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3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金光】決戰時刻十九集觀後小感


 
  任飄渺來確定南宮恨有沒有手術後遺症,順便和現役嗆人王黑白郎君報名嗆聲王後補。
  同時,特地跑到天允山外場散步兼聯誼的俏如來雪山銀燕兄弟檔,樂得在場外看免費好戲,只差沒拿出汽水和爆米花。
 
  不過巷子裡的都知道,沒推當檔BOSS前的主炮手是不會被人削血的,所以結果當然不分勝負,雖然嗆人王為此非常不爽,但對手都飛走了,難道要像癡漢一樣尾行跟蹤喊合體嗎?
  這種行為太削黑白郎君眉角,南宮恨不屑為之。(白狼:哈啾!)
 
  這段武戲還不錯,空手攖劍鋒的短兵交接感有出來,雖然南宮恨的《怒馬凌關》真的跑出一隻馬那裡我噴笑了。靠腰,你那起手勢根本出雲能火的同校學長吧!
  還有,捅地板劍劍四.滅》超眼熟的,任飄渺一定有玩過魔域幽靈↓
  
 
  任飄渺:要和小孩感情好,就是陪孩子一起玩大型機台啾咪☆
  鳳蝶:可是你每次都耍賤招,而且每次輸掉都要重玩到你贏為止,我不想跟你一起玩了……
 
  然後史家兄弟看到任飄渺跑掉跟著追上去,追到一半卻是神蠱溫皇跑出來說哈囉。
  人家說『青瞑精、A告靈』,就像犬類是大近視、但嗅覺一流一樣,銀燕雖然是天下第一脫窗,同時也有天下第一靈的嗅覺,聞一聞就發現眼前這隻溫皇有任某某的味道劍氣!
 
  俏如來不認識任飄渺和對溫皇觀感跟銀燕不同這裡,小地方有注意,加分!
  因為就劇中阿俏行程排滿滿的情況來看,他對溫皇的認識應該和只看龍狼傳的觀眾差不多,所以他也不太能接受溫皇戲路的轉變。
 
  還有,原來銀燕都靠招式在認人的?那為什麼史豔文的大招只是換個名字他就認不出來了?
  而且我現在才知道銀燕超會記恨,上次被溫皇推下山的怒氣和對任愉☆悅的不爽混在一起,看來死結難解。
  因為記恨,最衝動、看前不顧後的蠻牛都會『以大局為重』了,人果然會因他人而改變。
 
  另外,我可以把俏如來知道溫皇是腹黑後的失意,當成緋聞無望的失落嗎?(劍無極:不可以!)
 
  然後俏如來去百武會,這時的百武會已經知道黑白郎君完整組合,而且在天允山開嗆聲大會的事,眾人高興到差點當場開香檳慶祝。
  而中原武林的傳統就是在中原打架、比賽都要烙人喊燒,所謂輸人不輸陣,所以眾人就在阿俏提議下把香檳拿去天允山等黑白郎君打贏再開,順便避免西劍流耍賤招,像是在比賽場地偷埋黏鼠板什麼的。
 
  而阿俏交代完啦啦隊事宜後便去和雪山銀燕會合,兄弟倆談起失聯的老爸,完全不知道他們家老爹現在正穿著手尾錢躺在自己家裡裝死中。
 
  鏡頭轉到北競王金光閃閃的家,讓正妹女僕伺候中、穿得像隻北極熊厚厚大衣的北競王正和禁足中的躁慮狼主唱雙簧,中間穿插負責打圓場的解說役苗王子蒼狼、及打醬油的女官姚金池
 
  北競王嘴起來連狼主都不是對手,第一次看到狼主嘴上吃瘪。然後苗王子是個好孩子,狼主和阿叔鬥嘴,其實真正辛苦的是努力打圓場的最小輩蒼狼;狼主拼命躲姚金池的視線那裡很好玩,狼主一副『不要看我』的表現,這兩人肯定有姦情問題!
 
  是說布袋戲世界裡越體虛的實力越兇殘(像那個一咳三聲死的寂寞侯啦、永久氣管炎的練峨眉啦),恐怕北競王也是惦惦吃三碗公的高手高手高高手……雖然他比較可能是心機派的。
 
  不過我有點意外,野性女暴君的妹妹竟然是居家派
 
  中場是在好心人家過病假的藏鏡人,阿藏哥請好人喬民幫他送信去正氣山莊給俏如來兄弟。
 
  短短的「我睡了那麼沉嗎?」鋪陳了阿藏這幾年連覺都沒好好睡過的事情,只要好好品味劇情,其實有很多訊息可以接收。
  個人很喜歡阿藏攔住喬民那裡,『天黑容易出意外』的考量讓我覺得其實阿藏哥也滿會體貼人的嘛,如果對女暴君也有這種用心,他今天就不會被老婆背刺了(笑)
 
  回到西劍流本部,赤羽信之介從鬼夜丸牌幻靈眼監視器裡得知溫皇不但沒死,而且任飄渺還是他COS的!後非常火大,不過跑去還珠樓找婊人溫算帳前還不忘要把事情壓下來、不給老闆知,真是個勞苦員工。
 
  中場二是血色琉璃樹,神秘擦鏡繼續擦他的鏡子,前陣子幫他跑腿的冥醫買早餐回來,順便八卦一下最近天允山的黑白大新聞。
  但本段最大的八卦是冥醫的本名。
 
  聽那個和石頭妹一樣的聲線,我實在很難把擦鏡人當男的啊,寶傑杏花你認為呢?
  冥醫:嗯哲青謝謝你……靠夭啊誰是寶傑!我說過不准喊我名字的!
 
  聽那個義子論,看來擦鏡人也是嘴砲點滿的狠角色,金光繼帥氣大叔後要改走斯文毒舌的出產路線了嗎?那被嘴的對象不就是……(狼主、冥醫:哈啾!)
 
  鏡頭來到還珠樓赤羽來堵神蠱溫皇,然後就開始西劍流金田一VS神蠱兇嫌的解謎過程;其實比起金田一信之介,兇嫌溫皇比較期待連腦袋都長肌肉的炎魔警部會被線民阿俏鰓弄來抓他。
 
  雖然溫皇是說這種發展比較刺激,但我認為他只是覺得炎魔比較好騙而已,而且還附加赤羽為了阻攔笨蛋上司、忙得團團轉的勞苦樣,換作是我也覺得這種發展比較有趣。

  不過赤羽顯然對這種不可取的心態十分火大,要和溫皇翻桌了!
 
  至於『溫皇帳號集團』變成『任飄渺帳號集團』的詳細內容……那不重要,先放到一邊去(喂),重點是狼主和酆都月都有帳號就對了。

  之前討厭溫皇=任飄渺之設定的原因無他,單純因為一個人卡走兩個『天下第一』讓我覺得掛開太大,藏鏡人可是一個名額兩個人分喔;但也不曉得是看久了習慣,還是因為溫皇定位可以放到下檔當BOSS,而BOSS有外掛是必須的,這段雙軍師的嘴戲竟然讓我可以接受這走向了?這是什麼巫術!
 
  回頭想想我對溫皇的反感,來自他把多年好友阿藏、狼主拿來賣。如果說他只是算計好大家都死不了所以放心賣,這又會讓人覺得他的劇本也看很大啊!
  像溫皇怎麼敢確定石頭被西劍流抓去不會被虐待?不會死不表示人家就不會亂來啊(尤其前一檔西劍流要多殘有多殘),就算他有自信只要事後石頭還有一口氣,他就有辦法讓她整叢好好,但心理陰影咧?好朋友的女兒是讓他這樣玩的嗎?
  另外,阿藏要是沒遇到喬民,那後面事情會怎麼發展?不要跟我說溫皇已經算到阿藏會遇到好人啊,他是智者不是算命的!
 
  至於黑化……溫皇從來沒白過吧?從龍狼傳時我就覺得這人品行不怎麼好。
  但個性再差勁的人也會有重視的朋友,連朋友都拿來算計,就是無情無義
 
  中場二是正氣山莊外,喬民受託將阿藏的信轉交給雪山銀燕,但知此消息的俏如來卻顯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