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304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金光】九龍變二十五集觀後小感




  因為上一集又跳過去的前情提要——
 
  藏鏡人表示:
  
 
※※※
 
  重頭戲.九脈峰拍賣會上,噹乩藏鏡人在桌頭千雪孤鳴的鼓譟下展現商品.奈米科技,獲得苗疆眾人一致好評。
 
  藏鏡人(爆衣):你要藏鏡人(的裝),我就給你藏鏡人(的裝)!看到沒有,羅氏科技可以將這麼大件的重甲塞在布袍底下,讓你雙職業加成數值兼具!想要嗎?只要給我憶無心,就把專利賣給你!
 
  不過科技誠可貴,羅莉價更高,若為天書故,兩者皆可拋。藏鏡人因與苗王價錢談不攏,決定和狼主聯手搶了憶無心就跑,卻慘遭奸商苗王黑吃黑,最後在狼主仁義斷後下順利將女兒帶出場。
 
  千雪孤鳴:不能同生,猶願同死……咦咦藏仔你真的丟下我跑了?(被揍昏)
 
  傳說中的第二個二十分鐘武戲,可以說是接檔程度的一打多武戲段了,各式特技通通出場,像阿藏哥什麼拿敵人的武器揍敵人啦、橄欖球突圍啦、累積人數一拳爆啦、丟汽車大石啦(邪馬台:版權!)、翻身種菜頭啦……宰人技能開不停,根本阿藏哥的回合!
  而且阿藏哥不止武打,連名言也是開不停,最佳綠葉赫蒙天野咬手帕中。
 
  不過阿狼火車也是有帥到,女暴君外加一干人等被拖車,赫萌兄弟幫煞車的姿勢都很帥,但收尾的苗王連續技狼王印更帥,狼主瞬間血條歸零。
 
  PS1.原來赫萌管家婆少使學的是八極拳啊,這場他終於帥一次了!(雖然是和天野連攜)
  PS2.別說火流星(by三弦)名字沒報完,其實之前兩個報完名的我現在就忘了他們叫啥了,所以報不報名什麼的根本就不重要。
  PS3.我嚴重懷疑憶無心根本就是藏鏡人拿女暴君練裸體摔角時練出來的。
 
  這場除了武打外,其實文戲也很漂亮,光阿藏哥那句爹親馬上過去」,我就覺得他心中在波濤洶湧,想想,他終於能光明正大對女兒說自己是把拔了耶,之前兩人相處得再好,他也只是『史賢人』;有時候差了那個名義、就差了很多,不然石頭也不會從上上一檔就一直想找父母,她在靈界生活得再好,她依然不是靈人,一如後面她和藏鏡人走,不管在藏鏡人身邊有多危險,他都是血脈相連的生父。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歸屬感吧。
 
  憶無心被老爸接球(石頭:我好像最近都在飛)後,最先想到的是「你流了好多血」,然後阿藏叫她閉眼就閉眼,雖然還沒正式認親,但最直覺性的擔心和信任卻先跑出來了
  (苗疆眾:淦,打群架放什麼父女閃光,去死啦!)
 
  狼主三言兩語把和阿藏的過去提了一段出來,其實狼藏間的情誼除了是同穿一條褲子的幼馴染以外,就是在併肩作戰中累積起來的,比較起來,老溫就像被排擠了……咦咦這就是溫皇老覺得空虛寂寞的原因嗎?
 
  是說阿藏哥的橄欖球突圍的前一秒讓我想到這個↓
  
 
  然後鏡頭來到血色琉璃樹下的藍綠對決(無誤),原來神蠱溫皇是瘋狂書迷,看了小說後覺得和作者惺惺相惜情不自禁、決定翻山越領去羽國考究順便人肉搜索。
  不過默蒼離不承認就是了。
 
  神蠱溫皇:因為嘰哩瓜啦嘰哩瓜啦……所以你就是作者策天鳳!
  默蒼離:就像你是巫教遺冊自傳的作者一樣嗎?如果你不是我就不是,如果你是我也不一定是。
  神蠱溫皇:我沒說我是也沒說我不是,就像你說你不是也說不定你就是……(以下輪迴)
 
  觀眾:淦,對話框滿出來啦!
 
  結果溫皇真的跑去找作者的原因是因為軍事推理小說《羽國誌異》的作者和編輯談不攏結果爛尾腰斬了,他寫了同人大綱又想和作者比謎題設計,所以才勤勞到出國旅遊。
  何必呢溫皇,寫同人腦補被官方打臉是很常見的,有時候同人還寫的比官方好你說是吧?(看向某棚滿滿的同人文)
 
  是說溫皇提到『那個女人』,該不會只有我想到活的是『那個女人』而策天鳳死了嗎?那溫皇的確找錯人了啊!(到底有多希望默蒼離是女的啊!)
 
  中場一,警視俏如來的兇嫌A識龍影諮詢備案,識龍影自稱是始皇的國師子孫,九龍天書是傳家寶、絕非贜物或盜版!
  因為沒有證據不能開拘票,俏警視只好問完話讓人走了。
 
  俏如來:百武會分局的證人保護計畫在等你唷啾咪☆
  識龍影:百武會都男的,其實我得了待在全是男人的地方就會死掉的病,所以就不參加了。
 
  畫面換到萬汲血三角相親會,由萬朔夜擊敗血求道拿到追求權,最後汲水先生和追求者阿萬聊天培養感情,雙方對彼此印象不錯,萬朔夜強勢定下十五天給汲水先生做好準備再約會一次,要是汲水先生的禮物(殺害紫燕的兇手)沒有準備好,那就脖子洗乾淨吧。
 
  這段讓我覺得阿萬其實還挺講理的,換作喵王就寧願錯殺一百了,阿萬之前的表現讓我以為他是那種屈打成招、會講「說你通姦就通姦,大人快鍘他!」的爛警察,想不到竟然會走無罪推定路線。
  原來萬朔夜是還珠樓超高級主管程度的打手,梅香塢收掉以後考不考慮跳槽還珠樓,可以直升副樓主喔,因為阿萬不管武力還是精神問題都不輸酆都月。
 
  同時,順利向中谷大娘拿到躑躅千層笑不老,在回家路上被蒼狼王子堵個正著,想當然武力值只比小兵好一點的笑老就被有禮貌的少年土匪搶劫了。
  不過笑老死都不放棄,在蒼狼一陣逗貓棒式的鬥牛閃躲反擊後,笑不老下戲領便當了。
 
  本集第一個淚點,我被笑不老搶藥時的懺悔整個拉進去了,大俠口白好樣的!別說蒼狼,鐵石心腸的阿桑我也堪抹條啊,難怪後來蒼狼會不閃不躲讓笑不老把藥搶回去,都弄成這樣了再不讓他搶,好孩子蒼狼一定會良心不安、晚上睡覺作惡夢的。
 
  笑不老彌留時抱著躑躅千層的自言,是對自己的交代,也是一種『為自己心願而死』吧,蒼狼看著他的樣子,讓我覺得蒼狼其實是第一次面對恩怨情仇,也許他並不是第一次殺人,卻是第一次感受因信念而執著的生命重量。
 
  而笑不老對蒼狼問話時的回答那段往事,讓我感覺他在告解,坦然面對了自己卑劣的一面,所以可以死而無憾;因為彌補了曾經的過錯,所以可以含笑而終。
 
  話說藏鏡人揹著女兒開出血路,因為大將都被狼主火車載走了所以打起來只累但不難。
  然後進了不為人知的不知名山洞後開始認領手續,憶無心正式入羅碧的籍改名羅莉
 
  藏鏡人表示:
  
 
  淚點戲二連發,我最拿好爸橋段沒輒了(因為沒有好爸)
  石頭出乎意料是個很注重形式的孩子,大概和靈界教育有關吧,像歎悲歡明明是石頭養父,石頭卻只能和愛靈靈一樣叫他靈長,有名才有實,所以石頭堅持要當面問一句阿藏是不是她老拔;而阿藏的遲疑也很耐人尋味,大概是近情情怯吧?能在生死關頭不顧一切,卻無法在平安時勇敢面對(……忽然走鐘到決戰檔銀燕會為老爸翻桌、相處時卻只想開溜的我是怎麼了?)
 
  不過對應到石頭那句「連你也不要我嗎?」時,又覺得阿藏的遲疑可以理解,因為這句話除了石頭在害怕外,其實藏鏡人也是怕的,他怕總是因為『藏鏡人之女』而在遭受人禍的女兒會不要他。
  石頭看來是被女暴君嚇怕了,明明看到老爸吐血就跑過去拍拍,還糾結著要問為什麼不認她的心結,她當初和女暴君回美人閣時第一個問題也是這個,看來這心結跟她很久了,平常看起來很開朗,其實也有心理傷痕啊。
 
  結果藏鏡人是從黑白檔就知道女兒還活著的消息啊,從天允山他問老溫:「她……她真是……」然後既沒震驚又沒起疑的態度來反推,其實是阿藏看到火炎記號起疑,交給同樣看到火炎記號起疑的老溫調查、結果父女一併被老溫賣掉
 
  等等阿藏你把差點宰掉女兒的事就這樣草草帶過啦?
  (阿藏:我幫靈界去扁網中人就已經還完哀世間的人情啦!)
 
  坦白說我覺得這段其實是在磨合彼此的生疏,石頭一定是吃飯時先把討厭的菜吃掉的類型,很直接就把心中的刺說出來,拔掉後就可以毫無芥蒂地抱抱,父女感情升溫的速度直比坐火箭,咻咻就破表了。
  這裡就可以看出子世代會軟身段比較容易修復感情,同樣是一硬一軟,史爸銀燕這組就一直在尷尬中,因為銀燕就是憋在心裡的那種人,然後鴻溝越積越深,最後就爆炸了。
 
  鏡頭來到幫兄弟推父女閃光、結果自己吃牢飯的千雪孤鳴
  苗王超生氣的,因為他小弟開口就問拜把兄弟撤退成功了沒,完全沒問他這個親兄弟被他氣到中風了沒。
 
  因為太生氣了,所以喵王要狼主,不過是無限期延後砍。
 
  當一個護短的人遇到手心手背都是肉的情況時,能做的大概就是狼主這樣吧。
  狼主的思考還滿好摸的,有親幫親,兩邊都親時幫理,中間人做不成寧願死一死也不要看兩邊互殺,難怪他會是目前檯面上最不會糾纏在情義兩難問題的人。
 
  狼主表示:
  
  藏鏡人:最好是啦,明明私生活最不檢點的!
 
  是說苗王一直在說藏鏡人要死要死一定要死,害我走鐘到金變態憑金吾了,你也看了蚯蚓字天書了嗎苗王?
 
  父女兄弟段跑完,然後就是母子部分,戀紅梅又不吃藥了,職員兼義子(?)的聆秋露非常擔心,進入紅梅姐講古時間。
 
  淚點戲第三發,戀紅梅憎恨冥醫是遷怒、怨懟萬曙天是紓發,她真正恨的人其實是自己,因為她也答應讓光兒去做實驗,導致光兒原本還能活的四、五年只活了一年多的痛苦時間;雖然沒有說出口,但她心裡一直是這樣自責悔恨的。
 
  如果光兒能輕鬆地活過他能活的時間,他在病發後的笑容是不是會多一點?如果她在實驗過後發現光兒的病情沒起色,只是徒增痛苦時就喊停,光兒是不是還能有一段幸福的時光?
  就算最後的結果沒有改變,至少那時殘留的幸福痕跡會成為還願意想起的回憶。
 
  紅梅姐只要不斷想著這樣的念頭,也難怪會生無可戀。
 
  臨時小護士聆秋露和家庭醫生冥醫、苦力獨眼龍(好像混進奇怪的東西?)開臨時醫療會議,大家還來不及提出方案前,苗疆的良心.蒼狼抱著被害人笑不老屍體來宅配,幫笑老轉送遺言和藥物,順便承認人是他殺的,真是個誠實的好孩子。
 
  蒼狼表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