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行朔方
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24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金光】九龍變二十七集觀後小感


 
  鏡頭來到被拉保險的神蠱溫皇堵路的藏鏡人,雙方在看起來超不認真的打架後,神蠱溫皇建議藏鏡人乾脆去海境或羽國養家算了,大概是了解同為鬼父(?)的心態,很聰明地把東瀛排除在外,以避免被人近水樓台。
 
  坦白講,這場打得很普通(雖然還是有肢接),一看就知道打架只是幌子,嘴砲才是真正目的
  不過光幫老溫洗掉死沒義氣這個惡名就夠了,雖然只是從死沒義氣』變成『真沒義氣』的程度,畢竟從他一路出賣阿藏開始,只要中間阿藏或史爸撐不住,阿藏就只能在木偶間兄弟相認了。(溫皇:唉唷~安啦~他們主角耶~)
 
  至於分別時那兩句「一個死在天允山」、「一個從來不存在」,我剛聽時很直覺地認為前者是老溫(被炎魔劈死後本性就全跑出來了,本來還會在炎魔面前暗蓋苗疆實力,再出後變成苗疆什麼的根本就不重要,就算親友團都苗人也照玩),後者是阿藏(身上的血緣改變不了,於是他永遠無法成為真正的羅碧,從一開始,他就是假的),再來是因為——
 
  這種情況應該是自己說自己怎樣才對,畢竟哪有人主動說朋友已經死了的啊!臉皮也太厚了吧!又不是這傢伙↓
  
  什麼?老溫和阿藏臉皮本來就很厚?
  ……好像很有道理ORZ
 
  但是看過巴友想法後,又覺得調過來也說得通。
 
  是說憶無心已經很習慣老爸人緣差、仇家滿天下排行榜第二名(第一名就是現在嘴砲的那個同梯)的生活了,看空氣不對就很自動跑進後台樹林看戲。
 
  雖說能移民去海境或羽國,不過阿藏只有一個選擇嘛,畢竟他另一個同梯是海境通緝犯,親兄弟的名義還被他拿來抵押中(重點是他根本不打算還債),去了只怕仇人名單又加長了。
 
  個人很喜歡阿藏被無雙抵在胸前時的視角感,搭上溫皇的提點,把阿藏控女兒的程度完全點出來;再搭上下下下下段的萬曙天義父女,有種呼應感。
 
  表面是父親辛苦地保護著孩子、受子女牽連,然而在父親心裡,卻是『孩子需要我』這個理由在支撐自己早已疲憊於現實的身心。
  父親的存在保護了孩子的生命,孩子的存在卻拯救了父親的心靈——就算只是竭河枯魚,相濡以沫。
 
  你不是孤獨一個人喔,還有人需要你——有時候,就只是需要這樣一個活下去的理由而已。
 
  然後是萬朔夜無雙
  本來萬朔夜只想教訓一下不長眼來踩場子的苗疆小混混就算了,基本上不要太纏人他也不會要人命,但那個不長眼的禿額頭竟然講禁句了!還不止講一次!
  被刺中心理傷痕的萬朔夜整個理智斷線,再加上紅毛鷹羽稟持著『技不如人也要嘴砲』原則的精神攻擊,阿萬抓狂把整台遊覽車的苗疆小混混,包括什麼都沒說、躺著也中槍的赫蒙少使,一併發了團體大便當……
 
  冥醫搬救兵回來時場子已經完全清空,然後獨眼龍不知是不是只用一隻眼看東西所以視野狹小,一地死屍裡就只看得到聆秋露,掯!你根本想泡她很久了吧!
 
  然後紅梅姐出來爆料了,讓沒趕上實況的兩人了解現況,順便開任務欄事件線。
 
  這場武戲滿好看,可說是本集之最,這場一打多完全表現大鐵板般的大刀有多好用。
  而萬朔夜那全然不似之前冷靜出戰的玉碎打法,中間穿插著回憶短畫面透露萬朔夜的過去,在《隨風而去》的神力加成下,完全把萬朔夜失去理智的發洩心態表現出來,尤其最後收尾的「我一無所有了啊!」的悲慟狂笑,再配上戀紅梅不忍看的動作,有種沉重的感傷和悲哀。
 
  不過仔細想想,赫萌少使根本是被豬一樣的隊友拖累的嘛,不能對高等怪亂放嘲諷挑釁是組隊常識啊,結果隊上不只前鋒坦役放,連弓箭手都來湊一腳!不知道金光OnLine的嘲諷效果會堆疊嗎!
  結果本來只想小打小鬧把人逼退的萬大姐頭瞬間狂暴化,少使死得有夠錯愕的,這連投降輸一半的機會都沒有……
  摳憐吶,少使命宮一定有同事犯小人的格局,每次有將級共事任務都會被掃風颱尾。
 
  一路好走,苗疆最稱職的管家婆勞苦後衛軍人,別了。
 
  最後要說——
  去你媽的刑武忌天大白癡!人家女朋友就是這樣上吊的,你還哪壺不開提哪壺!你看滅團了吧!只有你們兩隻白目死一死就算了,但你們把赫萌少使拖下水,這連死了都不能放過,我代表赫萌少使後援會詛咒你們下十八層木偶間,就算換裝再出也只能當雜魚!
 
  中場一,差點被赫蒙天野搶劫宰殺的小白臉識龍影,在接百武會任務欄的天海光流掩護下順利脫身;不過因為被搶怕了,看到光流就開始打,還好基於之前連寫字都會被路人打槍的前科,俏如來有幫光流寫介紹信,一陣雞同鴨講加上信件後,光流總算順利完成任務。
 
  感想:沒有羅盤的識龍影就只是個把妹外加配樂製造器,其實羅盤才是本體吧?
  以及天海光流終於自暴自棄了,其實這也是自己不上進的後果,明明在任務空檔能上正音班卻不去報名,整天窩在靈界和那兩隻大叢的酒鬼開酒趴,不懂利用時間,怪誰?
 
  中場二,遇到慾望人妻女暴君汲水先生,毫無意外地絕體絕命,不過剛剛那邊都有天海出來了,沒道理這邊沒有西劍流快譯通.邪馬台笑來救援;雖然因為女暴君比赫蒙天野還威,導致這邊不能打帶跑就算了,不過還是靠著汲水先生的縮地術順利烙跑。
 
  女暴君:不覺得我們很有緣嗎?要不要來一發。
  邪馬台笑:我不貪心,有母女丼然後不加辣(SM)就可以考慮。
  汲水先生:身為一個男人,不能眼睜睜看你們在我面前約喝茶,大隻的你跟我走!(抓)
 
  不過不失的過場武戲,識龍影的你所不知道!羅盤的一百種變化方法很有特色,視覺效果比女暴君那場還好看,可以考慮出玩具,滿炫的。
  再來就是……這年頭走術法路線的都要會影分身之術,此乃不管逃命還是白吃白喝、騙財騙色都會用到的好技能,就算烙跑會失敗也沒關係,至少看起來很帥(梁皇無忌表示:)
 
  然後真正流年失利的女暴君回家路上遇到酆都月來搭訕,因為被該詐騙集團騙婚過太多次所以這次不打算上鉤的女暴君,在對方砸了一堆現金(情報)後忍不住收下芭樂票,和對方組成背刺溫皇同好會
 
  鏡頭回到天亮後的梅香塢,在幫聆秋露處理好傷口後,戀紅梅開始說起萬朔夜與萬雪夜及聆秋露之間的故事,話中不忘酸酸旁邊的獨眼龍,獨眼龍狀況慚愧中,決定和冥醫一起努力治療萬姑娘。
 
  獨眼龍表示:
  
 
  因為阿萬把苗疆所剩不多的戰力吃掉一部分,為了避免對方又派人來找碴,於是在安葬完辭職的柳霞後,大家決定搬家
 
  (系統顯示:獨眼龍路線進入攻略嫩妻.萬雪夜章節)
  (系統顯示:冥醫路線進入攻略寡婦人妻.戀紅梅章節,醫生PLAY模式開啟)
 
  雖然萬雪夜的故事都是由紅梅姐轉述,沒有任何回憶畫面,但隨著在場三人的對談推測,卻讓我不斷反芻前段萬朔夜的回憶,反而更有難過的感覺。
 
  萬雪夜因為養父一句無心的感嘆,不願接受自己因為是女兒身而無法彌補恩父的遺憾,所以出現了萬朔夜』,因待在父親身邊看盡人情冷暖與對男性的刻板印象,讓萬朔夜成了強勢固執也偏激的人。
  萬朔夜一生中唯一順從自我的事,就是以男人的身份談了場戀愛,而他這一生唯一摯愛的女子,卻因為他的女性生理而死亡;為了延續這段凋零的愛情,於是出現了聆秋露』。
 
  回憶裡,女孩埋葬了女性飾物,象徵著埋葬了『萬雪夜』,而聆秋露的死狠狠打了深信自己能以男人身份存活的『萬朔夜』的臉,他深刻體會到自己身體始終是女性的事實,也加深了他的絕望。
 
  萬朔夜一直活在自己世界裡,因為一旦踏出了那個世界,他就會崩潰,哪怕那個世界只是隨時會破裂的薄冰,他也情願停留其上一起死亡;而戀紅梅無法看著丈夫最後留給她的孩子慢慢走向毀滅,所以她千方百計要她以真正性別活下去,就算要不願茍活的自己去接受治療也沒關係。
 
我覺得到最後真正治好』所留下的,不是萬朔夜也不是聆秋露,而是從來沒有活過的萬雪夜,與其將『萬朔夜』當成病態,不如說是另一個靈魂吧,或許他最後會『死』(有以透過暗示的方式讓副人格以為自己死去的治療方式)在獨眼龍刀下,滿足地離開人世,將身體還給萬雪夜。
 
  是說……冥醫竟然直接在滿地屍堆的露天廣場幫聆秋露包紮,你都不擔心細菌感染、環境衛生嗎!尤其現在天氣那麼熱,腐爛細菌超多的,你這是哪門子名醫啊!
 
  冥醫表示:
  
 
  畫面來到苗王本部,雖然死不服輸但很老實的赫蒙天野自首,苗王就原諒他了(咦)
  由此可知苗王是那種很傳統的長官,平常雖然不說話,但手下的行為都記在心中的筆記本,等到出包再來算帳,像那個女暴君平常上班只會打混搞小圈圈,那出包不罵妳難道還要拍拍嗎!但赫蒙天野平常就很辛勤在跑業務,偶爾出個包就算了吧。(藏鏡人表示:)
 
  這次女暴君還是很小聰明地把自己出包的事跳過去,直接提溫皇加盟企劃書,被老闆打槍後馬上表明自己也和老闆同感然後開始鰓弄,雖然不想承認,但女暴君就是那種在公司做最少事但升最快的討人厭同事類型啊……
 
  今天的蒼狼王子依然毫無反應,就只是個乖小孩而已。
 
  苗疆小組會議開到一半,小兵A來報告梅香塢副本滅團一事,看到能用的人手又去了一批,苗王超心痛的,為了躲去後台槌枕頭出氣就當場退朝了,一聽老闆說解散,本來偷偷抖的赫蒙天野立刻衝出去撲在赫蒙少使屍體上懺悔。
 
  淚點戲第二發,雖然感人但我在聽到天野喊小弟時還是噴茶了,原諒我的沒血沒淚。
 
  不是我想說,但天野怎麼看都比少使年輕太多了,沒少使的年輕基因都在變成受精卵前就被哥哥吸乾了嗎!?
  還有還有,天野那個整天暴衝、把藏鏡人照片貼在沙包上天天練拳頭,就算他網路匿稱是『ㄏ☆煞氣A天野☆ㄟ』都不讓人意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