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行朔方
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24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金光】墨武俠鋒第二集觀後小感


 
  因為太久沒寫的前情提要
 
  戮世摩羅表示:
  
 
※※※
 
  話說戮世被大義滅親的雪山銀燕捅個正著,奇怪的是嘯靈槍這麼大一坨,就算沒被捅中要害,傷口附近應該也會稀巴爛,但理論上應該已經瀕死的戮世摩羅竟然還有體力巴他老弟一掌被二次傷害,然後沒撿到鬼璽只好烙跑先。
  這見鬼的持久力,其實史家人根本魔族移民吧?
 
  不過史家人是妖怪,但劍無極不是,好心的金剛尊怕劍無極就這樣被幽靈魔刀.改吃到夭壽,特地抓過來幫進補,還怕史家人其實都是妖怪的秘密被觀眾發現,不忘把其實不需要補血的銀牛抓過來當幌子。
 
  不意外的發展,誠然在這一年的洗禮下,銀燕已經不抱兄弟與安定都能保全』的理想心態了,但在能阻止的情況下,他不可能真的做得到收掉兄弟的命,頂多就是打到對方殘廢不能造反的心態,雖然有些優柔,但這才是那個會在《九龍變》揹著小空跑給人追的雪山銀燕。
 
  如果不管做什麼決定都會後悔,就選後悔較少的那一個吧。
 
  是說……幽靈魔刀也就算了,頂多繳回去,但嘯靈槍是單屬兵器耶,要是摸一摸就吃體力,那不就只能換一支日常使用的槍了嗎?又不可能隨身攜帶金剛尊補血。
 
  雪山銀燕:廢前輩,魔改後的嘯靈槍可以改回去嗎?
  廢蒼生:你有本事把牆壁還原成水泥、沙和自來水就可以。
 
  而這時的金光塔燃料中樞聖頂上,梁皇無忌正和正妹白蛟.錦煙霞玩左邊右邊的遊戲,玩啊玩得好開心,正直的白娘娘都不會想到用假動作騙梁皇,果然魔族都很單純。

  
  梁皇:啊妳哪個耳朵聽到我要求饒?都不聽人講話難怪會被甩!
 
  大概是覺得對方太盧了,大酥胸終於在地心引力穩定後要用拳頭說服錦煙霞,阿霞驚覺對方竟是壓抑自身威能,也拿出實力和對方比誰的酥胸威力比較大。
 
  不過在阿秋巴到一半,主辦菩提尊就捧著鬼璽過來中止比賽,阿霞一看到菩提尊那張臉驚為天人,忘記反應然後被大師兄打飛了。
 
  菩提尊把獎盃鬼璽頒給梁皇無忌好讓他回去執手尾。
 
  短小精悍的過場武戲,雖然兩個人外都是狂開特效的法系,但剪接得頗用心,阿霞生化長髮的伸縮自如感有出來,受攻後的托地回身很漂亮,大師兄出掌的節奏感也有出來。
  但是……除了那段以外只能算差強人意,之前打左邊、打右邊的搞笑也就算了,最後阿霞噴掉時,感覺不出受到重擊的表現啊。
 
  是說從那句魔世退去後,他將無所歸依』來看,大師兄對小空還是有點餘情在,後面想抓小空,也是想帶回魔世處理吧;畢竟最能體會跨種族立場的,其實就是梁皇無忌自己。
 
  倒是菩提尊,相較阿霞的震撼,他倒是完全不認識的反應,還向梁皇打聽那位看起來很激動的小姐是你同事嗎?好像煞到我的樣子。不愧是佛國最腹黑的菩提尊。
 
  另一方面,眼睜睜看著金光塔就這樣卡住他們員工宿舍的魔世軍隊憤怒表示:
  
 
  原來上一集魔世的人看起來好像跑得比火箭金光塔快的原因,是因為遠近錯覺啊,這就像越大的東西越顯眼一樣,實際上飛的東西還是快魔世M倍的,所以蕩神滅等人還在馬拉松途中,老家就被佔地了。
 
  從來都是佔地為王的曼邪音看自家被人佔地為王了,還很樂觀想說是老闆拿下制空權,不過接下來鐵驌求衣就帶人來打她的臉。

  
  網中人:都沒人管我死活,魔世沒溫暖啦!
 
  就在大家一觸及發時,明明在不同副本點、不知道為什麼卻忽然順路的戮世摩羅錦煙霞金光塔一起烙跑出來,魔世方還來不及搞清楚狀況,梁皇無忌就拿著剛剛贏來的獎盃鬼璽跑來當空降老闆。
 
  新官上任三把火,就像新總統選上後第一件事就是要把舊總統弄下監獄一樣,大師兄第一個命令就是在兩尊有點勉強的帝尊稱呼聲裡抓小空,可見魔族有了人族的立場後就會學人族的壞作風。
 
  然後忠心耿耿的蕩神滅就拖了小空烙,看來當帝尊的都要讓阿鼻尊在面前把人鏘走過一次,這是傳統。
  (帝鬼:其實蕩神滅以前在我面前揹他老爸烙跑過,不過第二天就到修羅企業上班)
 
  如果小空跑了,以後會來提選舉無效之訴,身為樁腳的軍長當然不能放人走,遂學恐怖份子用人質威脅,結果不但被打鎗,想直接使用暴力強制手段時還被不能打自己人、但打外人很用力的曼邪音擋下來。
 
  反正蕩神滅都追不上了,軍長索性就和梁皇提起和平統一停戰協議,雙方假掰地互相作球,看得曼邪音灰熊不爽,偏偏又不能抗命。
 
  梁皇無忌:啊鬼璽就拿到了,沒妳想怎樣?
 
  鏡頭來到逃亡中的破爛二人組,蕩神滅不愧是魔世第一血牛,身受重傷還扛著全身行頭重魁魁的戮世摩羅猛開無雙,當然戰場上是不講江湖道義的,白日無跡神田京一風逍遙分別車輪,真是太卑鄙了!(AV二人組、網中人:我們好像也是被蕩神滅尾刀的……
 
  就在蕩神滅絕體絕命的moment,天空落下沙鍋大的拳頭……啊不是,烏龍麵粗的蜘蛛網,擋住風逍遙的追擊,破爛二人組順利逃跑
 
  還不錯看的過場武戲,阿鼻尊負傷衝鋒的壯烈感、三關的據點武將耍帥武戲特點等都有出來,雖然節奏稍微慢了點,但頗流暢。
  尉長沒用鐵軍衛慣例的『先用拳腳誤導、最後才拔刀陰人』手法(受害者:司空知命、網中人),一開始就把劍拿出來砍人,還滿豪氣的。
 
  神田的一劍無聲只出了落葉,因為只砍到第一刀,蕩董就衝過去了。
  (蕩神滅:頭過身就過,過身就安全!)
 
  小空似乎很意外自己沒了鬼璽還有人願意賭命保護他,聽蕩神滅如實吐他槽後的笑聲似乎象徵著他的欣慰,浮浮沉沉那麼久,總算找到一個容身之處,不關他出身、就只是因為是他屬於自己』的地方,也許一開始,他想找的就只是這樣的歸屬而已。
  這是會將他放在天枰的一端去衡量的史家人所做不到的。
  所以他會說出「別回頭,用我當盾」這句話。
 
  蕩神滅一開始那句『帝尊』,則說明了在他心裡,他真正認同的主君是小空,雖然他依然認為小空是個臭小子。
 
  是說,魔之甲被破壞還能無限再生耶,難怪炎魔對譍品這麼生氣了,這是免洗筷和象牙筷的差距。
 
  中場,墨門嘴砲交流戰內鬥
  身為私底下有錢有權的一方參謀,玄之玄下一步就是要當市長武林盟主,幹過這行吃力不討好職業的俏如來欣然贊成,不但承諾退選還幫站台,只要記得留著修羅企業回去維持經濟安定就好。
  欲星移赤羽信之介今天依然毫無反應,就只是負責被鰓弄和看相聲的。
 
  赤羽:俏如來,赤羽永遠是你堅強的後盾。
  俏如來:感謝赤羽先生,其實我在魔世欠了不少錢……
 
  中場二,白蛟娘娘錦煙霞的遇到婚禮烙跑還害她入監的男友事件簿。
  阿霞決定回金光塔去要疑似男友講清楚說明白,不然她就要演復仇女王蜂了!
 
  原來阿霞其實也和修羅國的魔族一樣,會被佛力影響的嘛,只差阿霞以前被紫金缽關太久,習慣了。
  所以梁皇無忌的靈界修煉還是滿有用的,就算恢復魔身,聖屬抗性還是點到滿。
 
  而這時的通幽谷內,幽冥君夫人.嬌姨正和修儒說起冥醫與無情葬月間不能不說的故事。
  原來無情是冥醫從羽國回來的路上在亂葬崗撿到的,而且那片亂葬崗好像就是無情砍出來的;從無情的瘋後吐真言來看,他老兄好像是個黑社會啊,那還是別醫好了,免得治好人不但拿不到醫藥費,還被捲入黑社會械鬥。
 
  修儒:瘋大哥看起來很Nice,而且師尊專門賺黑社會,我想這其中應該有什麼誤會吧?
  嬌姨:那你去找那個聽起來很像無情基友的風中抓刀問問看好了。
 
  大概就是修儒進風花雪月線的前置吧,是說無情的單口雙簧也才提過』,上一集的『風花雪嬌姨是從哪裡看來的?劇本大綱嗎?
 
  另外,茹琳是嬌姨(=幽冥君家的)女兒這點感覺有點這集突然多出來的設定感。
  如果這個師妹是恩師的掌上明珠,那冥醫當初提起時就應該會順便講到,而不是隨便一句「喔她的天份比我高」就帶過去了。
  獨生女耶!多少人技術不傳給徒弟但一定會傳給孩子啊!而且業界千金=從懂事後就開始接觸本業,光起跑點就贏過多少人了?這是一出社會就能當董事長的身份啊!
 
  而且當初說要治茹琳臉時,杏花先生根本沒提到她老母……是怎樣?師兄還比老母更關心她嗎?
  是說當事人都死得差不多了,這設定拿出來,有意義嗎?側寫嬌姨是多麼沒血沒目屎看破紅塵、心如止水?

  還有就是……師父的弟妹輩稱呼一律都是『師叔』,師姑是指道姑啊……這基本錯誤怎麼會犯呢?
 
  中場三,可憐沒人收屍、可能公司還沒發現他們殉職的魔兵死亡現場,一個操著百里瀟湘聲線+醜孔明口音的新角色.禹曄授真by官方FB正名)隨便逛逛順便驗屍,看出是血不染砍的致死傷後就回去報告學長了。
 
  看禹曄授真對待學弟及尊敬學長的態度,所屬組織風氣八成是軍方制。
  禹曄授真:五梯之內皆兄弟,五梯以下是小弟,菜鳥就要電到飛起來~~
 
  中場四,回到王宮蒼越孤鳴體貼觀眾,用嘴巴說上一集的前情提要(……不要趁機拖台錢),然後又和國師忘今焉再說一次(……不會用黑白影像五秒鐘當帶過,然後提出疑點就好嗎……),在叉玀報告魔世戰大捷後帶著忘老頭去萬里邊城消費形象搏版面勞軍。
 
  重本段點:歲無償去起孤血鬥場的底。完。
 
  回到順利烙跑的破爛二人組,看眼前沒危機,戮世摩羅也有心情虧虧蕩神滅苦中作樂。
 
  戮世摩羅:揹戀紅梅感覺比較好吧,腰束捏蓬厚大腿,雖然胸貧了點。
  蕩神滅:你不懂啦,她是穿著衣服比較瘦的類型,揹過就知道,很有料……不對,你敢學她嘟我,我會宰了你喔!
 
  然後前.商業間諜網中人就出來互鐺一番、補充人手了。
  蕩神滅看前總統有人靠,也就回總統府保持元首印章威嚴;想到那個被靈尊洗腦的邪神將總統,蕩神滅已經有整間公司被帶回去鎖國的預感。
 
  蕩神滅:網中人,養好臭小子的傷,想辦法回國翻案,成功的話你就是行政院長了。
 
  短小精美的文戲,氣氛相當到位。
  小空沒了鬼璽,蕩神滅和他的相處反而像朋友,義氣相挺外還會互開玩笑;然而就像初期蕩神滅雖然看小空不夠重,卻依然乖乖工作,而不是像網中人陽奉陰違、私底下做小動作一樣,他非常重視鬼璽的權威性,再怎麼不爽現任帝尊,只要鬼璽在,他就會服從;修羅國度的穩定,這是他的原則。
 
  所以就算對小空寄予重望,他還是回修羅國度去了。
 
  接下來是中原內部政體選戰,欲星移赤羽信之介遇到鐵驌求衣,趁著一干原鄉民夾道歡呼的時候,做球給玄之玄
 
  中原鄉民反應:
  
 
  玄之玄在欲星移敲邊鼓、還捧出俏如來名義幫腔下,開始建立存在感,順便打鐵趁熱推出他第一個政見:推行中苗鱗同盟會!

  軍長因為打得要死要活,卻天降一個不認識的小鬼說自己才是最辛苦的,還擠得他一點有意義的台詞都沒有,心情當然非常不爽,加上對方還要他作重大外交決策,他是軍長不是內政部長耶!弄個不好老闆就以為他想造反了,所以藉口要把球踢去給苗王,人就跑了
 
  對鄉民及軍長的冷場反應,玄之玄也有心理準備,反正現在只是熱身,重點在三天後舉辦的無極山政見發表會武林大會,不但有免費的點心茶水,還有美人俏如來走場出席!如此好康,請鄉民告訴鄉民,樓頂傳樓咖、阿哥招阿爸!
 
  鏡頭轉向鬼祭貪魔殿,修羅國度新總裁梁皇無忌和還不死心、拼命暗示的祕書曼邪音正處理撤退事宜,熾閻天被放回來,就在大家擔心關門前阿鼻尊趕不趕得上門禁時,蕩神滅搖搖晃晃地回來報到了。
 
  還想著敗部復活賽的蕩神滅提出卑鄙釜底抽薪大作戰,不過被溫良恭儉讓的梁皇打槍,眼看只能回國吃素的蕩神滅怒煮自己的便當,就這樣領便當了。
 
  大概可以看出三尊行事的文戲,曼邪音是就算不贊同也不會正面反對,只是提起一定會有的『來不及趕回的魔兵』企圖動之以情,讓梁皇想想這些變成戰犯的同胞,繼而再戰;熾閻天反而是最隨遇而安的,主戰有主戰的行動,回防也有回防的戰法,只要君主有能力,哪種方針他都能配合,從另一方面來看,他是三尊裡最信任梁皇的,當然也可能因為他是釋回的戰虜,沒資格提意見。
 
  蕩神滅則是一貫的主戰固執派,他做不到像曼邪音迂迴、做不到像熾閻天絕對服從,他提出自己信念硬碰硬;梁皇是盾、蕩神滅是矛,確定帝尊方針與自己信念矛盾後,為了鬼璽絕對權威』的原則,他只有死諫,寧折不彎,以死明志。
 
  這點大概就是他會被戀紅梅吸引的原因,因為戀紅梅也是寧折不彎,會為了信念原則不惜屈身敵陣、拋棄性命的類型。(之所以討厭天兵則是因為天兵沒有原則)
  我大概了解為什麼蕩神滅對戀紅梅被他救卻捅他的行為一點都不憤怒,從他會建議梁皇利用幫助梁皇得到鬼璽的金光塔信任來看,他似乎覺得為了信念,背叛及利用信任是理所當然的;戀紅梅只是不巧和他立場相反罷了。
 
  中場五,中原百姓對魔世退卻的歡欣鼓舞,以及宣傳玄之玄中。
 
  鄉民表示:
  
 
  此時助選結束的欲星移回到海境,和鱗王報到,順便提和中苗三通的計畫。
  欲星移:海境要與世界接軌!連偷偷摸摸的墨家都出來競選了,我們不能讓鱗族年輕人失去競爭力!
 
  在欲星移的趁虛入股計畫洗腦(欲:你看始帝是混血兒啊,有交流才會出人才,還能用美色拐幾個好品種來改良基因,以後小孩就算長得像魚,也是最帥的魚……巴拉巴拉)下,鱗王不但答應和中原邦交以及資源贊助,還答應師相在海境加開墨流學院。
  欲星移看老板那麼信任他,大受感動,便自首其實他是墨門九算,免得俏如來日後拿他雙重國籍身份的事逼他下台。
 
  鱗王:沒差啦,鱗族本來就很愛墨家。(這就是,愛屋及烏嗎?)
  欲星移:最後,我要說……始帝鱗壞掉了。
 
  中場六,到萬里邊城迎接軍長等人的蒼越孤鳴&忘今焉
 
  蒼越孤鳴:你們不是見到朕了嗎?
  風逍遙:……我還有事,先走了。
 
  蒼越孤鳴回到王宮玄之玄就很有誠意地來提結盟然的事,不過大王剛剛去邊城Long stay有點累,就讓老頭子忘今焉去欺負小孩。
 
  蒼越孤鳴:你就是自稱中原話事人的玄之玄?都還沒成年(限制行為人)誰敢跟你簽約啊,請你法定代理人來談吧。小朋友不要混黑社會,乖乖唸書才是正途,不是當了武林盟主就能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的!
  
 
  呃,中場和結果線沒有交集的文戲,蒼越去萬里邊城是為了聽軍長報告玄之玄的事(所以玄之玄求見才沒人問“你是誰”),但他去邊城就只有大家排排站報名+無意義慰問的台詞。把做作的台詞換成訊息表現不好嗎?就算只有軍長:詳情聽說,然後幾個像說話的動作』,也比一堆文謅謅的台詞好啊,我都快看不出重點在哪了。
 
  回到鬼祭貪魔殿熾閻天抱著躺著領出場費的蕩神滅,跟曼邪音一起算監督回國魔員(曼:倒數第三個,不要偷帶水貨!),梁皇無忌帶著戀紅梅過來,原來老闆娘想給好客人蕩董送行,想不到竟然變成送終,不禁悲從中來。
 
  看戀紅梅不順眼很久的曼邪音趁她抱著蕩神滅、沒手反擊的時候拼命甩她耳光洩恨,畢竟過這個村就沒那個店,下次再回人世不知民國幾年,能打就儘量打,最後還是熾閻天看不下去阻止,曼邪音搶過蕩董就烙話跑了,大概怕戀紅梅也照辦煮碗吧。(蕩:動作不要那麼大,會暈!)
 
  看在戀紅梅幫他抱蕩神滅、讓他的雙臂休息的份上,熾閻天很阿沙力地在老闆娘請求前就自動把金釵收下,準備放在蕩董的遣散費袋裡。
 
  精美文戲第三彈,本集有蕩董的文戲都超好看的,根本魔世VIP
  曼邪音就很標準的兒子出意外,都是同坐一車的兒子女友的錯』怪獸媽類型,那句「妳再也不能從他身上奪走任何東西」,完全認為戀紅梅應該要為蕩董的執著苦戀負責,比較起來,熾閻天就比較理智,對戀紅梅便寬容許多,雖然也是看在蕩神滅的份上。
 
  感情和立場本來就不是平等的,沒有說我很愛妳妳就一定要愛我,不是付出就一定能得到回報;最後戀紅梅到底愛不愛蕩神滅,又或者是動心、卻還不到愛,說不定連她自己都不知道……
 
  同時,還活著但失業的柳穿楊正邊散步邊思考未來出路,半路被幻幽冰劍搭訕,原來梁皇有交代過他員工的家務事,她趕來通報疑似柳家小妹的姑娘相關情報,柳穿楊就很高興地去湘南鎮尋妹了。
 
  中場七,趕路不忘耍帥的禹瞱授真坐船回去通報學長,他學校可是超漂亮的桃花源喔!
 
  忘今焉:淦插根桅杆就當自己的,那明明是我的竹筏!
  
 
  萬朔夜:不要以為拔掉欄杆、拆了帆布我就認不出來了,那明明就我的挑戰舟!
  
 
  話說還卡在魔世通道的達摩金光塔中樞,菩提尊正和金剛尊討論他們把火箭不動產開走、可能會讓其他部門組長不爽的事,雖然,菩提尊真正擔心的,是那個煞到他的病……
  正所謂怕什麼來什麼,才剛和同事說到錦煙霞,阿霞姐已經跑來塔裡殺和尚了,菩提尊趕快出來喬事情,金剛尊也很有同事愛地來幫忙。
 
  金剛尊:欸你講得的就是她嗎?
  錦煙霞:淦難怪要陰我,原來你根本是GAY,還敢騙我假結婚!(抓狂
 
  中場八,到無極山開講的玄之玄

  小朋友,你還是趕快站到石頭上吧,站遠一點的人都看不到你了,耍帥也只有你旁邊的人看得到,不覺得投報率太低嗎?
  
  



PLU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