宰掉了……)
 
  畫面來到不歸路,靈界房客獨眼龍加外籍傭兵俏如來何問天正力擋網中人,以防主治醫生梁皇無忌暨醫療助手莫前塵黑白郎君組合手術被打斷,俏如來還兼差當解說員
 
  擋到後面網中人生氣了,也是啦,開口約會的還敢放人鴿子,換作是我也會生氣,所以阿網對著手術無塵室的黑白雙煞開始嗆聲。
  這輩子都在嗆人的白狼被嗆當然就冒火了,黑龍看到大蜘蛛也是怒氣沖沖,大師兄趁機手術組合
 
  外圍的拜鯉燒香百里瀟湘繼續掉漆,小毛頭月牙嵐隨便騙騙也上勾,想上次他輕敵被劍無極玩,這次還被月牙嵐騙,接下來當然就該一振雄風、發揮被壓抑的自身威能收拾掉這個毛頭小子——
 
  結果百里瀟湘聽到黑白郎君的招牌笑聲後,就、跑、掉、了(默)
 
  你這要我說你什麼好呢,難怪……
   
 
   而阿網看黑白雙煞怎樣都不肯出來,決定開車輾過去,倒楣的弓箭手何問天就被輾了;我方本陣人雖不多,但死了一個還補一個,外圍游擊手月牙嵐補位攔截!
   雖然阿辣西實力不夠擋暴投網中人,但已經足夠撐到讓黑白郎君組合完畢了。
 
   天下第一嗆人王南宮恨一登場就嗆得網中人牙癢癢,所以換阿網丟約會時間地點,烙完狠話就走人。
 
   這段戲雖然特效居多,但我覺得還滿好看的耶,大概是因為除了特效以外還有交手動作吧,而且特效不再是常見的大盤子或大光球,何幫主的以腳開弓好型啊,下盤一定很穩;阿網用翻花繩蜘蛛網擋流箭還有射飛絲挺帥的,而且阿辣西的靈屬之器也變威了。
 
  是說何幫主果然是標準弓箭手,近戰完全不行啊,上一場被天海打出場外就算了,這場還被阿網輾死,這是在教我技能點數要早期查資料點好、免得等級高了以後來不及修正嗎?
 
  不過何問天到死都是男子漢!死前掛念的依然是中原未來,看到黑白郎君完成體後含笑而終。
  為什麼決戰時刻的大叔都這麼燃!連定位是龍套過渡二線角的也不例外!
 
  個人很喜歡靈界房客走人前的對話,完全表現出親疏,像阿辣西不認識俏如來,大師兄一直對阿俏不冷不熱,所以這兩隻直接走人,刀子口豆腐心的二師兄會安慰個一聲,獨眼龍基於和史家阿爸的交情,還問說要不要作陪這樣。
 
  就像尼羅河女兒的女主角回到現代就會失去穿越後的記憶一樣,黑白郎君組回完成體後就沒有拆開時的記憶,完全不鳥後面那掛在黑道面前千辛萬苦動手術的醫療團隊。
  我想到酆都月當初接濟黑龍就是要賣黑白郎君面子,結果南宮恨一副『我不記得我有欠錢』的模樣就作當沒這回事,更別提黑白雙煞的未來幼妻好朋友憶無心……
 
  另外,白狼的愛心鼻白狼靈界的人可以殺來吃了,不會有人來追討的。
 
  然後俏如來基於環保及省錢(骨灰罈一定比棺材便宜)將何問天火化後埋在天允山
  我說……阿俏你就算要讓何幫主親眼看到炎魔被黑白揍也不用埋那麼淺吧?好像炎魔不小心腳滑就會把骨灰罈踢出來,我嚴重懷疑你把人家埋在天允山,單純是你不想花錢買塊風水好地埋何幫主而已!
 
  你真的學壞了,俏如來!
 
  後來阿俏埋完骨灰罈後西劍流的人剛好來參加第四戰,聽到中原棄戰除了單純的衣川紫外,其他人都覺得怪怪的,號稱西劍流金田一的赤羽已經猜出原因了。
 
  對不起,我一直把妖女紫當成很心機的壞女人,我錯了。
  她只是一個嘴巴有點毒的老實人、只是個顏控的直線條,這段讓我覺得她呆得好可愛。
 
  鏡頭切到九脈峰小平頭方丈長空華山問天譴牛峰眼看時間到,帶著百武會殺進山洞內,只見雪山銀燕抱著『史豔文』的屍體對大家發洩他對大哥的不滿。
 
  這段感覺中原人士很得寸進尺,別說苦主銀燕,連我都覺得怒啊,銀燕講到阿俏時一定是將在場『外鬥外行、內鬥內行』的中原鄉民代入,才能說得那麼義憤填膺。
  是說銀燕的演技很好耶,那之前被霜指責偷摸她包紮換藥時為什麼會那麼直、導致霜好感度下降?因為沒有劇本嗎?(系統補充:九脈峰銀燕劇本,俏如來撰文)
 
  原來如此,銀燕是那種有課本就可以念得很好,但創造力和靈活度很差的文科生。
  那麼刻在牆壁的地圖被破壞,也是阿俏劇本註明指示的吧?那隻銀牛條直到不會想到要湮滅證據。
 
  另一邊的苗疆方可能因為時差,進入副本山洞的動作比中原鄉民慢,發現好寶都被打光洞裡已經沒人在的女暴君便去找中原工會問清楚
  九脈峰外圍,在銀燕離開後,來扮白臉的腹黑俏如來便算好時間登場了,正要嗯……退兵的阿俏就被女暴君堵個正著。
 
  我還滿想說中原鄉民是沒看過高中女生嗎?女暴君的成熟度竟然被叫『姑娘』!?你好歹也叫『小娘子』或『小夫人』吧!
  是說女暴君沒有女人的年齡地雷耶,「阿姑親一咧阿嬸抱一下」就這樣直接出口了,完全不怕被叫老。
  我發現那個被女暴君抓的賤嘴痞子是之前起鬨要砍屍體頭的鄉民乙,忽然有點理解為什麼阿俏都不去救人,只等人被爆掉後才在那邊和代表們一起震怒,他一定有躲在山洞裡看銀燕演戲,絕對有!
 
  中場是赤羽信之介帶著偷偷收藏的月牙淚金漆厚重神主牌和超科技3D影像記錄器,去靈界找遺族月牙嵐轉交。
 
  兄弟淚點戲第二彈。
  但我出戲地想到……月牙淚其實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會掛嗎?這留遺書的感覺好像連保險都買好了耶……(赤羽:我絕不會說淚的保險金已經被我吞掉了。)
 
  這對親兄弟也是另一種形態的『光與影』,資質過人、像陽光一樣發光的木訥哥哥,與再怎麼努力、永遠都會被兄長的光蓋過去的自卑弟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