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行朔方
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24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金光】九龍變十七集觀後小感


 
  開場就是重頭戲——黑白郎君.南宮恨VS妖神將.網中人
  看他們打得那麼開心,獨眼龍也想去湊一腳,不過定孤枝定了快四十年的偽版史豔文很有經驗孤枝定到一半被人亂入會很不爽,最後不是退兵約個時間就跑掉、就是連亂入的一起打,於是阻止獨眼龍,打著尾刀阿網的算盤(獨眼龍:這個史賢人好像有點黑……),順便瞄向天恆君,似乎已經扳著手指準備算亂摸他女兒的帳了!
 
  而黑白郎君雖然因為合體前的兩隻都在閃紅燈、所以組合後的血條長不到哪去,但對手阿網也是剛和藏豔文玩過的,只是人家的優勢增幅器幽靈魔刀還在,整體看還是網中人贏面大。
  面對打過十幾二十幾年的強敵,黑白郎君屬性掛上根性、一所懸命,越戰越勇(網中人:這外掛吧……),最後更以一氣化九百打到網中人魔刀脫手;就在黑白郎君要補刀的時候,網中人竟然靠著蜘蛛人的絕技把刀黏回來捅人
 
  不待言,完全是高分武戲,靠著高速節奏和激烈肢交一洗之前九龍變武戲越打越低潮的惡名,連特效都比之前好看!
  光看黑白郎君和網中人一直在互相打臉就值回票價了(啥)
 
  是說黑白郎君把石頭丟出去、老爸穩穩接那裡,不知為什麼讓我有點想笑;這裡的南宮老大一副合體後就沒有黑龍白狼記憶的表現,但在石頭喊朋友名字時的停頓,又讓我覺得他並不是完全沒印象。
 
  而藏豔文不愧是專找兄弟定孤枝成精的,完全抓準黑白郎君的心態,不過把目標放在讓黑白郎君尬到網中人重傷就夠了的說法滿冷酷的,有種把黑白郎君當棋子用的感覺。
  另外,衰尾道人天兵君感到藏豔文殺氣就偷偷往後縮的動作很喜感,他差不多也該有把代誌弄大條的自覺了。
 
  鏡頭來到面對邪神將化大師兄的人類馬拉松團。
  看著梁皇無忌那兇性大發的邪神樣,大家決定看能不能打昏包走,不過邪神將的絕對防禦實在硬到靠北,所謂團結力量大,天生神力如常威也會被小鱉三綁死,打不贏就用青春的肉體壓,沒道理三個還壓輸你一個,然後臨門一腳就交給持有神兵的月牙嵐了!
 
  看著不斷吼著「我係魔、我係魔吶」的大師兄,阿辣西遲疑間手起匕落!
 
  高分武戲二連發!本周最佳武戲登場,完全不輸決戰檔的白狼四打一,原來這集才是大師兄的主場啊!
  我覺得打得比上一段還漂亮,搞什麼,每次以多欺少的戰鬥都很帥(白狼四打一、史藏分別戰中苗鄉民、史藏圍炎魔、本集大師兄四打一ect),有沒有金光越卑鄙的場子越熱血的八卦?
 
  邪馬台看身材就覺得他近身戰是走摔角風的,從後面扣住大師兄那裡很帥,不過大師兄用頭鎚破解更帥;銀燕的嘯靈槍這裡是拿當拘束器用,只能扣人(因為根本敲不進去)和讓主場大師兄耍帥,大師兄踩槍後飛踢帥到不行啊!
 
  梁皇無忌表示:
  
 
  這裡的友方對話也表現出大家的個性來,邪馬台就是會醜話說在先、目標決定就一直線的那種人,銀燕就是會因感情而喊不能捅的那種人,而月牙嵐,也是會因為優柔寡斷而做不了決定的那種人,跟他哥一個樣(淚:躺著也中鎗)
 
  總覺得梁皇在不斷強調自己是魔的碎碎唸底下,帶著殘存的一點感情,就是因為還殘留著屬於靈界大師兄的意念,才會不斷強調自己已經沒救了,要阿辣西狠下心來動手。
 
  鏡頭再回到衝去撞幽靈魔刀的黑白郎君,他被捅的地方很嘟好就在左胸,基於常識,憶無心理所當然地把倒下的黑白郎君當成死人,然後……爆氣了(藏鏡人:夢幻潛能?難道我女兒其實是史豔文生的?NO~~)
 
  小妹妹的風飛沙剛好是阿飄版魑鬼的罩門,在天上趕路的瞬間被吸走,和小妹妹身邊的石頭一起相親相愛;看情勢混亂的網中人趁機混水摸魚去已經沒人顧的靈界開門(網中人:靠腰和黑白郎君打得太爽,差點忘了正事),車輪網中人的三號選手獨眼龍立刻追過去。
 
  網中人藉著風飛沙掩護穿過女暴君狼主的靈界路線監察組,狼主看錯失目標,也跟著獨眼龍一起去網中人,女暴君則去檢視原本斬首行動的殘留戰力。
 
  直奔靈界的網中人全力一擊,雖然之前被人車輪後剩下的HP不足以開啟魔界封印,但也將封印敲破一個洞,然後被破封時的反座力噴飛;反倒是天恆君被空間扭曲造成的吸力吸進去,遲到的獨眼龍和狼主也差一點要去和天恆君作伴,不過寄住在靈界的儲備糧食愛心鼻狼獸跳進去洞口後,吸力就停了。
 
  後來有小怪跑出來讓獨眼龍和狼主塞牙縫。
 
  石頭妹剛爆氣時我大爆笑了,體會到牛姐這句話
  
  不過石頭大絕雖然氣勢磅礡,可是就場上眾人的情況,又覺得其實石頭的爆氣沒有很威,因為真正受影響的只有輕飄飄的阿飄版魑鬼,其他百武會及苗兵NPC完全沒移動,頂多是被風沙進了眼
  這吸星大法也太弱了吧……在場上沒有靈質系時根本廢招,附加狀態還不分敵我
 
  NPC表示:
  
 
  只是石頭爆發處理得不太好,和大師兄狂奔有異曲同工之處,我總算了解為什麼之前被天兵架著跑時要給個石頭的OS,因為要鋪累積→爆發的過程;不過也和大師兄一樣,爆發時點太單一,有種『二師弟的地位比大家還高』及『黑龍白狼的地位比大家還高』、所以二師弟/黑白郎君掛才爆發的錯覺。
 
  其實這問題只要在情緒爆發前多幾個其他死人的黑白回憶畫面就能解決了說……
 
  這段看得出來很多訊息,比如苗王會把狼主和女暴君調去守靈界要道,其實是打著尾刀通殺的算盤,如果斬首行動失敗,魑鬼被擋在防線外,網中人必然只能獨闖靈界,就算多了幾隻漏網之魚,二人組一個打被車輪過的阿網,一個清雜魚也可穩操勝券;如果外圍魑鬼消散則表示斬首成功,二人組就去絆住斬首團的人直到中原方結集,然後等苗王軍來碾。
 
  可是後來的情況卻是外圍魑鬼消失、但網中人還活著直奔靈界,所以二人組才分開各自進行任務。
 
  還有就是網中人腦袋還滿活的,在石頭開石封之術時就當機立斷趁風飛沙讓大家搞不清楚狀況時去靈界辦正事,而不是捅小妹妹保住魑鬼軍,然後被娘命爆發的親友團輪死;如果不是風飛沙讓狼主二人分散注意力,連戰兩人後的網中人要跨界不容易,何況後面還有隻獨眼龍在追他,只要一被絆住可能就此拖住了。
 
  我合理懷疑憶無心是網中人的暗樁!(誤)
 
  話說女暴君去探斬首組的狀況,卻看到女兒開著颱風掃阿飄魑鬼的景象,不禁見獵心喜
  女暴君:喔喔這大型雕塑超藝術的,這女兒一定是遺傳到我的美術天份啊!
 
  一旁的偽史豔文則是超驚恐女兒為了藝術犧牲的精神,為了雕塑不惜讓自己當核心。
  藏豔文:原來藝術的極致,就是自身成為藝術品這件事……不對女兒妳把自己包在石頭裡面幹什麼啊啊啊~~(驚恐破石)
 
  事實上的夫妻同時出手爆掉女兒燃燒小宇宙做出的藝術品後,老爸抱著脫力昏迷的憶無心上演天下老爸心,姚明月則是等沙塵散盡後鞭黑白郎君屍(?)鏘走狼王爪,順便佛心解說狼王爪與白狼間不能不說的故事
 
  然後藏豔文就準備搶劫了。
 
  老爸的回合,一路上只能當溫暖的蜀叔』的藏豔文終於抱到女兒了,心裡可說是萬馬奔騰……什麼?本集開頭接球那個?那當然不算啊,不但抱不到五秒,黑白躺地板後女兒還掙脫要去摸南朋友耶,這對把拔來說多傷啊。
  相較之下,女暴君這個娘卻是淡定到冷血的地步,對女兒不聞不問、先撿寶再說。
 
  是說阿藏的爸爸獨自有TOUCH到我,畢竟阿藏哥可以說從九龍第一集和女兒見面後,就一直是想坦承卻不能說的情況,因為外顯的身份不是他的,為了自己能好好活下去他已經欠下太多人情,有必須負責的責任要擔,沒時間也沒空間去照顧這個他幾乎沒盡過為人父義務的孩子;他能想到最好的處理,是叫她去跟人退隱
 
  再對照之前憶無心對他釋出的善意,和他只能暗爽不能回饋的立場,這刻的擁抱他有多激動還真是不難想像。
 
  只是,動不動就想搶劫,這樣的史豔文真的沒問題嗎?
 
  中場一,被反座力踢出靈界外圍的網中人慘敗發言
  意氣風發地率大軍前來,結果上從小將下到雜兵全部賠光,再加上下一段的邪神將回收失敗,網中人除了魔世封印開一口子外,可以說是一無所有……
 
  沒關係的網中人,你還有生命(和增幅器)啊。
  
 
  鏡頭回到被人圍爐的大師兄。
  月牙嵐一匕下去,卻是落在梁皇無忌身後,原來從上一檔一直在死親友的阿辣西已經不想再當天煞孤星了,對著大師兄開始親情呼喚
  本來教練有被學生叫回來,但看到旁邊死得很帥的莫前塵又爆了,直把學生當沙包打
  某人苯團體:你就讓他打,打久了他就不想打了。
 
  而阿辣西死不放棄,終於用愛的抱抱把大師兄抱回來了,還盜用大師兄的人物詩。
  梁皇無忌:我只在上一檔唸過一次,都快忘了(遠目)
 
  其實這一段很感人(那上面是怎麼回事?),月牙嵐真的長大了,他不是逼於現實而在兩個選擇中選出有利大局決定這種消極做法,而是不放棄入魔的大師兄會回來的微渺機率、然後去作出努力,最後也真的將大師兄帶回來了。
  這是在龍狼傳時期,自卑自怨的月牙嵐不會做的事,因為他不相信自己辦得到。
 
  進了靈界後,不但武力有成長,連心理也成長到可以引導他人。
  靈界教育學院不愧是金光第一師資培養學府啊!從幼稚園褓姆到高中生老師都有。
 
  不過上一段網中人兵力全滅後,我一直覺得邪神將會出現,畢竟魔方勢力變得太單薄了,要參一腳去天書線都不夠力;阿辣西的親情呼喚我還在冒冷汗,直到最後唸人物詩把大師兄理智叫回來那裡真的超驚喜,金光總是讓你料想不到又不覺得狗血啊。
 
  中場二,顧在魔世封印外的獨眼龍狼主遲遲等不到下個經驗值小怪出來,雖然裂縫有在擴大,但這也不是他們能解決的,遂決定各跑各的任務去。
 
  中場三,被怪風搶走魑鬼練經驗的百武會決定去找史豔文接任務;同時赫蒙少使也接獲士兵情報,網中人單身突圍了,少使不管他,進行B計畫比較重要,赫蒙天野也下令往中央進軍
 
  其實這裡看得出來苗王的打算,對苗疆來說,麻煩的是為數眾多的魑鬼軍而且不是網中人,前面寫過的,只要魑鬼消散就表示網中人伏誅,但現在是既沒有魑鬼(所以少使聽到網中人還活著闖防線才會驚訝),網中人卻還活著
  不過沒了魑鬼,網中人就交給中原其他人頭痛吧,苗王先鏟除日後會形成威脅的史家子弟再說。
 
  中場四,月牙嵐等前.馬拉松團帶著戰利品大師兄(半屍)二師兄(全屍),決定路經史豔文團回靈界。
 
  主線暫時告一段落,然後是支線澳庄頭。
  劍無極的病情好轉,現在已經認得他家小弟風間始和鄰居小孩小東小夏(本集正名)了,春桃本來要去跑腿,結果晚餐自己送上門,雨音霜嘴巴說怎麼說好意思、身體很正直地直接收下東西還檢查菜色,春桃只好去散步。
 
  路上村民八卦被春桃聽到,春桃火大開始酸人,還誤炸到前來關心的霜。
 
  當初找劍無極二人組果然是分頭行事,聯絡手法應該是西劍流忍術吧。
  春桃還是對村民怨念滿滿,不過村人對村莊版秋露緋聞對象的那句「不是因為村外人,是因為……」怎麼聽都往自梳方向想去,如果緋聞對象(高達九成九的可能性是萬朔夜)不是女的,就是有奇怪的嗜好,像是愛穿女裝什麼的。
 
  另外,霜和春桃都是對女性態度會比較溫和的類型,要不是春桃要搬家了,說不定會和霜變成好朋友。
 
  鏡頭來到被樓主玩弄後就沒通告的腦殘粉副樓主酆都月,總是不務正業只會兼差小吃部和旅館的還珠樓終於營業本職殺手組織了,今天的客人是喜歡玩遊戲卻反被玩的憑金吾
  酆都月藉口調查目標,要憑金吾明天再來,實際上卻是要一劍隨風調查雇主
 
  這樣好嗎?副樓主。
  這種好像會拿雇主隱私威脅再剝一層皮的無仁義作法,還珠樓是怎麼在業界爬到天下第一閣的啊?
 
  然後來到荒郊野外,被苗疆找天書坦克團A追殺的小平頭路人靠著烙跑快撿回一條命。
  他老人家裝作若無其事去路邊攤喝茶順便凹到附近人多名勝資訊,打算靠藏樹葉最好的地方在樹林』原理躲過追兵,要去花錢躲災的地方就是梅香塢。
 
  小茶攤後面都有人走來走去,感覺生意不錯,阿那個二號客人,我是不是在梅香塢看到你?
 
  梅香塢今天客訴專線被打爆了,因為陪酒小姐都去貼小白臉嘴很甜的高富帥,其他客人都被透明人化;花錢還要體會平常被打槍和當備胎的哀傷,是我也會投訴服務爛的。
 
  戀紅梅看手下小姐那麼容易被人收買(還不是用錢收買),為了避免小姐最後都貼錢對郎造,決定這個P花花公子識龍影(本集正名)自己應付;然後苗兵進場找人,小平頭路人趕快把臉藏起來,不過人家不是找他的,而是之前遭滅團的天書坦克團B的復仇小隊,然後紅梅姐就冰的啦。
 
  就在紅梅姐威武的「林罵」出口以後,識龍影瞬間把苗兵秒殺,然後被老闆娘趁機貼上拒絕往來戶的標籤(戀紅梅:為了保住小姐的忠誠,而且剛剛還搶我鏡頭,識龍影必須死!),結果又被小姐撕標籤,折衷結果就是今天踢你出門,下次花錢才讓你進來
 
  識龍影似乎是紅梅姐的地雷,聽他甜言蜜語後那種起雞毛皮的反應超可愛!果然熟女就是理智,不像年輕小姐被捧一下就昏了頭。

  之前常客C抱怨時還拿出木棒來,一副真的想打爆』客服的樣子,看來怨念很深啊……
 
  不過,整個梅香塢才兩個小姐,怎麼看都會有人被冷落啊,這樣的梅香塢竟然還能經營下去,真是個謎。(紫燕:水董A怎麼今天才吐槽這點~~)
 
  鏡頭來到搶劫犯和準被害人。
  女暴君不愧是天下第一深(這裡指小聰明,不是事業線),大謀略不足,但臨機應變激怒他人點到滿,馬上就用嘴巴讓偽史豔文怒火中燒,還抓準憶無心快轉醒時說關鍵字!
 
  這下藏豔文真是氣到不行,要剛剛趕到還搞不清楚狀況的獨眼龍把石頭妹拎去,絕緣這個拍老母的污染,但就像正常人怎麼可能會在指認兇手時的精華片段關電視一樣,從上上一檔一直在找雙親的石頭妹當然要留下質問這個忽然跳出來說:I am your mother的兇手。
 
  想不到女暴君早就預謀犯罪,不但把證物胎記、石笛搬出來,還顛倒黑白把兇手說成被害人、苦主說成始作俑者,把有口難言的藏豔文氣到爆粗口還要上演全武行
  別說石頭妹,連獨眼龍都嚇呆了。(獨眼龍:這個史豔文是怎麼回事,一定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
 
  充滿小動作的回合,石頭抓藏豔文披風那裡太犯規啦!
  不管是藏豔文聽到女暴君爆料先回頭去看女兒的舉動、抓著女兒想辯白的樣子,還是石頭幾乎是把希望放在他身上問話的態度,都很爆淚啊!
 
  從石頭含淚指著女暴君這裡可以看出其實石頭對女暴君是抱持著震驚>驚喜的態度,畢竟從對話可以得知女暴君之前就知道她的存在,但在這時候才跳出來認她,怎麼想都有問題。
  甚至在聽到父親拋棄她後,她反而去找藏豔文確認,這裡說明她比起女暴君,更信任藏豔文,而且在女暴君說藏豔文帶傷還想打贏她那裡的震驚,像在擔心藏豔文
 
  如果後面沒有女暴君的先搶先贏,以石頭的個性,她應該會先和大伯詢問,然後在親友的陪伴下找女暴君談。
 
  中場五,百武會本陣紮營處冥醫來找獨眼龍,留營觀光的鬼夜丸本來想實況戰訊,但被來找俏如來鳳蝶打斷,鬼夜丸就順便吐槽鳳蝶一番,還亂入了假藏鏡人來打兒媳候選人分數(劍無極:沒這回事啦!)
 
  再回來事實上的夫妻爭奪監護權現場,就在偽史豔文女暴君一觸即發的時候,月牙嵐雪山銀燕分別帶著靈界管理人和短期雇傭兵邪馬台笑天海光流來到現場,沒多久百武會也在笑不老郭箏的帶領下報到。
 
  藏豔文驚覺眾人都在一鍋裡了,連忙要大家快撤退免得遭人一鍋端,無奈已經來不及,苗王大軍全數到場準備包水餃!
 
  苗王表示:
  
 
  苗王果然搞了文字遊戲後來個黑吃黑啊,不過前面的人力分局讓尾刀看起來很策略,縱有變數,也與當初想要的目標所差不遠。
 
  銀燕在動手前還不忘鋪乾淨白布放莫前塵這裡表現出他粗中帶細的一面,剛剛那個藏豔文要搶劫前可是直接把女兒放在地板上,反正他女兒穿得黑,髒一點看不出來是吧?
  是說那張白布看起來沒很大,想不到連大師兄都放得進去。
 
  難得給苗王威了一下(朋友之前說他看不出來很強),招式和他做人一樣不花俏,都快和上集苗疆無雙中、赫萌少使的表現一樣了(苗王: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