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行朔方

關於部落格
新店開張,傢俱待添購、文章重整編輯中......原來我已經挖了那麼多坑啦 ?
  • 3239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金光】由墨武第九集的忘花對話小推理


 
  忘今焉:其實不用你親身處理,相信其他的人,也能辦得很好。
  (明示可讓如禹瞱授真的次階學員處理,同時暗示著還有其他人如最煩惱這事的玄之玄會解決,荻花不出手他也無所謂,或者暗指忘還有其他隱藏勢力的人可用)
 
  荻花題葉:感謝夫子的體諒,其實我應該那麼說,人情,夫子已經欠陰陽學宗了。
  (荻花打蛇隨棍上,順便提省忘『也許有其他人會去處理黑瞳的事,但動手的畢竟是他』;或者提醒忘他在陰陽宗的地位,他可代表陰陽宗;或者暗示他可以上報,到時候看忘是要欠整個陰陽宗,還是欠他人情)
 
  忘今焉:終究還是欠你。(表示這人情他會還,或者還隱含了之前的其他人情?)
  荻花題葉:互助的基礎,建立在誠信之上。(互助暗示忘也要幫他收拾問題)
 
  忘今焉:但是老夫現在,可以還你這個人情。
  (表示老子現在有籌碼可以給你,就兩清吧;『這個人情』指黑瞳殲滅的人情)
 
  荻花題葉:喔?夫子的動作也不慢嘛,願聞其詳。
  忘今焉:無情葬月。
 
  從上面和該段開始授真對忘的恭敬及熟稔態度,大概可以推測出忘與陰陽學宗的淵源不淺,但不到可以無償使用的地步,應該只是利益交換關係,甚至荻花也在提防忘射後不理拿了好處就跑。
 
  (忘告知消息後)
  荻花題葉: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一副心痛樣)
  禹瞱授真:麥擱假(吐槽,同時也告訴觀眾,其實荻花題葉對月的現況超高興的)
 
  荻花題葉:我想,我應該馬上保護月才對。
  忘今焉:你真的接受他了?
  荻花題葉:我相信現今的月,悔改了。他受傷如此嚴重,又變成一個瘋子,啊,他是花最好的兄弟,我要用自己之能,好好照顧才是。
 
  這段就有趣了,荻花說的是以常理及其他人眼中,荻花題葉應該會有的立場及考量,但他心中顯然不是這種心思,甚至是反話;而夫子反問的『接受』,用意比較接近『月現在的狀況,花能接受了嗎?』,也有一種他已經把人情還完的意思在,所以荻花才會強調『自己之能』,表示自己聽懂弦外之音。
 
  忘今焉:風花雪月的感情,仍然那麼深嗎?
  荻花題葉:消逝感情,存於心中,現在正是彌補之期。
 
  這段除了字面上的惺惺作態外,還暗指風花雪月間的交情;單對花,感情兩字說不定是憎恨厭惡的感情,但其他人(特別是雪),心中仍念存著消逝的過往。
  如果以狗血一點的角度,荻花的整句話都要反過來看——過去的舊情還影響著現在的人(雪心裡一直放不下月),現在正是彌補他(一直被拒絕)的恨意之期!
 
  忘今焉:你想怎麼做呢?(這句就充滿著要對方提出請求,讓對方反欠人情、被他握到把柄的味道)
 
  荻花題葉:授真,你回道域,告知無情葬月的事情,讓他們派人前來尋找無情葬月。
  忘今焉:慢著!
  荻花題葉:消息傳出去,我相信玲瓏雪霏也絕不會坐視不管。
  忘今焉:好了,你在想什麼,老夫很清楚,別玩這種把戲!
  荻花題葉:夫子千萬不可誤會,昊辰也不願意那麼做。
  忘今焉:道域進入苗疆,乃屬節外生枝之舉。這件事情就讓老夫來處理。
 
  荻花顯然也知道忘的意圖,所以他直接威脅忘『你不處理完月的事也行,我直接把事情鬧大』,由此可知月在道域的名聲就和在中苗差不多,荻花此舉和忘開頭的「其他的人,也能辦得很好」有異曲同工之妙。
  而且以荻花的身份以及風花雪月的交情來說,得知無情葬月的消息,最中庸坦蕩的作法也確實是往上報,才沒有讓人詬病之處。
 
  提出玲瓏雪霏(應該就是風花雪月中的雪了,透露出雪也是回歸道域),一方面告訴觀眾,雪和月的交情很深,呼應前一段的「受傷如此嚴重……好好照顧」以提醒忘,雪會盡全力讓月活著帶回道境;另一方面,這段也透露『忘今焉非常忌諱雪插手的狀況』,相較忘在墨武4和荻花對話時,甚至主動問及雪知否血不染與月的態度截然不同,造成態度不同的原因,最有可能的便是『當時忘今焉並沒有直接接觸無情葬月
  (這裡可以推出尉長欲殺無情葬月的理由,除了風逍遙外,還有忘今焉在推波助瀾;而蒼越苗王所說的內鬼,其實就是忘今焉,不過那又是另外一件事了)。
 
  這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忘單純不想和紫微宗對上
  如果風花雪月真的對應道境四大宗門,雪便是紫微星宗,荻花已經是陰陽宗的大學長了,雪只怕也是紫微宗的管理階級,而紫微宗是目前道境實力保存最大的流派,資源不是目前以輔政之姿立足苗疆的忘今焉能對抗的,除非他曝露實力,而且可能拔出蘿蔔帶出泥,讓蒼越孤鳴察覺忘今焉的不軌圖謀。
 
  第二種是其實忘今焉在道域也是名人了,像黓龍君一樣大家都認識的名人,所以一旦被發現他還活跳跳且開設墨流學院(和某通緝犯同門派)就麻煩了。
  不過忘和蒼狼去邊城勞軍時,風逍遙卻對忘沒有半點反應,很可能風沒見過忘在道域的樣子,不然就是忘在道域活動的時間是在風逍遙烙跑後。
 
  順帶一提,我一直覺得『昊辰』是陰陽宗裡的階級名稱,或是類似品級性的封號,所以荻花會對授真如此自稱,而他對忘今焉也如此自稱,再加上之前的「我該稱呼你……」來看,忘今焉應該在陰陽宗混過,忘今焉該不會就是當時的陰陽宗輔師.琅函天吧……
  可是那又回到兵長不認得忘的問題了。
 
  荻花題葉:怎敢勞動夫子大駕呢?
  忘今焉:花的算計,尚在老夫預料之中。
  荻花題葉:我就用夫子欠的人情來交換,感謝了。
 
  到這裡就是雙方的銀貨兩訖,和互相假掰,也顯出了他們用的是交換殺人的方式,讓自己從直接利害關係人的身份脫出。
  以及忘花雖是有淵源的盟友,但也彼此提防,互相欉康。
 
  然後同集風逍遙和歲無償的對手戲↓

  風逍遙:我的故鄉,發生了一場動亂,每一個人都必須選邊,但無論是哪一邊,都是另一邊的敵人,紛爭就此開始了。

  風逍遙:我不想要傷害我重要的人,所以,我跟我一群很重視的人離開了。

  風逍遙:我以為逃避戰火,就能遠離戰火,能將自己的責任忘卻
……
 
  從這段來看,刀界驚鴻是在道真學院血案引發神君決戰後到苗疆的。
  動亂也很好解釋,四人因為貪玩翹宿舍所以避過無差別殺人,但之後後一定會被本宗接回,接下來就是神君決戰及四宗對立的情況。
 
  面對對立的情況,大家一定都是幫自己家說話,就算四個人本身沒其他想法,也架不住其他長輩的碎碎念洗腦,和其他同門的路上相遇看不順眼所以約去小巷定孤枝的情況,久了就產生立場問題了吧......
  有時候立場不是一個人表明,家裡的人就會尊重的,群眾的力量很容易吞噬單人的努力。
 
  而且兵長用了『一群』,表示一起走的人不止一個,有可能風花雪月都一起跑了,只是風比較嬈,跑去出名了。
 
  其中提到的責任,則可能是指支援本宗的責任。
 
  風逍遙:立場、選邊,到哪邊都一樣,我厭倦了,不願再選擇了,因為選擇,永遠不會結束。
  風逍遙:我一個人離開。
 
  上述說法似乎是當初一起出走的人起了內鬨、理念不合,或者是四宗也派人越界來找儲備幹部,拼命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甚至講到不回去就是對不起老爸老媽,不如當初把你射在牆上一類的,對老家有責任心的一方動搖,另一方覺得回去還是打打殺殺,不如繼續逍遙……
  大家分邊後自然就要求兵長表態,再加上片尾兵長那句「原以為最無包袱的我」來看,他一直都是旁觀者的身份。
 
  狗血一點就是花雪月進入青春期,荷爾蒙素影響下開始想談戀愛,結果陽盛陰衰變成修羅場,風本來只是旁邊喝酒看戲,想不到人家連談戀愛都要耍手段、要他幫,兩邊都兄弟,無奈的兵長只好再烙跑。
 
  風逍遙:無情葬月,是當初和我一起離開的人,他的身份特殊,有人假冒我要傷害他。
  也就是說假冒這件事,在道域就有了,而這句身份特殊,也說明月不單純只是一個潛力高的弟子而已。
  但若假冒一事是兵長聽到無情葬月的最後一戰是對決風中抓刀才推理出的話,上面就當我沒說。
 
  而『有人冒充風』這件事,也符合月和花認知不一的情形。
  既然有人能冒充風去對付月了,自然也能冒充花對雪動手,以及冒充風雪月在花面前上演一場背叛大戲;但血不沾的邪氣影響,也不能把月神智不清、看到幻覺而誤傷雪的可能性劃掉。
 
  此外,水月同天的刀宗武學痕跡,表示刀宗有人也參與其中,至少是能流利使用小碎刀步的人。
 
  不過應該還是有個引爆點,讓風花雪月自相殘殺,造成後來四門英材兩留兩離道境吧......
  就風和月以及外界流傳說法,似乎是有人冒充風月重傷雪,所以風月相殺,造成大家認知不一

  花的說法:月不傷害雪,花就接納他(認知>月有傷雪的前科,或是月有傷雪的重大可能性)
  月的說法:雪消逝了,消逝在......(略)(認知>風和花殺掉雪,是背叛者)
 



plu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