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304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金光】九龍變三十一集觀後小感




 
  開場.泣血邪魔洞副本苗疆團。
  面對副本王黑白郎君,團長苗王以長兵前鋒手女暴君赫蒙天野先攻,動物敏屬性游擊手蒼狼令狐千里牽制,佐以人海戰術;完全武人性格的狼主則對圍毆沒興趣,被大哥趕鴨子上架後決定定孤枝,然後就被南宮老大用反彈技打臉了(苗王:兒子你看吧,腦殘沒藥醫,千萬不要學你阿叔啊)
 
  就在狼主絕體絕命的危急時刻(狼主:這就是被火車撞的感覺嗎?我終於體會到赫萌兄弟在二十五集被我撞的滋味了)!苗王開了抵消技入場救援,順便接個新.連段尾刀黑白郎君。
 
  差點要被小兵海淹死的黑白郎君被一路沾血進補的魔繭拖走,魔繭順便放低嘟西封閉副本;苗王看反正寶都打到了,乾脆放個門鎖把洞裡的麻煩人物通通關廁所,女暴君家的專利保全系統離塵石就被鏘走了(女暴君:……
 
  本集最佳武戲,除了狼主放皇世加成的雷射光破空千狼影有比較虛外,都還滿好看的,而且狼主的雷射光之所以虛,是為了做球給一氣化九百啊!
  不能不說喵王的狼王印接段還有第二階那裡,真是超驚喜的,喵王果然是高難度技巧型近身角色啊,目前也只有遇到黑白這種等級的,喵王才需要開到二段;當然黑白的蹬牆飛身攻擊也很帥啦。
 
  不過喵王的雙龍出海竟然會變成金鋼飛拳害我笑出來了。
 
  而且這場個人覺得強度有拿捏好,別說小兵海,喵王帶來的大將可說都苗疆菁英了,像什麼火流星紅鸚鵡之流的,想來打醬油還沒資格呢,再加上個武力巨人級的苗王,這樣黑白郎君還能贏根本鎖血GM下場打玩家了!
  強如藏鏡人也會怕魑鬼的螞蟻啃大象,難道黑白郎君就可以免疫人海戰術嗎!
 
  至於輸得不夠威……我只能說,現在本檔收尾期了,總不能為了台柱的一瞬爽感(上面打成那樣還是有人不滿足……)就壓縮到其他事件點吧,不只黑白老大,其他人也是在趕收尾火車啊(其實這集文戲的演出手法還可以再細膩一點,不過重點有出來就算了);拿大將當祭品更糟,瞬間大將變墊腳石,哪個大將死在這場不會讓人想說:「這角色出來幹嘛的?」
 
  說實在的,大將們好歹也有A級,最弱的還有B+,苗王甚至在老任之上,但為什麼一堆人總是覺得就算圍爐,黑白也可以在帶傷之餘扁得他們重傷?更別說一開始苗王一定會交代不要硬吃、走消耗的打帶跑路線,不要為了一個規格外就硬把其他人等級下修好嗎?
 
  順說苗王除了太迷信外,基本上是個還滿珍惜手下的合格頭子(力求大將無損、面子原則什麼的放一邊),單以單人武力值來看,根本全隊最高,但就算武力封頂好了,他還是乖乖跟冽風濤連攜,講究一個字。
  如果炎魔有他一半珍惜手下、一半有好處就不怕人說他從頭卑鄙到尾的氣度、一半沉穩,西劍流根本完敗中原!
 
  還有狼主後來被姪兒提醒還要去跑還珠樓後的那句「事情多過貓毛」,我忍不住想吐槽……因為你們是疆人啊(就算名字是犬科)
 
  PS.魔繭噴出來的蛛絲讓我想到古劍一的藤仙洞,忍不住在電視前幫苗兵喊:淦!藤妖追上來,GAME OVER了啦!
 
  然後是抓狂萬朔夜PK獨眼龍。
  這次倒是砍得血花四濺,萬朔夜用盡萬曙天為獨眼龍量身設計的三式刀招後,獨眼龍棄刀認輸,阿萬卻無法動手殺他,完成一生目標而一無所有的萬朔夜空虛地自刎……
 
  大概是人力全用在上一場了,這場打得並不漂亮,尤其以萬朔夜』的最後一場戰鬥來說,這樣的武戲實在虛……而且早期阿萬還有用全身去扛刀的動作,現在幾乎不會在戰鬥中看到了,個人覺得滿可惜的,畢竟這是『氣力不足以技巧補救』的特徵點啊。
 
  不過兩人亂無章法、根本只是對砍的暴走感還是有出來,看他們砍得血花四處飛,那種不良少年砍街架的打法竟然會出現在以『仁』為訴求的刀客身上,有點諷刺。
 
  但這場龍叔應該還是放水了,只是放得比舟上戰有技巧而已(但舟戰好看很多),雖然比起阿萬因為耗力和失血而站不穩,龍叔的噴血(宮本:學我假死的技術,版權費!)感覺傷更重,但龍叔似乎還有餘力再戰
  阿萬大概是被騙怕了,第一次要砍下去的舉動還是假動作,看龍叔真的無力反抗才確定自己贏了,而龍叔那時的握拳大概也是在掙扎要不要自衛吧,恭喜賭贏。
  小動作加分,雖然我還是希望分一點細節在武打上。
 
  萬朔夜果然自殺了(不是吧,我上一集亂講的耶),其實以他絕望的生活態度來看,失去最後的重心後,也只有這條路能走了,就像俏如來說的復仇無法改變什麼,只是不斷重覆連鎖』。
  我忍不住會想,如果聆秋露還活著的話,事情說不定會不一樣,但萬朔夜也會永遠取代萬雪夜存在。
 
  有趣的是當他對獨眼龍揮刀時卻想起獨眼龍打敗赫蒙天野後說的話,對照他自己的行為,就像當初獨眼龍打敗萬曙天一樣,所以他下不了手,所以他在最後會把獨眼龍看作是萬爸懺悔。
 
  不過獨眼龍的心理變化似乎沒什麼人注意到,他在阿萬第一次砍他(試探性)時還有握拳,帶點下意識的反抗意思,但看到萬朔夜拄刀跪地自問自答的迷失樣子後,龍叔流露了一點不忍心,後來鼓勵阿萬砍他時就真的一副放心就死的樣子了。
 
  所以標題——戰死的狂人,萬朔夜無誤。
 
  是說……龍叔抱著阿萬的那幾幕拍得那麼美是怎樣?《隨風而去》要從騙尾曲變成片尾曲了嗎?
 
  中場一,還珠樓,殺手組織的良心.鳳蝶吐槽黑心老闆神蠱溫皇到一半,狼主就來跑業務了,雙方嘴砲打一打,老溫持續只有表面的和諧,狼主則很大方地送了罐專治皇世經天的傷藥。
  鳳蝶感歎雖然喵疆三傑大狼墊底,但快樂指數卻是大狼最高。
 
  果然智者想的事都差不多,包括暗黑兵法.公子獻頭
  老溫雖然聰明絕頂,卻也不得不服命運,正因為聰明,才會對即便機關算盡、也抵不過天意一筆的不可捉摸表現出消極吧,無知者無所懼,像南宮恨這種自恃武力的人才會說出勝天的狂言。
 
  狼主快樂的地方在他的一直線,喜惡分明,只做自己覺得對的事,所以他知足且不會有迷惘,信任了便是全部,所以明明對老溫頗有怨言,對方有求還是會盡力幫忙;這點從他為了藏鏡人對上苗王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來,他理直氣壯,雖然頗有不知變通的評價,但是他覺得對得起自己,沒有身份的掙扎(如藏鏡人)也不會去追尋沒有的東西(如溫皇追求的樂趣),所以他才會是最快樂的那一個。
 
  不過,就像北競王說的你必須有所取捨」一樣,溫皇也認為他「你想全部保留,最後一個都留不住」,也許到最後,狼主會因為他的原則與個性而失去生命也說不定……
 
  鏡頭來到苗疆本部,苗王私下找叔叔講悄悄話,先解決公事九龍天書北競王表示他OK了,等苗王去天狼壇回來後再說;然後是私事,像那個叔叔你也超過三十歲很久了,趕快娶個老婆生小孩,王氣到手後就幫你安排一個,趁王氣加乘實力與忠誠多生幾個軍師供應王室,你看苗本宗的孩子不是乖小孩就是肌肉笨蛋,很需要頭腦派啊!
 
  啊那個沒對象是不是?沒關係從身邊抓最好,知根知底又習慣,不用擔心像羅碧一樣娶到黑寡婦,像那個有姚家基因的姚金池怎樣?保證生女兒也有D罩杯!
 
  講到最後苗王已經一副跳樓大拍賣的老闆樣了,大王你是多想辦喜酒趴啦!
  因為老闆實在太熱情,顧客北競王最多只能說他考慮考慮,好止住姪子的口水攻擊。
 
  這段讓苗王從九龍的陰險形象又切回決戰前期的草根阿伯了,雖然版友都說苗王是在試探,但我覺得他只是單純關心親戚而已耶,誠然如果到了必要時,苗王除了兒子外的人都敢犧牲,但這不表示他對親戚就真的只有利用;從對狼主行動感到生氣卻又無奈的情形來看,苗王其實也很珍惜親人的。
 
  北競王的反應也值得玩味,他對以金池當新娘人選的提議並不直接否決,而是以『他身體虛弱』來推脫,就這點觀之,其實他對金池應該也有意思,不過他更喜歡自己泡(從之前三不五時的口花來看),而把留有餘地不說死,大概也是他的智者個性使然吧。
 
  而還不知道自己正被上司群們秤斤論兩賣的姚金池,這次鼓起勇氣提著急救箱小籃子站在狼主必經之路等人,也擠出自己所剩不多的勇氣對狼主提議擦藥,可惜慘遭肌肉笨蛋打槍……
  就在金池超尷尬但還是想努力的時候,北競王一邊嘆氣一邊亂入,金池妹立刻忠義忘色地過去照顧老闆;狼主本來想趁機開溜,但難得看到都是在玩人的叔叔一副苦惱的樣子,還是忍不住問候一下。
 
  然後……然後……北競王竟然出現求婚宣言!
  金池大震驚,狼主卻開始敲邊鼓贊成開喜酒趴(果然是親兄弟……),雖然被叔叔刺了一記回馬槍,但還是繼續起鬨。
 
  雖然個性像小兔子,但該堅持時也會堅持的姚金池,就算老闆的以退說詞覺得自己很不給面子,但還是請老闆推掉賜婚,畢竟結婚竟然是被上司湊對的實在太悲慘了,前車之鑑的姊夫下場還在眼前吶。
 
  其實以當初決戰後期的後花園狼金不期而遇之交流來看,尤其以狼主看到金池時說的話,可以推出早在金池去當王府家政婦前他們就認識了,多少會覺得金池暗戀狼主不意外,這次似乎是金池下定決心、鼓起勇氣說,對羞澀小孩的努力下場卻是這樣,有種淡淡的哀傷。
 
  不過金池想開狼主路線是一回事,自己的本份也有確實做好,有先去看過蒼狼的情況才能對狼主說那番話,看到北競王的異狀也是先去照顧老闆。
  北王的單刀直入感覺是打蛇隨棍上,趁姪子做球試試看,就算失利了也沒關係,他還可以加點示弱說詞增加分數;而且這是王的提議,和他本人真意沒關係,被拒絕了也不是削他面子。
 
  如果以腹黑觀點來看,其實北王是故意在狼主面前爆出那番話,否則以北王面面俱到的個性這種事會把金池私下叫來問,而不是當著姪子的面說出來,免得金池尷尬。

  金池對狼主的落花流水之情先不論,至少在狼主心中會認定金池是北王的人、未來的阿嬸,以狼主的個性就完全不會介入,女追男、隔層紗,先把薄紗換座大山,還怕金池的柔情攻勢有用嗎?
  除了對狼主外,對金池也暗示了王想必已經幫千雪物色好對象』,讓金池斷了倒追的念頭,果不其然金池後來就說了「伺候王爺是本份,無心高攀皇室」。
 
  有點小火苗就壓熄,果然是會放陷阱的棋士啊。
 
  中場二,苗王大祭司不能不勾結的天狼壇密會。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