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304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金光】九龍變十六集觀後小感

 
  開場是偽史豔文白狼的臨時推王團。
  人家說『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而這支小隊不但臨時成軍默契度無、成員不是盜帳號就是血條剩一半的,先天條件已經比人短一半了,何況對手還持有增輻器幽靈魔刀
  結果果然是讓網中人打好玩……
 
  這段網中人轉移藏豔文攻擊以及白狼挨揍那裡還滿好看的,只是藏豔文明明開了飛瀑怒濤還被輕鬆破解,感覺很掉漆,好歹……好歹也讓阿網退個幾步啊……(遮臉)
  而阿網的邪羅系列也變虛了,之前的特效氣勢比較大,這場的招只是嘴上喊招名、實際基本鍵啊,感覺就像玩快打遊戲時按了→↘↓+C+A,角色打出來的卻是上段踢的感覺,就是……預期和現實不成正比吧。
 
  不過在網中人欺負體虛人士後很跩的嗆聲時,我和朋友忍不住在電視前喊:「囂張個屁,有種不拿增輻器和穿金甲的真阿藏打啊!」……
 
  鏡頭來到虐菜的天下第一團,天恆君基於和史家小孩的新仇舊恨所以尬上雪山銀燕蘇厲大概是最近太混了,怕被監察員扣薪水,這次看相對較軟的銀燕被卡走後,很主動地去找獨眼龍,加上上次被龍叔打臉的魔司令
 
  魔方三小將毫無懸念地再度被打臉,各自哭著跑掉,銀燕看龍叔的菜將也欺負完了,就去追從前前一檔討厭到現在的卑鄙君,龍叔怕銀燕吃虧也跟上去。
 
  天恆君:喔淦,人家是越運動越熱,我是越打越冷!棒狀物太犯規了,我要烙老大來,有種別跑!(光速奔)
  蘇厲:不是目標真是太好了,雖然有練蛻變大法,但被砍或是死掉還是會痛的。
  魔司令:……(毫無反應,只是個被砍手的NPC
 
  本期的重點武戲,看得出獨眼龍想頂下神田的武戲人氣王意圖,從丟刀換手、拿蘇厲當肉盾以及漂亮的伸縮刀豹眼金刀身利用秀,到後面在摩斯魔蘇的不間斷車輪招中輕鬆打、玩虛實招砍人,在在顯示獨眼龍的天下第一實力。
  而銀燕和天兵在放絕招前的武打前哨也打得很好看,銀燕的雙手耍槍力道有出來,天兵翻身扛著槍身這裡也很棒,雖然燄龍無雙腫臉銀燕沒出來亮相有點美中不足。
 
  中場一,天恆君雖然烙跑,卻因為對手也有建防線而跑不出界,只能在內圈打轉
  就在雪山銀燕堵上來的危急時段,天兵瞄到剛好路過的憶無心VS魑鬼拔二師兄河比賽,當機立斷抓了小妹妹當肉票,然後追他的人就多了小妹妹的龍系親友團……
 
  天兵君,你真是個大笨蛋。
  這下連本來想要叫銀燕窮寇莫追的獨眼龍也變成追殺團了。
 
  石頭親友團表示:
  
 
  不過我滿喜歡銀燕對要追帶走莫前塵的魑鬼、還是要阻止亂摸石頭妹的癡漢的掙扎;以交情來說,跑靈界時都是和大人們交談的史家子世代應該對莫前塵比較熟,而且他大概也猜得到魑鬼之所以搶莫前塵屍體、靈界內部防線有關,可是不論如何,眼前都是一條人命,銀燕還是決定盯天兵保石頭妹。
 
  中場二,脫出的魔司令不但被蘇厲嘲笑你看看你~~,還慘遭背刺,便當一份,Get
  這就是魔司令老是叫蘇厲跑腿還跩個二五八萬的報應,你看看鰓弄什麼的都要小弟跑還不客氣點,現在人家乾脆連便當都幫你買了。
 
  其實在聽到蘇厲講獨眼龍的威時,我就有種兇手在殺人前讓被害人死得明白』的感覺,但”據說”很善謀略的魔司令卻還呆呆地站在那裡讓人捅,真是死了也怨不得人。
 
  魔司令血淚表示:
  
 
  這段的氣氛處理得很好,醜嗶——(為了避免遭背刺而消音)動手時的那種冷酷感完全表現出來,搞得好像我就是魔司令一樣毛毛的,是說兇手最後的笑聲都自首了,幹嘛不讓人家講完?人家都要死了耶。
 
  鏡頭來到沒通告很久的風間始,在尋兄三千里的途中遇到找他的冥醫,然後雙雙往澳庄頭去找人;方向感很好的冥醫從和上次進入處完全相反的村尾前進時,驚見聆秋露之墓
 
  冥醫:咦咦~~難道梅香塢是金光版的蘭若寺嗎!!??(孟克狀)
  
 
  不過雖然心中波濤洶湧,冥醫還是讓風間兄弟團聚先才自己跑掉,而哈肌妹看哥哥復原狀態良好,決定和春桃租房子看護大哥,還發了春桃一張好人卡。
 
  看到笨小孩哈肌妹和春桃的對話後,我再一次確定天然呆是傲嬌的天敵,連春桃都拿直球攻擊沒辦法,很高興地把房子借一個大男人住。
  不過同樣是好人卡,白狼收到很生氣,春桃收到卻很開心,看來誰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傲嬌已經很明顯了。
 
  話說冥醫把病患問題處理好後,便在澳庄頭裡問起死掉的那個聆秋露的事,但村民都支吾其詞;冥醫又回到墓前,正好遇到春桃來上香,這才對『聆秋露』之死有了初步了解。
 
  接下來要進入中原科南之冥醫事件簿了嗎?
  這裡讓我覺得萬朔夜一開始就是女扮男裝,而聆則是和女性談戀愛才會受到阻礙甚至自殺。
 
  誠然做父母並不希望女兒跟著江湖人過刀口舔血的生活,這道理太理所當然了,當然到坦蕩蕩,所以會在死後過好幾年了還被當成不能說的秘密,就絕對不只是愛上江湖七逃郎這麼簡單。

  有網友認為其實和聆戀愛的是獨眼龍,不過我覺得龍叔根本沒淌過這渾水。
  原因是春桃的年紀,聽春桃的講法,她和聆秋露歲數不會差太多,就算聆早戀好了,那時獨眼龍應該已經金盆洗手了,至少生活平穩,還不到會被反對到殉情的地步,何況龍叔還是天下第一刀耶,光這招牌都可以砸死人了。

  別小看同性戀歧視的殺傷力,我親眼看過原本很開明的人(平時談吐)在自己小孩為了拒絕相親對象而自稱是男同時的反應,她的反應就是太丟臉了!這種事怎麼可以發生在我家!
  在古代被上綱到太丟臉了!這種事怎麼可以發生在我們村莊!也不奇怪。

  活下來的萬刀客則因為這個打擊而製造出一個戀人的人格聊以慰藉,而螢幕上出現的萬聆對話就是以前萬聆之間的相處模式
  會認為活的是萬的原因在於萬的刀法不是從小開始訓練是練不出來的』,但聆秋露的歌喉靠的是天生條件,比較沒有需要長時間培養的問題。
 
  中場三,從上一集就被神蠱溫皇的餌勾住的傲嬌秘書鳳蝶,終於忍不住吃了餌,溫皇開出黑心契約,糾~竟,鳳蝶會不會成為下一個被溫皇玩的倒楣鬼呢?
 
  鏡頭來到仍在高處隔山觀虎的苗王父子檔,看到魑鬼群往北方戰線移動,苗王趁機給蒼狼上一堂戰略課。
  同時狼主小隊跑來重傷的傳令兵,原來苗王是用亂槍打鳥的方式寄信,一隊五十隻的郵差死到剩一隻撐到本陣;而送女暴君戰線的郵差小隊更慘,全員殉職,希望苗王有幫他們保意外險,不然光撫恤金苗王可能就要付到破產了。
 
  然後蘇厲要走人了,和女暴君打卡喊借過。
 
  這裡可以看出苗疆方職業軍人和中原方江湖組織的不同,畢竟中原方在打怪時是抱著一線生機的心態,而苗疆的郵差小隊根本是跑神風任務了,但他們還是義無反顧往魑鬼堆裡衝。
  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得出二師兄便當的價值,畢竟築戰線小隊能避過那堆魑鬼、直接打跑守將建防線,靠的就是莫前塵讓網中人當機,可惜上集就是沒演出來。
 
  然後蘇厲大搖大擺過防線那裡,大概可以確認蘇厲的真主人是苗疆方,不過我猜不是苗王就是溫皇,因為女暴君那邊除了她以外還有苗兵,如果是北競王,那蘇厲的出現等於說明北王還有隱藏勢力,一定會引起苗王猜忌;但合作對象的溫皇有可能。
 
  中場四,北方的中原戰線因為聚集的魑鬼太多,被打出缺口,雖然郭箏趕緊去補位,但還是跑了不少魑鬼進去。
 
  靈界內部,梁皇無忌在苦苦支撐中望穿秋水,終於把月牙嵐給盼來了,馬上把人撈進去。(邪馬台:不是說關了就不能開給外面的進來嗎?)
  而訓練生報到的第一件任務就是砍教練!(月牙嵐:咦?)
 
  就在一邊催快上一邊說麥啦的僵持局面時,莫前塵的屍體被魑鬼運來了,本來已經一隻腳踏進界限的大師兄在魑鬼刺激下,一口氣督進去衝破界限,入魔了!
 
  抓狂的大師兄抱著二師兄屍體跑掉,月牙嵐追過去,邪馬台笑看靈界結界也斷電了,決定和天海光流一起跑馬拉松追大師兄。
 
  意料中的發展,魔方三小將只剩一隻點數全點幸運值的天兵君,魑鬼雖威,但只要大將都去圍網中人,魑鬼也無用武之地,再不多添加個邪神將,開魔界門根本要等下輩子。
 
  同時間,雪山銀燕正和獨眼龍、黑龍對天恆君表示:放開那個女孩!
  不過因為綁匪和肉票親友團剛好在馬拉松路線上,梁皇無忌一邊鬼吼一邊亂入,就在大家都還搞不清楚狀況時,天兵君抓緊時機烙跑,還不忘把憶無心帶走……
 
  等等只有自己跑不是比較快嗎?你幹嘛還帶著拖油瓶啊天兵?你這不是逼親友團去追你嗎!
 
  天恆君:靠腰摸小朋友摸得太順手,我忘惹!
 
  黑龍不用說,當然是直接追去提醒天兵放人會跑得比較快;而跟著大師兄屁股一起跑步的金魚屎們都趕到、稍微交代大師兄的馬拉松之魂異變後,獨眼龍斷然把銀燕調去追大師兄,自己則去找天兵搶救靈界幼兒肉票。
 
  天恆君真的很天兵,都能跑走了就該自己跑,就不會有人管他去死,偏偏還要帶隻伴手禮,搞得人家不得不去追這個狀況外,網中人如果後面被親友團圍死,都要怪天兵!
  是說他在石頭妹掙扎時,手在摸哪裡啊?在親友團前伸鹹豬手,還敢怪人家追著他不放,一整個沒常識!
 
  而石頭小妹被笨蛋拖著走時還在想大師兄的事,我看她這個性根本不可能乖乖縮著當老百姓,如果她是現代人,大概就是那種開孤兒院的修女,有錢都砸在作公益上了。
  唉,好個標準靈界人。
 
  而另一方面的狂奔大師兄表示:
  
 
  中場五,因為本能所以一直站在高崗上(貓喜歡高的地方)的苗王眼看九宮天火壁消失,明白中原已經股價大跌到快全額交割的程度了,終於進場逢低買進!
 
  而從上集晚上一直打魑鬼打到現在的俏如來和鬼夜丸,本集終於把魑鬼清掉,但天都亮了,鬼夜丸死性不改繼續唱衰,阿俏則因連續兩次把事實上的堂妹搞丟,決定要去搶救肉票好挽回名譽,然後假藏鏡人就推著輪椅進來,對阿俏開始前輩的指導
 
  鬼夜丸:所以你從剛剛就一直坐在旁邊看我們忙得要死就對了?
 
  阿俏聽了史鏡人的教誨後想了想,再把老師送的空白筆記本掏出,赫然發現書裡竟然浮出文字
  原來筆記本只是幌子,真正的作用在默老師的即時APP啊!
 
  嗯,阿俏已經知道老爸和叔叔玩變裝遊戲的可能性不斷升高中。
 
  回到開頭的重頭戲——紅血白狼+偽史豔文VS妖神將.網中人
  被阿網嗆到流露本性的藏豔文終於忍不住用自己的聲音開大絕了,不過因為跑進了魑鬼只好分點大絕去打亂入的,打得散散的大招根本不是佔著天時地利人和的網中人對手,藏豔文大鑊
 
  就在網中人繼續惡役必備的跩笑+嗆聲的時候,天恆君抓著伴手禮憶無心趕到,現場兩隻白色親友團大驚(藏豔文:女兒妳怎麼又被抓了!咦為什麼我會說?)
  看到這裡有一隻半很硬的,後面又追來一隻半很硬的,天兵終於發現自己把問題搞大了,連忙捧一下他家老大,把所有很硬的對手全丟給老闆(網中人:我好像雇錯員工了)
 
  網中人看大家都是小女孩的親友團,很惡劣地把人拖來要砍給大家看
 
  我還滿喜歡這段白狼踩阿網的軟膝攻擊,雖然馬上就被刀柄打臉了(正常來說,那一下去白狼應該會流鼻血)
  而石頭小妹不但有天生吸引麻煩的體質、還有找死衝第一的個性,這場結束後,親友團應該要改變教育方針了,請把小女孩的點數點一些到武力值,至少是掙扎後可以跑掉的程度!(看小妹妹掙扎結果只是被人掐掐樂後的良心建議)
 
  然後不能避免的,在阿網嗆聲時,電視前不斷出現有種不拿增幅器打啊,靠外掛還敢一副跩樣」的聲浪。
 
  中場六,接獲苗王密令的狼主女暴君狹路相逢,狼主趁機威脅女暴君不要去污染她那個呆到跟石頭有得比的女兒,反而被女暴君反威脅『那就叫阿藏別來找我麻煩啾咪☆』
 
  雖然女暴君講得很無情,但想到那支離塵石笛,又覺得她是故作冷酷。
  女暴君真是最難捉摸的女人了,講話半真半假,有時候又讓人覺得她單純只是冷血坦蕩蕩而已。
 
  不過本段重點在『苗王要堵從靈界路上經過之人』,苗王的算盤似乎不止是尾刀那麼簡單。
 
  中場七,被魑鬼當成攻擊目標的北方防線
  在打了一天一夜後,沒人手輪休的百武會已經快要撐不住了,此時殺出苗兵應援赫蒙天野還是看不起人的老樣子,完全不鳥感嘆的笑不老,倒是赫蒙少使很有禮貌(好感度UP
 
  等等,那個和郭箏說話的雜兵,身上衣服不是石寒塵款式嗎?原來天下第一拳還兼天下第一流行,穿的衣著引起武林人士紛紛仿傚。(另一個天下第一流行:趙將軍)
 
  中場八,跑到終點線的梁皇無忌等著來殺他的後輩人,月牙嵐見大師兄回頭無望,只好掏出當初梁皇給的短刃,準備大義滅親
 
  我覺得可以把上一段梁皇奔跑的特寫省下時間,和這裡湊一起描寫,而且不是刻劃在跑步,而是停下來後的情緒蘊釀,像梁皇的呼吸隨著閃過的靈界眾人相處的黑白畫面漸漸沉重,然後畫面定格在靈友死去的景象後破裂,呼吸聲停止,直到月牙嵐趕到後再爆發。
 
  這種畫面處理應該會比這樣平鋪直述還要有渲染力……吧。
  至少風頭不會被下一段搶光。(粱皇無忌:等等這兩集不是我的回合嗎?那兩隻黏不起來的比我還出風頭是怎樣!!!)
 
  鏡頭回到網中人的欺負小女孩。
  想當然天下第一後台豈有就這樣倒台的可能?在刀子要砍下去的瞬間,白狼終於爆了小宇宙,和黑龍組合成黑白郎君
 
  其實不是很想寫這段,這裡對喜歡黑龍白狼還勝過黑白郎君的我來說滿傷的。
  這句爆淚的我甘願放棄自己,只為妳出現時,整個客廳都靜下來了,然後簡潔有力的下回收看出現時,我朋友開始搖晃我問下一集(笑)
 
  雖然知道黑白郎君組合是必然的結果,但我想不到會這麼快,尤其對照著之前黑龍和石頭的約定,以及好不容易找到生存意義的白狼,在這刻全都放棄的決定顯得悲哀。
  這裡讓我覺得黑/白/石之間不只是單純友誼,但也不是戀愛這種一目瞭然、有排他性的單純情緒,反而像家人混雜了知己,以及容身之處』的複雜感覺。
 
  而且和前幾次為了打殺而合體不同,這次出現的黑白郎君多了一點有人味的感情在,讓我感覺沒以前那麼高高在上、只是個負責推王的神主牌。
  雖然後面的那一眼,可能只是黑龍和白狼最後消散前的意識停留。
 
  其實這集的零碎感就沒上集嚴重了,不知道是不是較零碎的部分都在上集放完的的關係?
 


 
─────
  紀念白狼便當的白心,不能看天然呆吐槽傲嬌讓我好失落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