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行朔方
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24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金光】九龍變第九集觀後小感


 
  繼上一集的重頭戲,開場就是靈界.幽靈魔刀爭奪攻防戰。
  使用阿衝.白狼卡網中人魔司令極力擋住梁皇無忌獨眼龍抽牌回防的舉動,不讓白狼行動遭制。
 
  另一方面,白狼順利拔出幽靈魔刀,此時因為頂頭老闆被他背刺、所以看他不爽很久的莫前塵趕來阻止,然後就被白狼揍了;不過不良少年白狼最近有修身養性,扁歸扁,還是沒真的用開山刀幽靈魔刀砍死二師兄。
  然後憶無心黑龍趕到深情呼喚,白狼就像一般被關心的老師追趕的彆扭不良少年般地逃走了。
 
  在白狼順利烙跑後,魔司令及網中人也不戀戰,跟在小學生搶劫犯白狼與他的金魚屎後面準備黑吃黑
 
  這段武戲不長,還算中規中矩,特效多歸多,但用的不算太花俏,該表現的個人特性都有出來,像大師兄被阿網的蜘蛛網關起來時,還會先觀察一下才用火燒,二師兄的玄龍掛陣系列還有上一檔剛登場武戲的瞬移分身
  個人喜歡二師兄一開始的空手入白刃,我有點搞不懂他明明就是法師,為什麼還要跑去找刀客玩近身,這不是自找死路嗎?雖然開場武戲下來最漂亮的肢接動作都在二師兄的近身被揍。
 
  另外,白狼在憶無心亂入後的反應活像A片看到一半被妹妹闖入的大哥做壞事被老師抓包的小學生,因為太尷尬所以見笑登生氣的跑掉,只差沒說你為什麼不敲門!這樣
 
  追過去的警衛A獨眼龍半路被追他很久的痴漢萬朔夜攔路,眼看對方供抹聽,獨眼龍只好又把超好用的萬用移植眼紫睛靈瞳拿出來用。
 
  獨眼龍:我閃!
  萬朔夜:嗚喔好刺眼……(回神)人呢??
 
  就這樣,冰系魔刀客VS精神系敏刀客的粗細(指刀身)對決又被摸魚摸掉了。
 
  至於烙跑的白狼,他跑到一半就被同學黑龍追上,不看不要緊、越看越火大的對象出現在眼前,白狼兇器掄起來就砍下去(白狼:砍死他就不用擔心被組合啦~~),然後因為黑龍幫忙拖住學生、終於趕上的老師憶無心上前擋刀,對方停手後開始進行心理輔導
 
  就在遇到天敵的白狼開始動搖要不要把刀還回去的時候,忽然被網魔二人組從後面蓋火鍋,幽靈魔刀就這樣被躲在路旁草叢的蘇厲
  驚覺被利用的白狼就很火大地追過去,然後趕到籃球場現場的獨眼龍也追過去,武力值零的石頭妹則和練功不練武的黑龍回家報平安。
 
  雖然阿萬和龍叔的對招很短,但在武戲方面也有透露出一點除了大概屬性外的基本素質,像萬朔夜的刀又大又重,但他甩刀及收回被擊回的刀時都不是靠蠻力而是用刀重加上離心力、再用全身去承受刀的重力加速度,表示阿萬並不是天生神力而是技巧型的刀客。
  如果萬朔夜真的是聆秋露女扮男裝,那這點就是體質天生所造成的必然,因為女性的臂力很難比同量級的男性強。
 
  非常贊同巴友說的:金光的武戲很難用等級去劃分。」,連一個走過場的短武戲都能有這麼多貓膩去推測而不用旁白囉嗦,真的該給金光的用心拍拍手。
 
  聽了萬朔夜說起他老爸仁刀.萬曙天的遭遇,有點了解為什麼龜甲萬……不是,萬朔夜會一直想堵獨眼龍了,他的心態多少也帶著對殘酷現實好人沒好報』的忿恨不平,至少他只找砍傷他老爸的獨眼龍,而不是把對他老爸說你看看你~的那群手下敗將全部殺掉再放火燒他們全家。
  而且他對獨眼龍的作法也是很單純的打敗而不是殺害,與其說復仇,不如說他想藉此填補一點遺憾……這樣的人生也許很空虛,但除了這種空虛的方式外,萬朔夜沒有其他方法解脫,至少現在的他做不到。
 
  再回頭看看被追著跑的獨眼龍,真有種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感慨。
 
  至於白狼嘛……完全呈現徬徨少年的誤入歧途之路,因為把存在意義建立在武力值,所以信念一旦崩潰就急病亂投醫的感覺,但他還有救的地方,就是在他還會聽人說話,只是嘴硬而已。
 
  看著憶無心做心理輔導,頗有老師對問題兒童做輔導的感覺;其實白狼這人還是一貫的單純,單純到沒有正邪之分,只有『我罩的人』和『不是我罩的人』,進了這一檔後還會想到『我罩的人所罩的人』,有進步,再進步下去就會進展到『補償以前造成的損害』了,加油吧,監護人憶無心,白狼的未來靠妳了!
 
  至少有石頭妹在,白狼不至於會變成這樣(圖源K島)
  
   另外,石頭竟然能趕在白狼桶下去的刀子前,真不愧是輕功除了老哥外獨步武林的藏鏡人的女兒,有遺傳到爸爸的田徑天份。
  還有,黑龍阻止石頭去追白狼的口氣,好像跟老師告狀的小學生…...
 
  鏡頭來到正氣山莊女暴君對上宮本總司,戰局一面倒,女暴君還拿出女人的武器,明明在推銀燕入坑時很上道的宮本這時卻縮了(宮本:都知道會被仙人跳還會掉進陷阱?)
 
  場外的邪馬台笑表示:
  
 
  總之女暴君看今天是討不了便宜,所以調戲宮本一番後就烙跑了,走之前順便把蕭無名記到她心中的死亡筆記本內,就寫在神蠱溫皇旁邊(蕭無名:可以換個位置嗎?)
  然後就是在場的西劍流同梯的交流,總之宮本讓俏如來去西劍流惜別的海岸找他。
 
  不過不失的過場武戲,女暴君的蠍尾針很多人稱讚,我就不講了,不過這種從背後出手的陰招不是要近距離偷襲效果才會好嗎?這麼大搖大擺當大絕難怪宮本不上鉤。
  邪馬台場外的嘴砲也頗有趣,看得出來他和每個人都是那副百無禁忌的態度,是說……阿笑不是日本人嗎?連靠北這種詞都會用,還不是用在罵人,這中文程度也太好了吧。
 
  然後女暴君被宮本嫌不檢點』,之前狼主也被偽史爸寸『不檢點』,看來除了護短外,連不檢點也是苗疆的民族性了,不知道下一個不檢點的苗疆人是誰?(北競王:我可以對金池不檢點嗎?)
 
  不過戳胸部真的滿犯規的,有格一點的男性高手就算心中很想用抓奶龍爪手、表面上也必須說不檢點。
  那沒格的呢?大概就是戳了以後說「這胸……有毒!」然後掛掉吧。
 
  是說封頂副本王宮本等女暴君嗯……退兵!後才交代鬼夜丸把燕駝龍抓進去治療那裡,讓我驚覺其實上一檔先和銀燕八卦完才救霜的事不是宮本故意的,而是他根本已經習慣先把其他事情做完才去幫其他人補血
  果然是當前鋒的戰鬥組員思考模式,當這人隊友如果不自備補師和藥水,後果只能自己負責。
 
  中場一是雖然找到任務地點,卻因為離塵石太大塊不知怎麼採集,所以敲一塊回家通報的月牙嵐
  因為對方守衛穿衣風格很像獨眼龍、想起龍叔凹他傳令所以揍起人來還頗兇殘的阿辣西一邊打,還不忘一邊說:我沒有惡意、不要逼我~
  果然是西劍流出身的,完全學到原生組織的睜眼說瞎話。
 
  感想啊……這樣吧↓
  
 
  接下來輪到本檔重點設定線——苗疆福爾摩斯.千雪孤鳴與臨時華生.偽史豔文乘風破浪皮卡丘組合技闖新世界。
  進到太虛海境後,偽史爸開始充當解說役說明太虛海境環境,以及他們兩個人類不適應當地空氣的事。
 
  (系統顯示:狼主、史豔文等級遭到鎖定,HP、MP恢復不能。)
 
  然後偷渡客就被海關人員扣押了,偽史爸靠著超級濫好人史豔文的招牌換到晉見鱗族元首.鱗王的機會,再用同一塊招牌換到鱗王招待,惠及狼主。
 
  鱗王:喔喔~你就是傳說中被人打了左臉,會連右臉也給人打的史豔文啊?
  史豔文(偽):你是不是混到什麼奇怪的故事了……
 
  想不到連氏人族鱗族都聽過史豔文的濫好人大名,而且還很了解苗疆和中原的八卦是怎樣?你八成平常沒事都在跑全家買金光對吧鱗王!
  狼主閒聊還不忘放點陷阱套話,雖然為人豪爽,但耍起心機來也不輸他那兩個同梯,果然物以類聚。
 
  中場二是聆秋露展現一邊唱歌跳舞還能一邊彈琵琶的絕技。
 
  話說依然不會出現在同一畫面上的聆秋露開始對萬朔夜談起更生人獨眼龍的仁刀印象,萬朔夜表示雖然仁刀精神沒有錯,但他還是會去堵獨眼龍的。
 
  此時外面偷跑來兩個想一親芳澤的色狼,因為發現聆秋露不能說的秘密,在羨慕加嫉妒下講了會被揍的話,然後就被阿萬斷根(舌根)了。
 
  兩個澳客被媽媽桑戀紅梅夾槍帶棒地趕去找大夫後,很嘟赫在紅梅塢大廳就遇到冥醫,冥醫敲完竹槓後對砍傷病患的兇嫌表示興趣,但同時也被勾起心理陰影,就跑回去找死黨默蒼離討拍拍。
 
  但默蒼離誰?她一分鐘幾十萬上下的研究所教授,當然是傷口灑鹽要冥醫面對現實,先去看對方到底是不是醫療糾紛的苦主再說。
 
  感想是……好久沒聽到這種下流又草根的氣口了,有種很懷念的感覺,雖然也有那麼一點看到痴漢的厭惡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